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The world can live without Peter(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The world can live without Peter(Peter死了世界照样转)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13

预警:主要角色伪死亡

——

Erik在新添的那座墓碑前放下了一束银叶菊,夕阳纵横交错的洒在还带着水珠的叶脉上,透明的颗粒泛着瑰丽的金色光泽,点缀着灰黑色的石板。秋后微凉的风卷起了细碎的枯草,斑驳的折射着橘色的光线,那些扬尘如同一片模糊的血雾,盘旋在古堡一样的学院上空。

Charles坐在轮椅上看着这一切,他穿着一件全黑色的西装,手指紧紧攥住扶手边缘才强行克制住要进入男人的大脑中把这段痛苦的记忆抹去的冲动,教授希望他现在看到的景象都只是幻觉,是Wanda用混沌魔法捉弄所有人的恶作剧,但是那个女孩明明就站在自己身边,顶着一双红透的眼眶。

这是教授第一次看到猩红女巫的眼泪,她用一种十分空洞的眼神沉默的注视着父亲的方向,没有化妆的漂亮面孔上是掩饰不住的苍白和憔悴,她既没有哽咽抽泣也没有嚎啕大哭,但是Charles能看见她的脸颊上布满了泪痕,眼睛中氤氲的水汽正凝结成泪珠顺着脸颊滴落到下颌。

“教授,”胸前别了一朵百合花的Jean小声提醒一言不发的Charles,“我送你回去吧。”说完后目光落到了对方的双腿上,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担忧的神情——尽管当事人并不在意,但是她知道Charles的身体状况没有办法在日渐寒冷的十月坚持太久。

Charles勉强冲女孩笑了一下,摆了摆手。

“我想看着他。”

教授盯着Erik的背影回答道。

所有的孩子都围着Charles站在墓园草坪的外围,他们大多数都低头看着地上铺满的石砾,全世界仿佛被一种悲凉又哀痛的冷冽所笼罩,只有Raven半身蹲在教授的侧方,一只手搭在Charles的手背上,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一点温暖和安慰传递给他,而石碑林立深处的Erik踽踽独行的身影也因此显得更加孤寂。

——“一切不幸都会结束的。”他听见魔形女大脑里的声音,Charles反握住金发女人的手,垂下蓝色的眼眸注视着对方没有血色的嘴唇。

——“我知道。”教授用喉咙里唯一能挤出的低哑声线在脑海里回应着Raven。

他们正在无声交谈的时候Erik走了过来,Charles看见男人黑色的衬衫上还沾着一些银叶菊的叶片,那个颜色和Peter的头发看起来一模一样。教授原本伸出去想要帮对方扫掉那些叶片的手缩了回来,他现在完全不敢触动Erik已经变得过于敏感的神经。

男人低下头和Charles对视了一眼,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次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最后只被一个挤出的笑容所取代,虽然这没有任何好的效果,教授只觉得Erik本来就十分落寞的情绪因为这个勉强的微笑变得更加悲伤,他接过Hank手中的轮椅,一路无言的推着Charles朝着学院的方向走去。

“他也许还活着,”Charles小心翼翼的开口打破了缄默,“他们没找到Peter。”

“或许吧。”身为父亲的Erik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他内心其实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在被几十枚子弹穿透身体的情况下还有命回来,毕竟Charles只被一枚子弹打中就失去了双腿,尽管那个银头发的小子很快,但是正如Peter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也有来不及的时候。

但他必须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教授,算是留给彼此的最后一点希望。

Charles没有想到Erik对于这个消息的反应是如此冷静,他既没有像当年看到Nina死在自己面前时那样崩溃的抱怨上天不公,也没有把愤怒和悲痛燃成复仇的怒火,男人只是用一种无比绝望的眼神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的女儿,教授看见他的嘴唇动了动,最后万分颓唐的坐在了椅子上。

但这反而让他更加担心。

“睡觉吧,”教授从身后抱住了在深夜中辗转反侧的Erik,即使没有光线他也知道对方整夜没有合眼,“也许再醒来的时候Peter就回来了。”

“不用安慰我,”Erik的声音很平静,“我没事。”

太阳在两个小时后顺着门廊上的腊绿色藤蔓爬了出来,Charles知道这又是新的一天的开始。

世界离了Peter照样转,东升西落,四季更替,都不会改变。

他们在八点钟的时候依旧像往日一样聚集在餐厅里,Raven端出了每周三的南瓜例汤、鸡肉沙拉和不加番茄酱的通心粉,Charles那一份还是洒上了厚厚一层的芝士,而Hank和Erik的面前也都放了一杯不加方糖和奶精的苦咖啡。所有的一切都和曾经经历过的每个周三一模一样,毫无任何变化。

当时针指向九点的时候第一堂课正式开始,现在教授正坐在轮椅上念着一本古旧的英文小说,并向围坐在台阶和桌椅上低头疯狂记着笔记的孩子们分析每一个片段的含义,他用余光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所有人的表情,通过配合那些从四面八方的脑海里传来的声音决定去提问哪一个人。

Raven还是在下午的时候带着高年级的孩子们进行战斗训练,她全身变成了蓝色并且穿上了X战警的制服,而Hank则负责操纵模拟器的按钮,在确定所有人都做好迎战准备之后野兽熄灭了安全模式的灯光,他突然想起Peter也曾经站在过这里,那个瞬间Hank的手不明显的颤动了一下。

可能唯一不同寻常的是教授和Erik都缺席了每周的电影放映时间,Charles坐在娱乐室的门口看到Raven拉上了窗帘,旁边的Logan正在捣鼓出了点问题的放映机器,金刚狼伸出自己的爪子准备当作螺丝刀来修理它们,直到片头的音乐声响起他才推着轮椅自行离开了静悄悄的现场。

他在墓园里找到坐在Peter面前的Erik,男人的手指划过刻着名字和姓氏的凹陷处,最后无力的落在已经开始枯黄的草坪上。

Charles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在远处注视着那个有些萧条的身影,他看到Erik站了起来,好像对着自己的儿子说了句什么,随后化作了秋风呼啸的声音。

这是他们失去Peter的第一天,教授知道以后还会有第二天、第三天,直到世界上所有认识那个银头发、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青年全部死去。

然而那一天还有太久。

教授在一个礼拜后送走了Wanda,无论结局怎样,她都决定回到复仇者大厦继续工作而不是因为自己的弟弟意志消沉,Erik没有反对也没有支持,他知道他的反对不能使女儿回心转意,他的支持也不能挽回Peter的死亡,男人站在玄关看着猩红女巫转身离开,却始终没有走上前拥抱她的勇气。

男人开始变得沉默,虽然他本来话就很少,但是现在他几乎拒绝与除了Charles和北极星以外的任何人有超过三句话的交流,在课堂上他会按部就班的完成计划,剩下的时间里却没有一个学生能够接近Erik五米之内,即使他从未冲谁乱发过脾气或者迁怒于不起眼的小事,可比起愤怒,冷暴力才是最让人无法承受的折磨。

“Lehnsherr老师太可怕了,”Jean向Scott抱怨道,“我甚至不敢抬头看他。”

作为与万磁王最亲近的人,教授很早就发现了Erik这个糟糕的变化,但是他未曾劝说过对方一句。

Charles知道能帮助Erik的人只有他自己,谁也救不了他。

Erik离开办公室的时候看见了从隔壁教室结束历史课走出来的Logan,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却都没有出声叫对方的名字,甚至连个虚情假意的问候也没有,男人看见对方金绿色的眼眸上下打量了自己几秒,Erik皱了皱眉,他夹着书本的胳膊紧了紧,最后还是选择无视金刚狼沉默的挑衅。

“喂,混蛋。”

在他和Logan擦肩而过的时候对方叫住了自己,虽然这个称呼让Erik很不满意。

万磁王还是收回迈出的脚步停在了原地,不过男人并没有转过身面对着金刚狼,他的手腕在暗中动了动——不管最后这家伙到底要说什么,他都决定把Logan顺着窗户扔出去。

“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Logan知道这些话很残忍,但他忍不住想要告诉Erik,“你不知道原来的世界……大家都死了。”

“Scott被凤凰杀了,我杀了Jean,剩下的许多人也都因为政府的哨兵计划丧命,”Logan继续冲Erik的背影念叨着,“最后我改变了未来,但依旧没能救得了所有人。”

Erik不自觉卸下了手腕上聚集的力量,他在上一刻突然改变了主意。

“虽然我知道谁也不能替代死去的人,”Logan停顿了三秒,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但是……想想Charles。”

他脱口而出的那一刹那其实就已经后悔了,虽然Logan不怎么喜欢Erik,但是也没有痛恨对方到要往其伤口上撒盐的程度——万磁王根本不希望别人反复提醒他有关快银的事情——可惜的是金刚狼并没有使时间倒流的特殊能力。

“我知道了。”Erik自始至终也没有回头。

他想了想,还是把那句“谢谢”咽回了喉咙。

自尊心强大的万磁王无法接受自己竟然被最讨厌的人教育了,比起用Peter的事揭他的伤疤,Erik更在意的是说出这些话的人是那个毛毛躁躁、我行我素的金刚狼,就算是Jean这样刚成年不久小鬼中的一个他也不会有这么深的挫败感。

可他不得不承认的是,Logan是对的。

Erik突然意识到,在失去Peter的三个月后只有他还沉浸在悲伤中不可自拔,而所有的一切早已恢复了原样。

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改变过。

Raven正在厨房里做奶酪薄饼的时候感觉有目光一直盯在她的身上,魔形女本以为是Hank要捉弄自己,但是在转身打算把面粉糊到对方脸上的瞬间才看清站在门后的原来是Erik。

金发女人有些尴尬的在蓝色的围裙上擦了擦自己沾满白色的手指,“不好意思,”Raven扯了扯嘴角想要露出一个笑容,“我以为是Hank。”

“能给我也来一个吗。”Erik没有理会对方的道歉,他灰绿色的眼睛盯着灶台上的那个平底锅。

“什么?”

“我说,我也想要一个,”男人指了指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解冻的奶酪,“可以吗。”

“好的,没问题,”Raven有些不太确定的回答道,“你可以去大厅等一下,这是给那群小家伙们做的。”

真正的Erik可能被外星人抓走了,Raven一边用木铲翻动着那块薄饼一边念念有词,万磁王从来对这些甜食不屑一顾,他厌恶巧克力、奶油蛋糕、焦糖饼干等一切零食。

但是既然他想要,也许是件好事。

Erik来到大厅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小女儿正坐在Ororo和Jubilee的中间看电视,并吵闹着要求换台,目睹这个场景的万磁王突然想到从前Lorna最喜欢在Peter回来时让哥哥陪她看已经看过一万遍的星球大战。

“我不喜欢星球大战了,”在他出神的时候Lorna突然跳起来抢过暴风女手中的遥控器,“我都能够背过台词了。”

北极星拿着遥控器随便乱按了几下,现在屏幕里播放的是一部色调鲜亮的肥皂剧。

Erik走过去的时候亚裔女孩先看见了他,正打算起身给对方让开座位的瞬间男人冲着自己摆了摆手,并独自坐到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这个讲的是什么。”万磁王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这个问题的三个女孩同时转过头用一种诡异的眼神注视着Erik,仿佛对方是第一次出现在这所学校里一样。

“三角恋。”作为对方亲生女儿的北极星比较大胆一些,在将近一分钟的沉默后终于忍不住抢先回答了自己的父亲。

万磁王点了点头,他好像对答案本身并不怎么感兴趣,实际上他只是想和孩子们找点话说,但显然这对于已经好几个月没和Erik交流过的学生们来说实在是太过突然,她们像是被吓到了一样互相看着彼此,接着在Lorna说完之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她们原以为这已经够惊悚的了,但更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Raven端上了奶酪薄饼后,三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Erik两口把它们吃了下去。

“我怀疑教授控制了他,”Jubilee在Ororo耳边小声说道,“Lehnsherr老师从来不吃这种东西。”

“他也从来不看电视剧,”Ororo想了想补充道,“他根本从来不问。”

Charles发觉Erik正努力学着做一个正常人,但是对于他自身来说有点正常过头了,他开始做一些就连Peter活着时他也不会做的事情。

教授希望Erik能走出那层被快银死讯所覆盖的阴霾,但绝不是以这种强迫自己的方式,毕竟没有谁能守着回忆过一辈子,他们还有太长的后半生要走。

如果Peter知道,他也应该不希望大家为他伤心太久,Charles有时会想起快银一贯乐观的做派和嘴角的梨涡,他明明是个那么容易就会快乐的孩子。

也许那个小家伙也不想再给这些人伤心的机会了。

他们再一次见到Peter是在一天下午,Erik推着Charles沿着人造湖散步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银色的旋风从面前闪过,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定了定神才看清靠在旁边那棵大树上的人真的是他消失了许久的儿子。

“嗨,老爸。”他的脸上还有一道没有愈合的伤痕,但这并不能掩盖青年笑起来时的可爱模样。

他说完后又转向了教授,推了推头顶上那副墨镜向对方致意。

Charles点了点头,回以了一个微笑,他在思考了几分钟后放弃了进入快银的大脑去读取这段故事的想法,教授猜测那些痛苦一定是Peter不愿人知的秘密。

Peter死了世界照样转,即使不再有这个银头发小子的参与,他们还是会像曾经一样生活着,虽然每个人都要花很多时间去想念他。

而Erik这次终于抛开了一切矜持和威严,他走过去把带着一身伤痕和还未褪去孩子气笑容的Peter紧紧抱在了怀里。

“欢迎回家”

他听见男人这样说道。

Fin

评论(24)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