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Fifty First Dates(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Fifty First Dates(初恋五十次)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番外 12

预警:灵感来自初恋五十次,断断续续总觉得写不出那种微妙感

——

Erik走下楼梯时看见一个金色头发的漂亮女人正切着一个镶满奶油装饰花边的巨大双层蛋糕,她身边站着一个笑起来有点傻气、带着眼镜的高个子男人,从两个人的举止可以判断出他们应该是一对情侣——Erik看见那个大个子揽着金发女人的肩膀,时不时的交谈或者轻吻对方的脸颊。他将视线移动到左边的时候又看见了一个没有头发的蓝眼睛男人,他的轮椅周围聚集了一群孩子,正在吵吵闹闹的争论着自己要吃哪一块,其中有个女孩穿着锭青色的条纹上衣站在中央,一头红发十分引人注目。

他们好像在喧闹中听见了双脚踩在楼梯木板上发出的响声,Erik想,否则那些人不会同时安静下来,然后一起抬头看向正站在两层之间隔断上的自己。

“Erik,”他听见那个光头的男人喊了自己的名字,Erik在对方仰起头时发现那张白净的脸上有些不太明显的小雀斑,他长得很漂亮,即使没有头发,“你终于醒了。”

站在楼梯上的男人愣了愣,他正在思考对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Charles为Jean准备了一个蛋糕,”有个长着一对羽毛翅膀的变种人男孩冲自己说道,从语气中能听出他好像很期待这个派对的样子,“她满19岁了。”

Erik皱着眉,似乎想要记起些什么,但努力了三秒钟之后依旧一无所获。

“Jean?”他扫视了一圈楼下的人,除了刚才的一对情侣,坐在轮椅上的蓝眼睛光头,还有一个像是顶了一双猫耳朵的成年男人,他穿了件灰色的夹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Erik张了张嘴想问什么,但是被刚才那个红头发女孩打断了。

“Lehnsherr老师,你的座位在教授旁边。”她冲着自己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轮椅旁边的一个单人沙发。

“教授又是谁?”

当男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整个世界仿佛都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寂静了几秒钟,接着大厅里开始出现了窃窃私语的骚动,包括之前向Erik投去不屑目光的Logan,他先是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Scott,但是镭射眼也只是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而Charles则惊愕的看着脸上写满了焦躁和莫名其妙的万磁王,再确定Erik不是在搞什么恶作剧之后,教授不得不怀疑是对方睡坏了脑子。

但Charles曾经答应过不会再读对方的思想,而他打算信守这个承诺,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教授朝着身后的人群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等到所有人全部安静下来之后他看向了Jean,希望在场的另一位读心者能帮自己完成这项任务。

“他昨天出门时被一个变种人袭击了,”凤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向大家、尤其是Charles转达了她在万磁王大脑里看到的东西,“现在Lehnsherr老师的记忆一直停留在没见过你之前,教授。”

“看来是Logan的老毛病转移了。”魔形女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Charles回过头很不满意的看了她一眼。

“跟我有什么关系?”金刚狼撇了一眼站在自己右边的Raven,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那他会不会慢慢想起来点什么,我的意思是说,看到一些熟悉的人或许能够刺激到Erik的记忆。”身为研究人员的Hank决定从科学的角度出发思考这个问题。

“抱歉,我说的是‘一直’。”

Charles听到这个字眼后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了Jean,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教授一定能从中看到自己相当精彩的表情。

“没错,他的记忆不会前进,”女孩无奈的证实了Charles的猜想,“每天早上醒来时他都需要重新认识一下每个人。”

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个灾难,没有谁能够想到有一天失忆这种事会发生在万磁王身上,他明明是个活得过于现实的老顽固,正当楼下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安慰Charles的时候,在楼上看着他们讨论了将近十分钟的Erik终于开口说话了。

“虽然我不想打扰你们,但是,”他的目光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甚至还充满了久违的恨意和和杀戮,“有谁能告诉我Shaw在哪里。”

看来他们必须得想点办法面对这场意外了。

其实Charles不是没有考虑过打破他们的约定,在听说Erik失去二十多年的记忆后,他本来打算进入对方的大脑并强行植入这段时间线中发生的一切,但通过凤凰的解释他明白即使自己这样做了也是无用功,因为万磁王第二天醒来时还是会把这些小孩以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他和Erik不是情侣、不是朋友,甚至连敌人也不是,在对方眼里,他们只是未曾相遇过的陌生人。

意识到这一点,Charles心里有种没来由得失落感。

不过根据现在的情况,即使Erik的记忆只能维持到明天早上醒来之前,他们还是必须要向对方说明当下的一切,因为以万磁王目前的状态来看,他极有可能下一秒就冲出泽维尔学校的大门开始重新上演二十年前的复仇大计。

他们花了一整晚的时间好不容易向男人解释清楚了所有的事情,尽管Erik的目光还是十分狐疑,他不太相信的看着坐在一旁的、那个被称作教授的、名叫“Charles”的男人,虽然他漂亮的蓝眼睛盛满了真诚,甚至还流露出了一点点不易察觉的期待,但显然Erik依旧一时无法接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我和他,”Erik指了指Charles的方向,看着为了证明自己是变种人已经变成蓝肤红发的Raven,“现在是……如果我没搞错,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睡在一张床上?”

看到Erik仍然有所保留的态度,魔形女终于忍不住烦躁的冲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我的话在他听来都是……”她对着教授抱怨了一句,幸好Hank及时制止了自己的女朋友,才没有让她把最后那个词当着孩子的面讲出来。

Charles则有点受伤的叹了口气。

他必须得独自承受这一切。

Erik再次走下楼梯的时候是第二天早晨,大厅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样子,那些为了庆祝Jean生日所装饰的荧光贴纸和彩色灯珠都已经被Logan撤了下来,Hank正在打扫玄关里的那块羊毛地毯,男人看到他手中的扫把扬起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细小亮片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正如大家所预料到的那样,Erik的行为证实了Jean的想法,他像昨天晚上一样站在楼梯间里先是不停的询问自己所处的位置以及每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开始找那个二十年前在古巴海滩就已经被他硬币穿脑的Shaw。

“我是Charles Francis Xavier,”教授重新向对方介绍自己,“一个心灵感应者。”

Erik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双海蓝色的眼眸,他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变种人的存在。

“你并不孤独。”Charles微笑着对身旁的男人说道,如同他们初见时的画面重现一般,只不过两个人都不再是年轻的模样。

这似乎又是一次未曾谋面的邂逅。

Charles明白自己在Erik记忆中的停留永远无法超过一天,那个男人被特殊的时间扭曲能力困在了某个点上不停的原地踏步,而万磁王却无法意识到自己的大脑已经被遗忘所控制。

如果说这对于Charles来说是一个考验友情与爱情的打击,那么对于好不容易与父亲相认的快银来讲就是一场浩劫。

Peter在进门后发现Erik并没有向平时一样同自己打招呼,也没有冲进厨房端出专门为Wanda烤得水果派,他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走廊里的那对双胞胎,眼光中充斥着对陌生人的疏离和排斥。

“嗨,老爸。”银发青年小心翼翼的朝着面色不善的Erik挥了挥手,他以为对方又和教授大吵了一架,然而让Peter无法理解的是,即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万磁王也绝对不会对Wanda摆出一张冷漠的脸。

Erik转过头,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你是谁?”

Wanda因为对方的这句话在旁边皱起了眉头,她平时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太在意父亲对自己的看法,可Erik依旧还是她的父亲,她也是他的女儿,这一点不管猩红女巫承不承认,从她出生开始就已经成为了不能更改的事实。

然而男人抛出来的疑问让快银十分受伤,仿佛这么多年的努力瞬间化成了透明的泡沫,女孩甚至能感觉到Peter的情绪让四周的空气如同波纹般震动了起来。

“他把你忘了,”教授向目瞪口呆的快银解释道,“他的记忆现在被困在了某个时间点上停滞不前。”

姐弟两个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糟透了。”Peter的肩膀塌了下来,他垂着头扒在Charles的轮椅上哀鸣。

“辛苦你了,教授。”Wanda看起来比较冷静,事实上到现在为止Charles还没有发现有什么事能够太过影响猩红女巫的情绪,无论从能力还是精神力的角度来讲,她似乎有点太过强大了。

她只是被银头发的小子先从母亲的肚子里踹出去了三十秒,但两个人之间的心理年龄差距恐怕要有十年甚至更多。

Charles用尽心思想让对方接受自己有一对儿女的事情,教授发现记忆停留在那个时段的万磁王似乎对孩子并不是很上心,包括这些天里面对喜欢恶作剧的Lorna,男人每次看着北极星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只摇尾巴的小狗或者伸出爪子的虎皮猫——那是一种对弱小的怜悯而绝不是对自己血亲的宠爱。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Erik会在失去Nina后一直对孩子抱有一种愧疚和悔恨的态度,年轻的时候没有珍惜的一切,终是会在某一天如当头一棒一样敲醒每个人,Charles不愿意把这种事说成是报应,但它确实足够残酷。

“好吧,”快银终于向现实妥协,他沮丧的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强迫自己振作起精神去安慰坐在轮椅上的Charles,“他会好起来的,你知道的教授,变种能力攻击的伤害并不是永久性的。”

虽然Peter内心可能仍然还只有十五岁,或许以后也不会再增长多少,但他一直努力学着去做一个能够照顾身边一切的好男人。

希望Erik清醒过来后会为他儿子的蜕变感到骄傲,Charles默默的想,他已经不再是只会窝在地下室吃零食、和自己打乒乓球的傻小子了。

可是当Erik再次醒来的时候,根本不记得他的双胞胎儿女来过这里,男人像是第一次见他们一样,一言不发的坐在一边看着Charles和Peter相谈甚欢,直到他再一次被告知现在已经是八十年代而且轮椅上那个没有头发的蓝眼睛是他的伴侣之后,Erik才勉强挪动自己的双腿,走到了教授的身边。

他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每天早晨重新认识一个叫作Charles的变种人教授,然后在中午结束后逐渐变得信任他,在快要入睡之前发现自己已经开始爱上他。

这样循环往复,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我是Charles Francis Xavier,一个心灵感应者。”

实际上这已经是教授第三十次向Erik介绍自己的名字,他不厌其烦的向对方讲述着他们之间的故事,Charles看见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脸上满是像在听别人的伟大事迹一样的表情,他不敢相信是自己曾经在海滩上失手打断了教授的双腿,又在华盛顿搬起了整座体育场砸在已经失去移动能力的蓝眼睛男人身上。

“我做过这种事,”Erik摇了摇头,“这听起来太混蛋了。”

“实际上,你比你自己想象的还要更糟糕一点,”Charles停顿了几秒,又很快否定了自己前面说的话,“好吧,不止一点。”

孩子们看见远处的两个人笑了起来,Erik露出了几乎所有的牙齿,而教授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注视着对方灰绿色的眼睛,他看起来十分享受这种亲密无间的对话,那些往事中的悲伤好像也因此风干破碎,可只有在场的另一个读心者Jean才能听见对方脑海里飘来的低落情绪。

——“他明早醒来时还是会忘掉这一切。”

第四十九天的傍晚,教授带着Erik去参观了主脑的操作室,他第四十九次向对方说明自己是一个具有心灵感应能力的变种人,并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带上了那顶具有搜寻功能的头盔。

“这可真是,”男人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碰了碰发着蓝光的边缘,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不可思议。”

“你并不孤独。”虽然不知道现在已经是第几遍开口,但是Charles仍愿意用这句话回应他的老朋友。

万磁王抬头看见半球形的墙壁上出现了一片繁星,坐在运作的机器前的教授向对方解释这就是全世界范围内所有可以观察到的变种人,他们星罗棋布的活跃在板块上的不同角落,Charles甚至能够分辨他们每一个人的心跳。

那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在空旷的室内环绕着,Erik仰起头看见那些斑斑点点的光芒,然后对着Charles露出了一个无声的微笑。

正如对方所说,他并不孤独。

然后男人俯下身,和有些猝不及防的教授交换了一个不含任何情欲的轻吻。

不管怎么样,这是他们第四十九次的相遇,第四十九次的邂逅,或者说是第四十九次的初恋。

Charles发觉自己已经习惯了每天面对一个全新的Erik,他也习惯了Erik每天需要认识一个全新的自己,如果这一切真的成为了定局,他不介意和这样一个只有二十四小时记忆的男人度过之后的生命。

不过好像没有这个机会了。

Erik在清晨睁开眼睛时看见Charles放大的脸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他先是友好的笑了一下,然后朝自己伸出了手。

“我是Charles Francis Xavier,”他已经学会在对方质疑前先亮出自己的身份,“一个心灵感应者。”

“Charles,”Erik翻身坐起来,古怪的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你睡坏脑子了吗。”

他的初恋终于在第五十次终结。

Fin

评论(34)

热度(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