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An Ordinary day(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An Ordinary day(普通人的一天)
 
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特典 02)

预警:大家都失去变种能力的一天。

——

Scott早上迷迷糊糊的从被窝里爬起来,他闭着眼睛套上睡衣然后非常熟练的踩上不远处的一双拖鞋走进了浴室,接着他从镜子旁边的杂物架中拿下了杯子和牙刷,这套流程已经重复过了千百遍,即使双目不能视物,他依旧能精准的把每一个步骤做的非常完美。
 
刷完牙后他对着镜子看了看下巴上新长出来的零星胡渣,犹豫了几秒还是决定拿出剃须刀把它们清理干净,但是正当他弯腰从洗手台下面的抽屉里寻找自己需要的工具时,镭射眼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努力想要搞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但是最终也没得出任何结论,直到小队长回过头,发现自己的护目镜依旧摆在床头柜上。
 
等等,护目镜在床头柜上?
 
这个巨大的变故瞬间击中了他,Scott跳了起来,但并不是因为高兴,只是有些被眼前的事实所吓到,他再一次小心翼翼的对着镜子瞧了瞧自己的脸,通过特制玻璃的镜像反射,青年看见了自己久违的蓝色眼睛和不再是红色的世界,他拼命拧了一下自己大腿上的肌肉,然后因为过分的刺痛倒吸了一口冷气。
 
很好,这证明他没有在做梦。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戴上了自己的眼镜,生怕下一瞬间镭射光突然恢复把学校夷为平地,在最开始的兴奋和紧张过后,Scott又开始担心起来,这是否说明自己已经失去了变种人特殊的超能力,那么之前规划的人生和对教授做出的承诺难道也都跟随能力的消失一起失效了吗,又或者说是他自己得了什么怪病,从而导致了体内X基因的自愈,但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意味着小队长从此将会失去X战警的制服。
 
“别胡思乱想了,Scott,”教授的声音突然从大脑里传来,柔和的声线中带着一些劝勉和安慰,“Jean的能力有些失控,现在学院里所有人都和你遭遇了同样的事情。”
 
镭射眼想问什么,但是还没来得及在脑海中向对方开口就被Charles一针见血的戳中了心事,“虽然Jean是五级变种人,但是从掌握自我能力的层面来讲,我还是要比她稍强一些,”Scott听出教授的语气中还夹杂了一些得意的情绪,这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这没什么可笑的,”教授在他的大脑里继续说道,“我正在协助她控制自己的能力,你们可能得适应一下,这种情况大概会维持一天左右。”
 
“你们可以享受一下正常人的二十四小时是怎么度过的,”Charles最后补充道,“说不定之后还会盼着Jean时不时失控。”
 
——不,算了,我一点都不盼着她失控,在教授退出他的大脑后,Scott如是想道,谁知道Jean下次失控是不是Logan描述的黑凤凰毁灭性版本。
 
他犹豫再三,最后决定选择相信教授的话,Scott伸手拿下了护目镜,决定在这一天当个真正的普通人。
 
他出门的时候看见Logan也从对面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在对视了三秒钟之后,金刚狼发出了一声不那么正经的感叹。
 
“老实说,你的眼睛挺漂亮的,”历史老师显然也已经被教授告知了突如其来的变故,因为他并没有对Scott没有佩戴护目镜而感到惊讶,“被挡住还有点可惜。”
 
“谢谢,”小队长早就学会了如何平静的回击对方的调情,他冲着Logan笑了笑,“而你还像昨天一样邋遢。”
 
Logan试图从皮肤里探出金刚爪冲他的背影竖个中指,但是在三秒钟后他意识到这行不通——暂时失去自愈能力让金刚狼无法像从前一样随心所欲的亮出钢铁伤害自己的身体,最后他只好选择翻了个白眼,然后快速跟上对方去往餐厅的脚步。
 
餐厅里只来了零星的几个学生,现在还不到早餐开始的时间,Scott看了看表发现今天他比往常早起了一刻钟。他们找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来,发现相隔两人不远的Erik正对着远处的咖啡壶伸出手掌,试图像往常一样把它吸过来,但是那个依旧东西纹丝不动的坐在原地,并因为煮熟的咖啡豆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
 
万磁王皱了皱眉头,有些挫败的把手放了下来,他只好自己站起来走到流理台旁边把需要的咖啡拿过来,并在不加糖和奶精的情况下一口气喝了两杯,小队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是在为对方的中二病还是能够忍受非人的苦味而感到惊讶,两分钟之后,Erik似乎又忘记了自己已经暂时失去磁控能力的事实,直到他再次发现碗柜里的刀叉没有立刻飞到自己身边时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低声的咒骂。
 
“该死的。”万磁王愤怒的敲了一下桌子。
 
Scott咳嗽了两声,提醒某人应该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毕竟周围还坐着几个孩子而他现在是一个老师,Erik转过头来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到了小队长后勉强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但男人的目光移动到Scott旁边的金刚狼时,则变得充满了火药味和挑衅。
 
“算了吧Logan,”在脾气火爆的金刚狼准备起身和从不对付的万磁王叫板时,教授温柔的语调传进了他的大脑,“Erik只是在发小孩子脾气,”心灵控制者强调道,“他没有针对你,不过是因为失去变种能力而感到懊恼罢了。”
 
其实这并不能令人信服,向来能言善辩的X教授也有自相矛盾的一天,他明明看见Erik鄙视的目光只朝着Logan一个人扫射,却仍编出这样一套拙劣的谎话去说服金刚狼。不过这当然不是出于Charles偏袒自己爱人心理的护短行为,他只是单纯的担心这两个爱惹麻烦的家伙搞毁学院的餐厅——即使万磁王和金刚狼现在都失去了特异功能,但是战斗力仍然不可小觑。
 
好在Logan不算什么聪明人,心比脾气大,竟然也勉强相信了教授的这套说辞。
 
直到早餐结束Charlrs才从凤凰的房间出来,并且遗憾的宣布因为自己使用大量的精神力与强大的五级变种人抗衡,他引以为傲的读心术也将在之后的二十四小时失去功效,不过这个小小的代价还是得到了回报——Jean失控的波及已经被彻底辖制,而这样普通人的生活只需等到明天太阳升起时就会自动结束。
 
“看来今天的暴风雪表演取消了,”Lorna叼着面包片摊了摊手,“亏我期待了一个星期,我猜今天Ororo老师需要用在讲台上撒纸片的方式来补偿我们。”
 
说完她自己先笑了起来,随手抽出一片面巾纸撕成条状在餐桌上公然表演起刚才话语中的模拟场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是想不到会为失去变种能力而感到烦恼,况且北极星还是个只会看别人出意外状况而取乐的性格。
 
这些举动当然惹恼了自尊心极强的魔形女,虽然当事人Ororo表示并不在意,她早以习惯了万磁王的小女儿日常生活中无心却有些恶毒的语言,而Raven则要捍卫身为老师的权威,免不了对着Lorna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育。
 
然而这并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虽然她确实有点怕魔形女,这应该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会害怕的人,但实际上Lorna也只老实了一小会,进了课堂照样把教授搞得天翻地覆,Hank曾跟教授抱怨过应该禁止北极星上他的化学课,因为这小鬼总是试图偷拿一些危险药剂研究让它们如何爆炸。
 
“说真的教授,我想念Peter作我学生的时候,”失去变种能力对Hank影响不大,从外表来看他仍旧是个戴着斯文眼镜的知识青年,“他是个听话的乖孩子。”

即使没办法变成战斗力超强的野兽,这个傻大个仍然是个学霸,他的嘴的确够笨拙,Raven曾说过,无论是接吻还是交谈——Hank始终用一种状况外的表情来应对着一切变故,他不管、也想不到这一刻脱口而出的话是否合适,也许表达能力欠佳是每一个高智商科学家的通病。
 
“你不用想念太久,”Charles抱着一只雪白的猫坐在轮椅上,听不见往日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不同的嘈杂心灵声音确实很爽,但这种清净让他稍稍感觉有些不适应,“事实上他和他姐姐今天下午就会过来看我们,然后你想念的Peter就会以为自己在这间房子里还具有超能力而溜进厨房偷下午茶的饼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虽然暂时失去心灵感应能力,但介于Charles已经对学校里的这帮人了如指掌,不过一个眼神就能判断出对方此刻的想法,他笑道,“可你总得选个合适的参照物不是吗。”
 
Charles的猜测并没有错,下午他亲眼看到Peter先是趁大家不注意时小心翼翼的走进厨房,然后在端起一盘松饼后准备飞速旋转离开时被Erik拎住夹克的领子抓了个正着。
 
“放下它,小子,”万磁王一双灰绿色的眼睛盯着银发青年因为塞满点心而鼓起的腮,“你现在最好离开这儿去客厅看电视。”
 
终于意识到哪里出问题的快银找到教授印证了学院范围内所有人都失去了变种能力的事实,他先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后又变得懊恼后悔起来。
 
“因为没偷到点心?”Wanda双手抱胸,斜睨着自己的弟弟揶揄道。
 
“当然不,我在想今天我怎么没把Remy带来,”快银用食指推了推头顶上的一副眼镜,虽然如今它在这个空间里毫无用处,“趁着老爸施展不了能力,我想我可以正式介绍他们认识一下。”

虽然他老爸认识Remy,实际上这个学院里的人没有谁不认识大名鼎鼎的牌皇,但除了教授,任何人也没有跟这个泡在地下赌场的法国佬有过交涉,他似乎只活在在学生们的风言风语里。

但是在复仇者大厦,一切就都不一样了,他们的楼下经常会堆满零食和盛不下的玫瑰,虽然花最后都会被Peter扔掉,并且斥责对方这是讨好女高中生的手法,但是零食却会被片甲不留的卷走,而Wanda则时不时的为弟弟的房间塞了许多包装袋愤怒不已。
 
“这真是我听到的最愚蠢的想法,”猩红女巫嘲笑着对方的天真,她转到教授的后方双臂搭在轮椅背上,身体前倾,同Charles一样用怜悯的目光注视着一头银发的青年,“我猜Erik还是会不顾一切拧断那个睡了他儿子的法国佬的脖子。”
 
“我没跟他睡!”
 
“好吧,但那也是早晚的事,”Wanda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她垂下目光得到教授肯定的眼神后,挑眉笑道,“等到那一天我或许会为你亲爱的男友准备口好棺材。”说完她抱过Charles腿上那只懒洋洋的白猫,在弟弟来不及开口辩驳前就走上了楼梯。
 
“你都看到了教授,”快银望着姐姐的背影,像个几岁的小孩子一样无奈的撇了撇嘴,一条腿因为不能适应慢速空间的维度而不停抖动着,“我知道Wanda其实在这事上心里是向着我的,但她……”
 
“她向着你什么?”
 
Peter话只说了一半就被他的父亲打断了,现在男人走到Charles的身边站住了脚步,不得不说Erik从身高上完美的压制了他的儿子,这种居高临下的目光带着一种不可言喻的威严和压力,快银微微抬起下巴,嘴张了半天最后磕绊的挤出一句“没什么”,他等不到Erik再次发问,拔腿就跑。
 
教授不得不感叹Erik的顽固,就算失去引以为傲的磁控力也没让万磁王完全成为一个正常人,他继续保持着愿意辖制儿子的占有欲心态,并且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动摇,Charles思考了许多年,在这一刻才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的傲慢和孤冷并不是来自于能够掌控翻天覆地的磁场,而是性格使然,即使Erik从现在起真的彻底变成了一个没有变种能力的普通人,他仍旧还会是个执拗、不听劝且自以为是的混蛋。

“你吓到他了,Erik。”Charles皱着眉,有些不满的强调道,他非常不喜欢长辈采用威胁的口吻从孩子们嘴里逼问出什么,即使得到了答案似乎也丧失了原本的意义,而万磁王有时候是能扮演一个开明温和的家长,但在面对快银私人感情问题的时候却霸道的像个法西斯。

“我讨厌你把我儿子当婴儿看,教授。”

万磁王静默了一秒,接着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道。

原本这一刻Charles是没有疑问准备顶回去的,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贯穿了他的大脑,接着那种伴随了他多年的嘈杂声又重新在耳边响起,教授瞬间意识到那是刚和自己离别不久的变种能力重新物归原主,而放眼四周,身边的男人包括那些学生们似乎还不知道Jean提前许久恢复的消息。

这样窃听一下也不错。

教授愉快的想道,连本来绷紧的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

——好吧,我承认我刚才的口气有点不对。

他听见Erik大脑里飘来的声音。

——但是,该死的,我不能向Charles认错。

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坚决,不可扭转。

Charles听到这里,煞有介事的抬起头望着对方。

“你说你讨厌我像对待婴儿一样对待你儿子?”

“是的,”Erik依旧十分嘴硬,“你不能惯着他来。”

这一次Charles只是笑了起来却没有和他争论,他冲着Erik摇了摇头自行推着轮椅离开了,走出几米的距离后,教授突然回过头,和那个一直看着背影的男人对视了一眼。

“你可真不诚实。”

他自言自语,突然庆幸自己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Fin

评论(5)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