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The game of thought reading(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The game of thought reading(读心游戏)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11(终于进入倒计时了!)

预警:能力互换,这个梗真难写


——

Erik在还没醒来、意识迷蒙中就感觉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在自己的大脑里,他以为他在做梦,置身于酒吧或者闹市区的街头,围绕在四周的是摇滚乐和汽车鸣笛的声音,但是随着他的逐渐清醒,Erik发现这些声音不仅没有随着脱离的睡意而慢慢消失,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他吓得翻身坐起来,睁眼的瞬间感觉大脑里好像有无数人在吵架般嘈杂,尖锐的疼痛如同千万根针尖不断刺中他天灵盖下的海马体一样,Erik痛苦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太阳穴,拼命想要把这些噪音挤出去。

“早安,Erik。”男人抬头看向了教授,然后他惊异的发现Charles正坐在轮椅上玩一个金属球,他隔着空气操纵那个东西从床头飞到了天花板,又从天花板飞到了阳台。

这是怎么回事,万磁王很想开口问这句话,但他马上意识到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很显然,因为发生了一些还不清楚原因的变故,他和教授的能力出现了暂时的交换,他张开手掌对着Charles身下的轮椅,像往常一样发动能力后沮丧的发现它仍然纹丝不动的呆在原地。

“这个确实挺好玩的,”Charles看起来好像很愉快,从他跳跃的语气中就能听出来,“我觉得我可以让我自己浮在半空中。”Erik来不及阻止他就看见教授稍稍动了动手指,三秒钟之后,Charles连同轮椅一起脱离了地心引力。

“停下来。”男人无奈的要求道,他突然觉得让对方掌握磁控力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大脑里的声音突然变得更加喧闹,想要翻身下床拖住教授的Erik被毫无防备放大数倍的音量刺激得浑身无力,他踉踉跄跄的爬起来扶着床头急促的喘息,但是那些涌入的思想并不会因为读心者的痛苦而降低折磨的力度,这种恐怖的感觉就像是用一把铁掀把脑浆搅成了一团,体会到这一点的万磁王根本无法想象对方在这五十多年里都过着怎样的生活。

他有点理解为什么对方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像是吸食毒品一样注射治疗脊椎的药物,大概是因为失去心灵感应的生活实在太爽了,Erik回想起那次逆转未来的碰面,Charles胡子拉碴的站在自己面前,不惜用变种能力换取双腿,他甚至还一度唾弃过对方这种贪生怕死的选择,但是今天,当把连天启都想要的东西转移到自己身上之后,以变种人为傲的万磁王第一次希望自己只是个普通公民。

“你难道不会疯掉吗,”Charles玩够了漂浮术,又开始操纵卧室的大门来回关上再打开,Erik觉得教授就像是找到了新玩具的小孩,他对着Charles指了指自己的大脑,“我现在真想把自己的头割下来。”

“习惯就好了,”教授终于停了下来,他转身看向一脸疲惫和痛苦的Erik,“时间久了以后这些声音就像是伴奏。”

“我想要回我的磁控力,教授。”

“当然,你可以下去和我的学生谈这件事,”Charles微笑起来,“不过我得提醒你,他好像还没学会怎么换回来。”

Erik记起那个新来的孩子,他拥有可以交换两个变种人能力的特异功能,不过时间十分短暂,最长也无法保持超过一天。现在变成心灵控制者的万磁王回想起这件事,大概是昨天晚上教授去房间里哄他睡觉而自己强行把对方拽走后才发生了这场闹剧。

“好吧,”Erik妥协道,尽管他现在依旧头疼欲裂,“那先这样吧。”

Erik下楼时碰见了要去卧室叫他们起床吃早饭的魔形女,Raven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又看了看坐在轮椅上的Charles,她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告诫两个人最好不要每天早上都做一些浪费时间的事情从而耽误了大家的用餐时间,但最后她还是什么也没说。

——“Erik的身体难道不会吃不消吗,毕竟他已经不是三十多岁的人了。”

万磁王听见了魔形女大脑里传来的质疑声。

“不会,况且我们什么也没做。”但是Erik还没能学会适应这种生活,一不小心就回答了出来。

“什么?”Raven皱起眉头,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抱歉亲爱的,他有点精神不济。”一旁的Charles解释道,他冲Erik使了个眼色,暗示对方不要把这个意外暴露出来,出于对各种原因的考虑,教授并不想引起学院内部的混乱。

——“果然是这样。”

Erik强忍着自己没有开口反驳Raven大脑里下的定论,他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要把暴躁的怒火压抑住。随时能够知道别人在想什么听起来很酷但是现在看来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Erik阴沉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推着Charles的轮椅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他们坐到餐桌前的时候那些孩子还在吵闹,学生们把咖啡洒的到处都是,打翻的沙拉酱黏黏糊糊的粘在Raven刚换的新桌布上,除此之外还夹杂了乒乒乓乓的刀叉碰撞声,所有人向教授和Erik打了招呼,然后继续把餐厅搞得像是游乐场一样嘈杂,Jean在混乱中很快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毕竟这个学校里的心灵感应者不止一个。

——“Lehnsherr老师?”

——“别说出去。”

万磁王看见红发女孩冲着自己点了点头,然后对旁边正拼命往红茶里加糖的教授露出了一个微笑,Charles以为这个时候没人注意到自己,他悄悄抬起手召唤旁边的汤匙飞了过来。

——“告诉教授,我发现他正在偷偷使用磁控能力。”

Erik皱了皱眉,他碰了碰Charles的胳膊,然后俯下身在对方耳边说了句什么,教授听完后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对着凤凰展露了一个饱含抱歉的笑容。

不过,也许他的读心能力能派上点别的用场,比如上课的时候。当Erik把随堂检测的试卷发下去并开始观察每一个人的表情时,他突然意识到今天可以不用靠猜测来判断这群小鬼在想什么,毕竟有些人的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尤其是一直带着护目镜的Scott。

——“为什么这么难!”他听见靠窗的Warren说。

——“他真的有讲过吗?”这是用三根手指拿笔的夜行者。

——“难道是因为Erik和教授的性生活不和谐所以来惩罚我们,可是他们今天明明比平时晚了半个小时才出来。”Jean在做物理题时大概忘了自己能听见她大脑的想法。

——“还好吧。”以及Scott的不屑一顾。

老实说,这还挺有趣的,Erik站在讲台上看着学生们,他觉得就像是一群人裸体从自己眼前走过一样。

他抱着试卷回办公室的路上碰见了正在走廊里推着轮椅和教授讨论主脑升级的Hank,那个傻大个冲着自己打了个招呼,而Charles没有说话,但是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看见了对方求救的眼神。

Erik停住了脚步,站在两个人的身后听他们对话的内容。

“我想现在去试试昨天完善的程序,教授。”

“你可以再查看一下细节,或许我们可以明天再去。”

“我已经检查很多遍了,”Hank根本没有明白对方话语里拒绝的暗示,“可以保证万无一失。”即使没有读心能力,Charles也能听出野兽语调里的恳切和以为对方不信任自己的委屈。

——“这是教授第一次回绝了我关于主脑的新技术体验,老天,为什么?!”

——“我现在根本无法操控那个机器,Hank会发现的,”他听见Charles通过思想对自己发号施令,“Erik,快点脑他。”

Erik只好自己摸索教授平时使用能力进入其他人大脑的方法,他感觉自己的思维被周围的墙壁不停的弹来弹去,撞的太阳穴突突直跳却怎么也找不准目标,最后万磁王深吸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强行高度集中自己的精神,终于在一片混沌的神经元中找到了野兽的突破口,两分钟以后,科学家以为自己的新发明坏掉了。

他不明白教授平时是怎么只是靠着眨眨眼睛、转转眼珠就完成这项工作的,Charles做那个的时候看起来非常轻松,他甚至可以接连不断的进入不同人的大脑,而自己仅仅尝试了一下就感觉筋疲力尽。

“主脑的新程序好像出了点问题,我得去修理一下。”野兽感觉自己的记忆突然发生了中断,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刚才他对教授说了什么。

“好的,”Charles又恢复了长辈温柔慈爱的笑容,“辛苦你了。”

——“我原来想和教授说什么?”Erik听见了Hank飘在空气中的疑问。

——“好险。”这是Charles庆幸的声音。

Erik确定他们离开的方向是书房而不是实验室之后才迈开步子离开了原地,他现在又改变了早上的想法——或许无限接受外来的声音有时候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偷窥秘密的刺激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得到的,而且这也仅仅只是Charles能力的一部分,他还可以控制别人的行为,甚至改变他们的思想。

或许他可以找个人试试。

中午吃完饭后,Erik在一楼的大厅里看见了正坐在窗台上的Logan,于是在没有征得对方的同意下,金刚狼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万磁王的实验对象。

尽管他知道公报私仇是不对的事,但是Erik忍不住要捉弄一下Logan,例如现在,刚成为读心者的男人再一次闭上眼睛试图将自己的精神力集中在一个点上,Erik看见了视线里再一次出现了和刚才相似的一片细密的神经组织,他能感觉到自己具像化的思维如同蜜蜂一般在其中穿梭着,Erik才知道经过Charles多年对自己能力的训练和掌控,教授的大脑侵入技术已经具有了自动导向功能。

他根本不需要在数亿个神经纤维中寻找可以操控Logan的那一个,即使作为精神控制系能力的初学者,当万磁王集中注意力告诉自己要寻找金刚狼时,他的思维只是像刚才操控Hank的时候一样碰撞了几下四周硬物(比如墙壁和花瓶,因为那些东西没有思想所以根本无法通行),然后准确无误的钻进了Logan的大脑里。

所以他刚才没有脑错人根本不是意外,Erik在那一刻对Charles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敬佩感,他没有想到对方能够在这五十多年里顶住每时每刻不停被灌入各种声音的痛苦练习自己对能力的掌控,他想起Jean曾告诉过自己——当天启第一次共享教授的大脑能力时也几乎完全崩溃——一个如此强大的变种人都不能承受住这种压力,而Charles却做到了,更令Erik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看清了所有的丑陋和阴暗后,Charles竟然选择去做一个相信真情的好人。

Erik看到金刚狼以一个青蛙的姿势向人工湖的方向跳了过去,他突然对Charles所遭遇和独自承受的一切感到有些心酸,万磁王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最悲惨的受害者,但那只是在他没体会过Charles的痛苦之前。

他在原地愣了一会,然后朝着实验室的方向走去,Erik没忘记自己本来要去那里拿一些课程的相关资料。

Hank正带着八年级的学生在上化学实验课,他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看见了自己的女儿,Lorna正试图把硝酸倒进甘油中想要引起一个小型爆炸以此逃走,但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老师发现了,野兽把她面前的药品全部拿到了别的桌子上,然后在北极星面前放了一块木板给她玩。

——“不愧是万磁王的女儿。”他听见Hank说。

——“我想出去。”Lorna则是一种非常愤怒的口气。

Erik摇了摇头,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回到办公室把卷子全部批改完之后打算去找Charles,结果对方比他早一步找到了自己。

“现在行动很方便,”教授给万磁王展示了一下,他只是动了动手腕,身下的轮椅就可以按照指令前后左右的自由移动,“我觉得比我能走路时还要快。”

“别玩了。”Erik有点哭笑不得。

——“明明很有趣。”Charles大脑里的声音是这样的。

“我没在玩,”但是教授说的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Erik又一次陷入了怀疑,Charles从小到大到底听到了多少次心口不一的话,又有多少次忍住没有揭穿对方的谎言,“你的磁控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蓝眼睛的男人撇了撇嘴。

“你现在没办法骗我,Charles。”但是他不喜欢那种假惺惺的做派,Erik选择了毫不留情的戳破对方的假话,他甚至还有点期待对方会对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聊天方式做出什么反应。

而教授只是微微笑了笑,“现在你能体会到我曾经的感受了,”Charles看着他说道,“你以为以前我不知道你在说谎吗。”

这句话猛烈的击中了Erik,他突然明白自己从前对教授说的那些伤人心的话有多么无力,而当时的万磁王很清楚他的绝情多半只是出于巩固自己的意志不被对方动摇,为了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妥协和软弱,他必须拿出最坚决的态度拒绝教授那套和平共处的大道理。

“我们有一次见面,大概是华盛顿事件结束之后,你说你希望我永远不要出现在你的视线里。”Charles回忆起十年多前的一次相遇。

“但当时你大脑里的声音全是‘别走’。”

“那你还是走了。”Erik看着他,希望对方能给自己一个解释——既然他很明白自己在想什么,那为什么还要做出和意志相悖的举动。

“我只听别人说出口的话。”Charles笑了笑。

“有时候我真的很恨你,教授。”

Erik双手抱胸俯视着对方,他那一刻才突然意识到读心者才是真正的大说谎家,他们监管着世界的内心,却没有人能够窃听他们的大脑,所以拥有心灵感应的变种人根本没有看上去的那么真挚和诚心,包括死去的白皇后,这些人掌握着所有的秘密,可是却试图掩盖一切真相。

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反而成了一件坏事。

——“但我从来没恨过你,包括你曾经抛弃我以及打断我的腿。”

“但是我从来没恨过你,包括你曾经抛弃我以及打断我的腿。”

Erik听见Charles的声音盘旋在头顶的天花板上,而教授所说出的话和他大脑中所想的一模一样。

这也许是读心者最诚实的一次。

Fin

评论(21)

热度(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