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We all lost something (天启后,一发完)


Title:We all lost something (我们都失去些过什么)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10

预警:这篇好长。

——



其实每个人都在天启战役中失去过些什么。

Warren失去了他的羽毛翅膀。

在他第无数次和Kurt打闹时不留神割伤了对方的手臂后,Warren觉得他真应该想办法把翅膀上那些该死的钢铁去掉,其实在他刚被带回泽维尔天赋学院的时候教授就曾提出过这件事——这身武器一样的铠甲除了会带来伤害以外早已不再有什么用处,可是当时的天使出于很多原因拒绝了Charles的好意,虽然现在回想起来让他感到相当后悔。

“难道要一片一片的拔掉?”胳膊上包扎了一圈绷带的夜行者蹙着眉,用手指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锋利的刀刃,蓝色的手指上立刻就出现了一道血痕。

“我想那样会很疼,”Scott双手抱胸看着沮丧的Warren,小队长想象了一下那个血淋淋的场景感觉头皮都有点发麻,“要不我试试用镭射光能不能把这玩意轰掉。”

“冷静点,”就在小队长的手指已经覆上镜架的开关时Logan快速的按住了对方的肩膀,并用自己犯规的力气把Scott的手腕强行从太阳穴旁边挪开,“你会把Warren炸成碎片,介于不是每个人都有自愈能力。”

站在一旁的Jean用意念能力尝试了一下,但那些钢铁还是纹丝不动的附着在天使的翅膀上,女孩转头看向了旁边的Ororo,用眼神询问暴风女是否可以帮忙,但是白色头发的姑娘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或许你可以去找Erik,”Jubilee打了个响指,为自己聪明的想法感到有些得意,“他可是万磁王。”

Warren和Kurt对望了一眼,然后互相冲着对方摇了摇头,“我不想去找他,”天使坦白的说道,“这样只会提醒他我曾经是个妄图和天启一起毁灭世界的蠢货。”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他们已经有点忘记了Warren其实曾经是个反派角色,他是当时的四骑士之一,除了不知去向的灵蝶,剩下的三个人都成为了Charles学院里的一分子,这些孩子甚至曾经和他在战场上交过手,尤其是Kurt为了救教授还和天使缠斗在了一起,最后稍稍用了点手段将对方困在铁网里才得以脱身。

“学院里的磁控者又不止他一个。”最后还是Jean的发言点醒了在场所有人,他们心照不宣的看向了低年级的教室方向,准备蹲守在走廊里以便抓住总是在铃声响起时第一个冲出课堂的北极星。

Lorna几乎是被Logan捂住嘴巴扛进战斗训练室的,没错,他还记得上次因为这个小鬼那张嘴自己当了一天拉布拉多的仇,况且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刚才给对方上八年级化学课的Hank知道,他百分之百会把这件事告诉Raven,然后教授就清楚了他们拖走Erik女儿并拜托她搞定Warren翅膀的事情。

“把他翅膀上的钢铁去掉,”北极星虽然对他们求人的方式感到很不满意,但对于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是充满了兴趣,她让天使转过身,然后拨开贴在背上的那些如同刀锋一样的钢片并用手指按压着它们和皮肉相接的地方,“我觉得可以,”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冲着旁边围观的那群人点了点,在他们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欢呼的时候又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补充道,“但是这家伙可能会痛死。”

“什么意思?”

Kurt紧张的问道,虽然他平时看上去傻呵呵的,除了向上帝祈祷就是和跟着这帮同龄人闯祸打闹,时不时还得替Warren背一下黑锅(他干了坏事总是嫁祸给夜行者,事后再围着对方飞着转圈道歉),但学院里所有人都清楚当北极星露出这样的表情时代表着什么含义——小女巫——他们不约而同想起了那对双胞姐弟对自己同父异母妹妹的定义。

“这些钢片已经和他脊椎附近的肌肉长在一起了,”Lorna看起来十分平静,仿佛只是在说叉子插进了挤满千岛酱的生菜叶子一般,“如果想要去掉它们,就等于把钢铁从Warren的骨头里拔出来差不多。”

听到这个比喻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甚至包括有着自愈体质的金刚狼,他因为北极星的话恢复了一点当时把艾德曼合金植入体内的痛苦记忆,如果说Warren是要拔出骨头里的金属,那他曾经是被人把金属插进了全身,这让他差点当着学生的面暴走。

“这可是个大手术,你们确定要做吗?”虽然Lorna是个爱看别人倒霉出丑的小鬼,但是介于这件事一般人确实是承受不住,她还是好心争取了一下大家的意见,Kurt其实很反对,他觉得这实在是太恐怖了,就像瞒着家长要去堕胎的孩子,光是想想就让有点胆小的夜行者几乎要昏厥过去,他提出要去告诉教授,不过立刻就被全票否决——“绑架”Erik的女儿这一条罪名就够他们禁足三个月,但是在得到Warren的点头后北极星依旧决定尊重当事人的想法,她环视了一下周围封闭的隔音空间,然后看了看一脸视死如归的天使。

“你们最好有谁能把他按住,”在看到Logan朝这边走过来时,北极星带着点嘲笑的表情摇了摇头,“你就算了,除非你不怕死。”在Scott的百般劝解下历史老师才没有冲过去把女孩提起来,她那副自以为是的样子简直是Erik如出一辙,Logan怒气冲冲的想,一样的欠揍。

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几乎震碎了在场所有孩子的耳膜,即使是在外面的Logan,隔着一层绝佳的隔音设备都能隐约听见其中传来的声响,正当金刚狼的暴脾气开始发作、准备顶住磁控力冲进去的时候,空气里流动的痛苦因子突然全部沉寂了下来,这让他更加紧张,因为就在刚刚Scott成为了代替自己按住Warren的人,考虑到这个,Logan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撞开了训练室的大门。

他看见孩子们围成了圈并且焦急的乱作一团,甚至有人时不时俯下身去试探躺在中间的人的鼻息,Logan吓坏了,他听见Kurt在说要不要通知教授,可当拨开人群时才发现倒地不起的人不是Scott——事实上他正在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他们围住的那个脸色苍白呼吸微弱的人是北极星。

“她没事,”Jean的答案让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能力透支,她只是有点筋疲力尽了。”

不远处的Warren手脚并用艰难的爬了起来,发出的巨大声响让那帮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望着天使的方向,但他们全部都被眼前的景象惊愕到说不出话,呆呆的看了几秒钟后做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起码恢复了一半……”Kurt小声嘀咕了一句,好像是在安慰已经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的Warren。

三个小时以后,他们在教授办公室的门口笔直的靠墙站成了一排,而Charles正头疼的锤着自己的脑袋——这是他第一次打破温和慈爱的形象痛批了学生一顿,领头的Scott从来没见过对方暴怒的样子,不过这次之后他也绝对不想再见了。校长发怒的期间Ororo低头在看自己的指甲,Jubilee盯着桌子上的钢笔出神,而Jean则不知所措的玩着头发尾梢上的分叉,孩子们必须承认教授发火的样子简直让人无法抗拒——他红着那双蓝眼睛,说出严厉的话时语气中还带了点哭腔——Kurt甚至因此想冲上去抱抱对方。

“这到底是谁出的主意?!”Charles痛心疾首的问道,然后所有人像是约好了一样把眼神投向了坐在一边翘着脚的Logan,似乎在他们心目中,身为老师的某人就应该替自己的学生接受惩罚。

“喂!等等!你们这群小混蛋……”

已经来不及了,在所有人同情的目光中金刚狼又被脑成了一只萨摩耶,现在正狂吠着朝玻璃柜里的肉松饼奔去。

Peter失去了他原本平静的生活。

就在快银飞起一脚准备狠狠踢上那个男人的屁股时,突然感觉到一阵无比刺耳的声波顺着耳朵钻进了大脑,这种钻心的疼痛折磨了他三秒钟后,Peter马上意识到自己暂时失去了超音速能力,像是当初他们被关在Stryker基地里的特殊牢房一样的情况——一些极端分子又研制出了新型武器来剿灭变种人——不过他已经来不及想那么多了,因为有人趁机在他无力抵抗的瞬间从后面用绳子勒住他的脖子,那个力道绝对不是要留什么活口,而是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他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到脸的家伙渐渐加大了手中的力道,而站在前面、本来要被他踹下楼梯的混蛋则把他的嘴捂得严严实实的,那一刻Peter真的有点绝望,他要死在一个脸都不知道长得什么样的人手里,而且最后连叫也叫不出来,只能含糊着咽下喉咙里的呜咽,顺便无助的蹬一蹬自己的两条腿。

这种绝望持续了不到五秒(虽然Peter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多坚持一会了),他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视线里突然闪过几道红光,接着刚才对他造成生命威胁的两个男人惨叫着飞出去十米,并且大头朝下狠狠的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摔了个半死不活,被卸下力气的快银瞬间摊坐在了原地,在他几乎要倒下的时候Wanda冲过去把自己的弟弟扶了起来。

“Peter?!”

解决完左边敌人的猩红女巫本来想跑过来看看快银这边的战况,结果就看见了这么惊险的一幕,她首先自我检讨分头行动根本就是错的,因为在进行这次任务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摸清那帮人的底细,再者Wanda承认她刚才看见弟弟差点被勒死的时候真的吓坏了,如果对方有什么三长两短她的混沌魔法会失控造成大量伤亡也说不定。

快银摇了摇脑袋试图快速清醒过来,他扒着姐姐扶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并仔细体会着能力一点一点在身体里恢复的感觉,这实在是有点可怕,Peter拼命喘着气让肺部充盈起来,他盯着Wanda的脸看了一会,以此来确定不是自己濒死后产生的幻觉。

猩红女巫还没来得及从悲喜交加的情绪中回过神,面前的Peter突然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朝着自己身后掷了过去,她回头时看见端着一把重型机枪、正瞄准她后脑勺的家伙扶着自己的大腿应声倒地,“我也救了你一命。”快银逞能的笑了笑,踉踉跄跄的在姐姐的搀扶下向着废弃大楼的出口方向走去。

那是Wanda第一次思考把这个小子拉来加入这种提着脑袋活命的复仇者生活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他本来明明可以窝在母亲的地下室吃着零食玩吃豆人游戏。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Remy皱眉看着那个银头发青年正对着镜子用急救箱里的酒精一点一点擦着胳膊上的伤口,然后被刺激的疼痛搞得啊啊乱叫,“安静点,要不邻居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

“隔壁那个女人难道原来不是你的床伴之一,”Peter满不在乎的冷哼了一声,他一边说着一边卷起另一只袖子把伤痕累累的手臂露了出来,“她不是应该最清楚我们到底怎么样了吗。”快银咬着一块毛巾把痛苦的呻吟全都堵在了嘴里,伸出了几次手才下定决心重新拿起洗手台上的酒精棉球。

牌皇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该心疼自己的小男朋友还是该表扬他的勇气,男人站在浴室门口看着Peter继续冲着镜子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Remy既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上前去帮他,只是站在原地摇了摇头,然后回到厨房帮Wanda准备午餐。

“我要求你们俩从现在开始乖乖得呆在学校里,不准再踏出进那个大厦一步。”Erik被他儿女的经历吓得能力差点失控,如果不是坐在旁边的教授进入了他的大脑不断安抚着万磁王的情绪,快银觉得下一秒整个大陆板块都会发生移动。

“这里是变种人革命基地,不是小孩子的游乐场,”Charles好心提醒着对方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所以他们即使退出复仇者也需要加入X战警的队伍。”教授迎上了男人那副想要和自己吵架的眼神,“抱歉,亲爱的,我只是把你的原话重复了一遍。”

“对,但是他们在我身边起码能让我安心点。”Erik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有人也曾经说过,‘他们得学会自己面对这一切,我们不必插手’,”Charles微笑着看向男人皱得越来越紧的眉头,显然用对方的话把对方自己那一套“变种人危机论”堵的哑口无言是一件很有快感的事,而且这是教授第一次觉得自己所坚持的温和派占到了绝对优势,“好像这句话也是你说的,Erik。”

实际上没有人在听家长们一天数次的争论,Wanda正躺在沙发里胡乱翻着一本教授的基因学论文书,快银和北极星则在厨房里偷吃下午茶时间的奶油曲奇饼。

Scott失去了他的哥哥。

小队长整理抽屉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照片,上面的Alex揽着自己的肩膀,兄弟两个正对着镜头笑的一脸灿烂。

天启之战刚结束的时候,想起这件事的Scott还会拿下眼镜擦一擦流出来的泪水,而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很平静的看待Alex留下来的一切痕迹,Scott通常会沉默不语的发一会呆,好像回忆了所有的事情又好像只是放空自己的精神,半分钟之后,他还是会该去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比如上课、吃饭、训练、睡觉、看书、聊天或者和Logan吵架打闹。

他的哥哥和他的年龄差很大,在Alex带他去见教授的时候其实冲击波已经四十多了,而自己才只有16岁,长兄如父,Scott从小亲身体会过这种感觉,Alex像是自己的长辈、朋友、老师甚至是偶像,从他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时候哥哥就领着他穿过大街小巷,一直到他有点叛逆的青春期开始,Alex始终守护在自己的身边,他辅导自己的功课,陪自己一起在院子里踢球,还传授给弟弟如何追求女孩的秘诀,他也给他讲过第一战的故事,仅仅是听语言描述Scott就已经无限崇拜哥哥面对危险和变故的勇气。

但是他死了,有一多半还是Erik害得。

如果不是他当时强行带走了教授,Alex也不会失控用镭射光炸毁了学校,虽然快银救出了绝大部分人,但正如Hank所说,他的哥哥当时站得距离爆炸源实在太近了,即使Peter很快,他赶来的时候Alex可能已经被烧死或者炸成了灰尘。

Scott觉得自己应该恨万磁王,但是他又一点也恨不起来,这与他和教授的关系无关,镭射眼仅仅是觉得对方比自己还要可怜——他还有在世的父母,而Erik几乎是一无所有。向来充满正义的小队长总是习惯性的同情弱者,无论是身体方面还是精神方面的弱者。

Jean告诉自己Alex相信他能够成就一番事业,甚至当上孩子们的领袖,这句话让Scott像是背负了一种使命一样想要努力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完美无缺,他觉得自己必须成为最优秀的、最出色的,否则会让哥哥失望,Alex其实一直就在草坪上的那片墓园里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Scott每天早上醒来时都会推开窗户看向那个地方——即使底下沉睡的并不是Alex的尸骨,只是冲击波的几件旧衣服。

Logan的出现打破了他的一切计划,按照原本的方向发展下去,他应该会在毕业后成为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师,一个雷厉风行的战斗队长,但是金刚狼把一切都搞砸了,虽然Scott在毕业后仍然会成为老师和队长,但是几乎没有什么严肃的形象可言了,全世界的人仿佛都知道他和Logan不可告人的关系,从第一次被Charles发现他们在下课后的训练室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开始。

“我想,你们也许可以换个地方?”熟悉的声音传到Scott的大脑里时他几乎想要自杀,原本在教授心目中好学生的形象从今天开始估计要全部一扫而光,而且只要是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金刚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不断找自己的麻烦——小队长发现学院里的人早开始在背后议论他们俩的事情了。

如果Alex知道会发疯的。

“我必须要严肃的和你谈谈,Logan,我哥哥估计不赞同我们在一起。”Scott曾经搬出这一套要和对方一刀两断。

Alex在他第一次追女孩又被女孩的男朋友告白的时候对自己的弟弟说过,不论是变种人还是普通人类,男人还是女人,你自己喜欢就够了,不过最好也能让我喜欢,虽然我不会插手,但是很想体会一下你的幸福。

显然,金刚狼怎么看也不会像是Alex喜欢的类型。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Logan不耐烦的站在一边抽着雪茄,听完对方的话后有点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又出现了什么偏差,“难道我记错了,他不是把自己炸死了吗?”

Scott直接摘掉了眼镜把对方从墙壁里轰了出去,十秒钟之后他闭上眼睛擦了擦眼泪,然后重新把眼镜戴上,并向教授保证他会很快修好被破坏的公物。

Logan嘴是有点贱,行为也很粗鲁,但是他对自己真的挺不错,换个角度来想,全世界金刚狼只听两个人说的话,一个是Charles,还有一个就是Scott。

Erik失去了一切。

Charles把那个吊坠交给男人的时候,感觉到了对方颤抖了一下,虽然Erik表现得无比冷静,但是当打开项链上的照片时他的手出卖了他,万磁王甚至没有拿稳,堪堪让那个东西掉在了地上并和地板发出出了清脆的碰撞声。

“一个你的老朋友让我交给你,”教授笑了笑,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在你原来的家里发现的。”

“谢谢。”Erik用毫无起伏的语调说道,这大概能排到自己这辈子最痛苦的事中的前三名。

奥斯维辛,古巴海滩,波兰哗变。

他在战役后找到了自己遗失多年的一对双胞胎,一个和自己能力相同的女儿,得到了一所学校里的一群学生和他曾经想要的平静生活。这一切听起来都很美好,但是都是用他妻子和女儿的生命换来的。

Erik现在正把Charles盘子里不喜欢吃的东西挑到自己的盘子里,还把对方一直很青睐的培根蔬菜卷都拨到了教授的碗里,负责营养搭配的魔形女不断冲着一脸不知所措的野兽翻着白眼,“我想说我辛辛苦苦研究的食谱到底有什么意义?”Raven低声跟自己的男朋友抱怨着,“那些都是对Charles身体好的东西,但Erik仍然惯着他只吃自己想吃的。”

在场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虽然每天这一幕都会上演一边,但是他们依旧被教授和万磁王的配对闪瞎了眼,其实餐桌上在座的并不全是单身,可介于Logan和Scott不会干这么他们认为“有点恶心”的事情,而Warren只会抢Kurt盘子里的东西,不管自己能不能吃下,所以吃饭时秀恩爱的只有校长和物理老师本人。

“吃完饭把今天的战斗报告拿给我看一下。”教授漫不经心的嘱咐着旁边的男人,他现在的注意力全在饭后甜点的那块大理石蛋糕身上。

“明天再看吧。”Erik拒绝了他。

“明天还有别的工作,我约了政府的人讨论和平协议的相关修改事宜。”Charles表示不同意。

“政府的人?谁,Moria?”

“不是,CIA不负责这种事。”

“和平协议要修改?他们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招?”

“当然不是,拜托Erik,你为什么总觉得别人会害我们。”

“他们害我们害得还不够惨吗。”

不过这种行为通常也会因为一言不合而沦为争吵,孩子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如果什么时候教授说了一句话,而对方附和着“对,是的没错。”才会让大家感到奇怪,不过目前为止这种事情还没有发生过,这两个人还未曾在任何一件事上统一过意见。

他们很好奇为什么教授会和万磁王相爱相杀这么多年,按理说从选择伴侣的方面来讲,一个人最不会喜欢的就是总是和自己意见相悖的对象,而Erik不仅和Charles意见相悖,观念还总是不合,他们看待问题的出发点也完全不同,所坚守的也是没有交集的两套原则,可是也许感情这种事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套路,只会跟着人的心来走。

Erik承认自己的出发点非常肤浅,他当时就是看Charles长得好看,如果是一个丑八怪把自己从海里救起来还强行要跟自己做朋友,Erik觉得他可能会立刻离开或者把对方杀掉,反正那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来复仇了,不差这一个。

抱着这种心理去接近教授的万磁王却被对方的人格魅力完全吸引了,即使那双蓝眼睛里全是美好的憧憬和不现实的幻想,Erik仍不忍心离他而去,他开始全心全意的想要成为Charles的灵魂伴侣,一个三观全然不符的灵魂伴侣,直到那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深爱着对方,可惜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他抱着Charles说出的那句,“我想要你站在我这一边”,已经是没有什么浪漫细胞的万磁王说出的最极限的告白和情话,没有什么是比并肩作战时把背后的位置交给对方来言更大的信任了,他希望Charles可以与自己领导着变种人开辟一片光明的未来,虽然过程中使用的是杀戮的手段,但他所想要的和对方一样都是没有硝烟和战火的未来。

可是Charles一心只想用和平的手段换取和平的未来,即使殊途同归,他们也无法统一战线,仅仅是一个理念的差距,中间也有一条趟不过去的银河,他们只能站在对岸,无奈的看着彼此渐行渐远。

这场人类与变种人的拉锯战、万磁王与X教授的观念斗争整整持续了二十年,他们期间或许和好过也或许想要用一场性爱来挽回对方,但不久后又因为一件小事分道扬镳,这种分分合合长时间的折磨着两个人,最后终于在华盛顿事件结束后彻底痛下决心老死不相往来。

与其打着相爱的幌子互相伤害,还不如承认敌对的事实解决问题,Charles在多年磨炼后终于跳出了天真的富家高学历少爷圈子,逐渐意识到现实残忍的小教授还是坚守着自己的这方阵地,他相信随着自己观念的影响力不断扩大,Erik终有一天会被囊括进其中,只是这一天到底有多远还不得而知。

后来这一天终于来了,相见的两个人却发现对方都没实现当初分别时自己那套高瞻远瞩的理想——Charles没能站在世界中心呼唤爱,Erik也没能毁灭人类建立变种人帝国——最后兜兜转转,全部回到了起点——和Erik开办一个学校,招收来自不同地方、不同能力的变种人,教导他们控制自己的能力,培养他们成为保卫和平的战士,自己当校长,Erik兼任导员和老师。

Erik虽然失去了一切,但是他得到了Charles。

FIN

评论(17)

热度(1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