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Trick or Treat(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捣蛋)

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特典01)

一点话:思来想去还是打算把这个系列写完,延续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的设定。

——

今天早上Erik只在办公室里坐了十分钟就听见一阵疯狂的敲门声,他昨晚本来睡得就不太好了,加上猝不及防的巨大噪音逼得他直接暴走,屋内所有的金属制品跟随某人的情绪毫无规律的震动了两分钟,然后万磁王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才把怒火吞进喉咙。

“Surprise!”Erik拉开门后本想教训对方一顿,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撒了一脸的彩色纸屑,这使得他几乎准备掐死来访的客人,但是垂下视线后看见一群低年级学生画着稀奇古怪的妆容之后,万磁王只好收回了已经伸出去的手。

“万圣节快乐,Lehnsherr老师,”带头的小女孩捧起了手中的盘子,Erik想了想还是没有提醒对方她的口红已经涂到了鼻子上,“Trick or Treat!”

“今天是万圣节?”男人走下楼的时候看见Raven和Hank正在布置娱乐室的大厅,而Logan在一边用他的钢爪雕刻南瓜灯,四周有一群学生围观着他们历史老师的危险游戏,站在人群最后面的Scott警觉的盯着其中几个年纪稍小一些的孩子,生怕金刚狼一时失控误伤了还不具有自我保护能力的变种人。

“是的,”魔形女头也没抬的回答道,“我和Hank打赌你肯定早把这事忘了。”

没错,他确实早就忘记这件事了,Erik没好气的想,如果他没忘记的话今天早上也不会有一群小家伙打算破门而入,并且在得知自己并没有准备糖果或者其他小零食的时候冲进办公室把里面搞得一团糟。

男人抬起头看了看用脚掌倒挂在房梁上的Hank,Raven正在不断的给野兽递着一串串小彩灯还有一些五颜六色的拉花,他觉得那些东西难看的要死,然而考虑到将这些话说出来的后果,万磁王最后还是决定把它们咽了回去。

“赌注是什么。”

Raven闻言终于抬起了头,然后朝着天花板的方向翻了个白眼。

“你简直无聊透顶。”

金发女人嘲讽了Erik永远抓不住重点的提问,她猜测这个世界上除了某位现在坐在轮椅上的心灵能力控制者和他的那几个孩子,应该不会有人能够忍受和万磁王超过三句的交流,如果Charles可以把自己的情商分给眼前这个男人一半,也许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

「对他客气点,亲爱的,」魔形女意料之中的收到了来自教授的大脑链接,「你知道的,他总是这个样子。」

三秒钟之后Raven站了起来,她把手中一摞亮晶晶的纸片扔到了Erik的怀里,“交给你了,”魔形女努力露出一个看起来还算善意的笑容,“你不能总是不劳而获不是吗,我的意思是,假如你还想在今晚的餐桌上有一个位置的话。”

Erik低头看了看手中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他正要对金发女人说他会为了晚餐干活,但绝不是在别人的威胁之下,只可惜他的话才到嘴边,几个披着巫师长袍戴着灰色尖帽的低年级孩子突然冲了进来,男人很想拦住他们在刚具雏形的大厅里搞破坏的行为,但是还没来得及出手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小鬼像飓风过境一样把刚刚的成果全部抹杀。

然而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到老师们的目瞪口呆和愤怒,尖叫着推搡彼此,手中木头仿制的魔法棒互相敲打着对方的头部和肩膀,其中有个男孩子右手还握着一个巧克力冰淇淋蛋筒,融化的奶油随着他的足迹淅淅沥沥的淋在了刚换的地毯上。

“去死吧,杰米!你这个只会抢人东西的蠢货!”

一个拥有意念控制能力的女孩凭空掀起两把椅子朝身后的人扔了过去,目标因为体型娇小快速跳开躲避了攻击,而另一边的Erik被砸了个正着。

不幸的是,万磁王并没有控制除磁铁以外物品的能力,所以两把应声落地的木质古董椅子分别断了腿折了背,四分五裂的摊在案发现场,作为Charles心上的物品,它们的下场太过惨不忍睹。

空气瞬间寂静了几秒,始作俑者甚至紧张得只记得摆出了尖叫的口型,却忘记用手捂住嘴巴。

“教授保佑,我猜我们会死。”

不知道是哪个孩子小声嘀咕了一句,声带未改变前的尖细语调在空旷安静的客厅中被放大了无数倍,活像是一首安眠曲中突兀刺耳的错乱音符。

Raven动了动嘴唇,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替这群胡闹的家伙开脱两句,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Erik铺天盖地的愤怒风暴已经席卷着尘土滚滚而来。

“都给我滚出去!”男人的怒火终于蓄积到了顶点,“现在,立刻,滚!”

他一边说着一边提起就近两个小孩的后颈,像拎两只小奶猫一样把他们拎起来从大厅里扔了出去。

就算教授会在事后脑他或者采取冷处理态度,万磁王都决定先好好的惩罚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疯孩子,他从来不是个有耐心的好老师,Erik把大厅里的那几个闹腾的学生全部扔出去后在心中长出了口气,如果不是Charles坚持放任自流的教育,这群小鬼早就老老实实的不敢胡作非为了。

他从未吃下过教授的这一套,甚至一直在心中把Charles口中所谓的“自由发展”称之为放纵,Erik想他这倒霉透顶的教育理念真是害人不浅。

“我猜你已经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了,老爸。”

在万磁王将最后一个学生扔出客厅大门时,北极星披散着头发,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睡衣从楼梯上走下来站到了Erik身边,她心不在焉的打着哈欠,甚至都没有瞥自己的父亲一眼就急匆匆的穿过一片狼藉的战场走向了餐厅。

Raven、Hank、Logan以及Scott同时看向了沉着脸的万磁王,他们显然都想对散发着低气压的男人说点什么,但最后却心照不宣的选择了沉默。

这个世界上除了Charles,Erik应该不会听任何人的话(有时候连Charles的也不会),连善意的劝告都不可能,那个男人浑身都贴着我行我素的标签,而且还不止一次打着维护变种人利益的旗号搅得世界大乱。

“总之,我还是,祝你好运。”魔形女离开时有些迟疑的开口,她露出了一丝不怎么温暖的笑容,好像鼓励一般的伸出手拍了拍Erik结实的肩膀,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动作怎么都带着点嘲讽和怜悯的意味。

“教授也许会跳起来拧断他的脖子,”Scott小声对身旁的金刚狼说道,“他最讨厌别人用粗暴的手段对待学生,尤其是Erik。”

“这也许会是今年万圣节晚会最棒的一个节目,”Logan双手抱胸,懒洋洋的回答道,“不论是看Chuck跳起来还是这混蛋被拧断脖子。”他的语气中明显有些幸灾乐祸的情绪,他不否认他想看万磁王倒霉。

“可教授跳不起来,”Hank永远是这群人中最实诚的一个,“所以還是Erik被拧断脖子的可能性比较大。”作为科学家,他太喜欢从科学和概率的角度入手去分析问题,无论时机是否正确。

Raven白了那傻大个一眼,而Scott则绷住脸,尽量控制自己保持符合这个场面的严肃表情。

“我劝你还是笑出来,”Logan皱了一下鼻子,他转头对小队长说道,“你憋笑的样子简直蠢透了,我是真心的,Scott。”

事情完全如某人所愿,Erik在整个晚上都以为自己是一个巨大的南瓜灯,现在他正一动不动的站在娱乐室的门口,接受路过的每一个孩子的目光洗礼和抚摸。

然而在这样不幸的境遇下,除了Peter,Erik没有收到任何一份来自他人的同情。

Wanda双手抱胸,倚靠在门框上摆出了她招牌式不想说话的表情,而快银的小妹妹Polaris则趴在沙发上吃着小甜饼,冲自己的父亲笑得像个得势的黑魔法女巫一般。

“Erik因为一帮低年级学生把教授惹毛了,”北极星向她同父异母得哥哥姐姐解释道,“他勒令他们滚,”女孩学着男人说那句话时的模样,整个后背都绷得笔直,“还把他们全都从屋子里扔了出去。”

这显然不是靠上床就能解决的矛盾,一旦触及到原则问题的Charles表现得像是一头执拗的公牛,他下定决心会和Erik扛到底,也许两个人都还没来得及发现这样内讧的日子已经伴随了他们大半生。

以及之后剩下的半生。

“想开点,Peter,”猩红女巫看到她弟弟正因为Erik不能参加万圣节的狂欢而有些伤感的望着他们的父亲,好心劝解道,“难道你要他穿着奇装异服在舞厅里扮什么白痴角色,也许教授救了他,Erik宁愿当一盏不会发光的南瓜灯。”

Wanda这套硬生生把惩罚说成爱的理论竟然成功打动了快银,他不由得的转过头用钦佩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双胞胎姐姐——这或许对他们的父亲来说是最好的结局,甚至可以引申为Charles是爱他才会这么做。

但很显然不是,Wanda想,也许Peter是变种人里最单纯好骗的一个,她说完这番话后看到快银如释重负的笑容,忍不住为自己弟弟的未来感到一丝担忧。

教授自己推着轮椅过来时正好听见猩红女巫这句话,他微微怔了一秒,甚至一时不知该做出什么合适的表情去消化女孩的这番言论,他想有时候他还是没能完全了解万磁王这个女儿,她并不是像看上去那么难以讨好,或者说,她其实很在乎她身边这些人,包括Erik。

“要来点巧克力吗,”Charles假装不经意的路过,他微微笑了笑,用手臂颠了颠他怀中巨大的彩色盒子,“你们两个。”

甜食很明显对快银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道谢后毫不客气的抓了一大把揣进口袋,又迫不及待的摸出一个撕开金色的包装纸品尝,Wanda却没有动,一双深褐色眼睛透过红色的羽毛面具在Charles手中的物什上溜了一圈,最后礼貌的拒绝道,“不了,教授,我得保持身材。”

教授没说什么,挑眉笑了笑,又推着轮椅到别处去了。

本来这一切都很正常,像往常任何一次集体盛会一样正常,如果不是Wanda端着一杯柠檬水无意间路过门口的“南瓜灯”Erik时,听到了他含糊的清了清嗓子,虽然在嘈杂的环境中几乎微不可闻,但是一向敏锐的猩红女巫还是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女孩有些不可思议的皱了皱眉,她向四周环顾了一圈,确认没人注意到自己——快银已经混进了学生堆里,正被北极星指挥着偷别人的零食——Wanda不动声色的退到了父亲的身后,假装在欣赏着窗外鳞次栉比的彩灯。

“行了Erik,”她低声说,“别装了。”

两个人之间沉默了几秒,就在猩红女巫开始怀疑刚才听到的那一声咳嗽只是自己的错觉的时候,她的父亲突然开口说话了。

“别告诉他们,”万磁王似乎有些紧张,被揭穿伪装后立刻急急的嘱咐着自己傲慢又聪明的女儿,“尤其是你妹妹。”

Wanda忍不住笑起来,她踮起脚尖越过人群看向还在自行推着轮椅分发巧克力和水果糖的教授,又回头看了看一动不动、假装南瓜灯的万磁王,不免对两个人出神入化的演技感到赞叹。

“我想你们该去申请个奖项,老爸,”猩红女巫用洋溢着喜悦和取笑的语调说道,“上帝欠你们一座奥斯卡,我是说,如果有情侣最佳默契表演这一项的话。”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刻薄了。”

“起码在发现这件事之前我的嘴巴还没那么坏,我以为教授是个正直的人,”Wanda用手捂住胸前银色的十字挂坠,“现在我不得不试图去想想,你们联合表演这种苦情戏码给大家看是第几次了。”

“第一次,”Erik无奈的回答道,“你知道作为校长,如果不做出点什么来回应,他引以为傲的权威会受到质疑。”

“那你就配合他在这演傻瓜,”女孩又一次笑了起来,“这真不像你的作风,Erik,我还以为你会把房顶掀起来。”

万磁王静默了半分钟,他转动眼珠,努力想要和自己的女儿对视,这可能有点困难,因为无论怎么样,在脖子不能自由行动的情况下也只能瞄到Wanda的红色羽毛面具,但对于他下面要说的这句话,就算只看到半张侧脸也是好的。

“我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

“当然,除了和人类和平相处。”

这句话让本来还在兀自忍笑的猩红女巫愣了几秒,女孩刚想开口说点什么,Peter却在这时突然如飓风一般旋转过来,嘴角还粘着饼干屑就说要邀请她跳舞,介于快银知道这件事和北极星知道这件事没什么区别,而Wanda的记忆力还不错,她想着父亲刚才的嘱托,只好装作豪不知情的模样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你看起来不怎么高兴,Wanda,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你只要少踩我几脚,我或许就高兴了。”

她难以理解两个长辈之间这种互相折磨又相爱的生活模式,但是Erik那句“我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还是深深震撼到了一直还未陷入过任何一段爱情的猩红女巫。

她在舞步的交错中看到教授推着轮椅挪到了Erik的身旁,却没有和他说一句话,仿佛这不是一场表演,而万磁王的意识真的变成了一盏没有生命的南瓜灯。

每个人都以为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幸福——包括这所变种人学院,包括掀起风暴的始作俑者相安无事共处同一个屋檐下,全是Charles的妥协和包容,而万磁王还只是个顽固任性的家伙,他仍然在想尽一切办法试图和教授的大爱理论划清界限,挣脱这种所谓感情裙带的束缚,甚至再搞一场毁天灭地的混乱,实现变种人统治世界的梦想。

Wanda突然觉得其实他们都错了,Erik或许还想着要征服人类,但却从未想过要逃出Charles的桎梏,而在这两个矛盾的观念中,万磁王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后者。

Fin

评论(12)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