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I rely on what beat the rival in love(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I rely on what beat the rival in love(我凭什么打败情敌)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08

预警:Charles非白莲花设定

——

Charles在大学里的时候曾经是个万人迷,周围一圈的男男女女都等待着这个唇红齿白的蓝眼睛小美人对自己抛出橄榄枝,但令大多数人失望的是,未来将会成为变种人领袖的X教授年轻时只会处处留情,但并没有表现出在任何人身上安定下来的打算,他的同学经常能看见Charles和他的爱慕者约会接吻,可对象更换的频率也足够令人咋舌。

“他那个时候确实很受欢迎,”作为曾经和教授接触时间最长的魔形女,Raven承认她一度为像兄长一样陪伴自己度过童年的Charles感到担忧,“每天都有人跟着他的车跑到家门口。”

现在正以金发美女形态示人的Raven对着周围听得津津有味的学生们耸了耸肩,“说实话,我确实嫉妒过Charles长得漂亮,虽然用漂亮去形容一个男人可能不怎么合适。”

现在高年级的那帮学生正在战斗课休息间隙围着他们的老师试图打探教授年轻时的八卦,虽然负责模拟器操纵的Hank正不断的向自己女朋友使眼色——介于教授并不是普通人,所以这些话可能刚从Raven嘴里说出来对方就已经听得清清楚楚了——但是以魔形女的性格,没人能阻拦她做自己想干的事。

“Erik知道这些事吗,”Warren不合时宜的打断了对方的故事,然后立刻遭到所有人的白眼,“抱歉,我只是有点好奇。”

“其实我也想知道,”Raven没有介意学生的插嘴,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但是没人敢问,谁也不敢。”她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并让野兽做好再次打开模拟器的准备。

其实万磁王隐约知道一点教授年轻时的风流韵事,但是他并没有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Erik既不是什么揪着前尘往事不放的爱吃醋的女人,也不是喜欢搞双重要求标准的小气鬼,如果他没有和不同的女人生过那么多孩子的话,兴许他还有资格过问一下对方曾经有点糜烂的生活方式。

Charles承认他喜欢一切美的事物,尤其是在自己十八岁到三十岁之间,没有人能够免疫青春的气息,也无法抵抗魅力的吸引,他周旋在那些迷人的微笑和沉醉的吻之间,游刃有余的打发着青睐自己的追求者。

这确实是很令人惊讶的历史,特别是与现在温柔慈爱的教授身份相比,没人能联想到当今的变种人领袖在牛津时念书时一边攻克着基因、生物以及心理学的博士学位一边流连于裙带和觥筹交错的酒会,在学生们眼里,Charles是个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校长、导师、长辈,而了解一切过去的Raven则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魔形女透露的八卦很快就在学生们中间传开了,现在他们凑在一起时总是在切切察察着教授不为人知的故事,虽然作为老好人的Hank一直想要这种比病毒传播还快的流言尽早停止,但显然管住一个人的嘴巴是很困难的,尤其是还要同时管住那么多人的嘴巴,没过多久连低年级的大部分孩子也能评判几句关于Charles复杂的情史,野兽不知道他是该感叹语言的力量还是花时间头疼学生的早熟。

“据说教授第一次是在十三岁,”Erik去上课路过走廊时,听见与自己擦肩而过的Jean正给一个还在学算术的小家伙科普着她不知道从哪儿挖来的消息,“这可真吓到我了,不过……”但当男人想要继续再往下听时,女孩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Erik回头看着凤凰和那个孩子的背影,无比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十三岁,他确定自己发育了?

“有人说很多年前还有一个女人来找过教授,”Erik中午去图书馆找需要的资料时发现了正在一个书架后面和Logan小声交谈的Scott,在确定对方应该没有发现自己之后,他开始假装不在意的窃听他们对话的内容,“那个女人说自己有了他的孩子,”男人听到这里皱了皱眉,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镭射眼也开始喜欢扯这些有的没的,“虽然后来证明那家伙是个骗子,但Raven说他们的确曾经有染。”

“你不是打算借书?”金刚狼显然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Erik听见那个粗犷低沉的声音里包含了一点不耐烦的情绪,“我们为什么要在这儿花时间讨论Chuck的事,”虽然万磁王不想承认,但是他觉得这一刻自己确实有那么点欣赏Logan,不过当他再听下去时,内容已经开始往某些不可描述的方向发展了,“别磨磨蹭蹭的,我们不是说好借完书就回你房间来一发吗。”

好吧,Erik想,我收回刚才的想法。

Charles没有自己的孩子,照现在这个情况发展下去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有了,但是教授对每一个学生都视如己出,甚至能够精确的讲出所有人的性格爱好,难怪学校里所有会呼吸的物种都爱他,万磁王有点嫉妒伴侣的人气又有点为他的魅力而得意——无论Charles经历过多少段感情,上过多少男男女女的床,他终究属于自己。

想到这,Erik稍稍开心了一点。

不过他对自己还有些自知之明,如果说关于教授的流言蜚语除了魔形女的嘴都没什么可靠的证据,那么现在在复仇者大厦任职的快银和猩红女巫以及在学校里身为活跃分子的北极星就是证明万磁王风流史的最好答案。

“教授的腰软软的,”Warren对着身边的Kurt做了一个横抱的手势,“我当时就这么把他抱了起来。”天使似乎正在回忆那个把Charles抱起来放在祭台上的场景,他记得他托着Charles后背和膝弯的手甚至微微有些发抖,Warren一直没机会当什么好人,他之前大部分时间都沦为人类满足暴力欲望的玩物,可跟随天启去毁灭世界也是他做的第一件坏事。

Kurt笑了起来,他长长的尾巴一甩一甩的扫着草坪上的蒲公英,“我也想要抱一下教授,”夜行者抓了抓自己额前的头发,有些局促不安的说道,“可我猜万磁王会把我钉在墙上。”他一边说一边假装做了个惊恐的表情。

如果他们看见了刚刚从身后走过的Erik,也许两个变种人孩子就不会这么兴奋的讨论Charles身体的柔软度与吸引力,然后大声的互相嘲笑对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幼稚鬼,但是Warren和Kurt并没有注意到万磁王路过的身影,他们只顾着憧憬是否能够再度与教授来一次亲密接触,就像是为了攀比谁能得到家长更多的宠爱一样,每个人都期待自己被分到最多的糖果。

这一切被Erik尽收眼底,他不得不告诉自己那只是孩子们之间的玩笑话,因为身为老师和长辈的他绝不能和学生锱铢必较。

“教授难道不是曾经和Hank有过点什么吗?”Peter咬着冰棍坐在几个孩子中间举起手大声说道,“那个蓝色的、毛绒绒的大个子。”他和姐姐这次回到学校时几乎要被Charles的香艳故事塞满了耳朵,向来爱参与互动的银发青年忍不住要在学生们讨论时发表几句自己的看法,虽然开口后立刻遭到了Wanda的瞪视。

她觉得弟弟是在故意抛出什么噱头来达到哗众取宠的效果,这小子最近一直想要成为众人的焦点。自从Remy把他惯坏以后,Wanda突然发觉有一天Peter除了爱说废话以外开始喜欢用一些惊人甚至胡说八道的言论来吸引别人的注意,而当猩红女巫跑去质问牌皇的时候,对方只是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就是喜欢顺着那个小混蛋的意思来。

“Maximoff女士,Peter还只是个孩子,”牌皇靠在吧台上,用一种极其无所谓的表情注视着手中已经出现了红光的女巫,“小孩子都喜欢别人多关注他一些,这很正常。”

“我需要提醒你,那个银头发的家伙只比我晚出生了三十秒,”Wanda显然没耐心和他玩什么文字游戏,“我想他这个年纪应该要学着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了,你得明白没和你搅在一起之前Peter还能当个好男孩。”

“我也没说你很老,”他对着Wanda笑了笑,“说真的,我不介意你们姐弟两个都爱上我。”

“抱歉,我对你没什么兴趣,但我会把你的话转达给Peter的。”

你永远没办法和一个无赖讲道理,通过和某个法国佬交流的Wanda明白了这个事实,所以最后她只好拿出姐姐的威严来压迫快银改掉那些坏毛病,虽然现在看来好像并没什么用。

本来还未统一意见的孩子们立刻被Peter的话所吸引,无论这是不是真的,它都绝对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猛料,Jubilee捂住了嘴巴而Jean则吃惊的瞪大眼睛,学生们催促并要求快银讲的再详细一点——魔形女和X教授争夺过同一个男人——这怎么看都是长辈们不为人知的秘辛。

“其实我也不确定,”被围攻的银发青年耸了耸肩,“那时候Hank、Logan以及Charles三个人一起找到的我,老实说,我还怀疑过教授和金刚狼。”当快银说完这句话后,所有人又把眼睛齐刷刷的盯向了坐在一边的Scott,那些目光里大部分饱含了同情和安慰,但也有几个是带着点幸灾乐祸,比如坐在三角钢琴上的Lorna,她甚至还故意笑了一声。

“行了Peter,别在这里胡编乱造了,”Wanda终于忍不住开口制止了弟弟,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又是一场大战,她立刻向周围的孩子们辟谣,“那都是没有的事。”

于是路过娱乐室的Erik又收获了两个情敌的名字,其中一个是和自己一起参加过第一战的战友、愣头愣脑的科学家、魔形女的现男友,另一个是自带猫耳发型、言行粗鲁、经常失忆的Logan,虽然万磁王知道自己的儿子只是在扯淡,但是他觉得往后一个月里他都再也没有办法用正常的眼光去看野兽和金刚狼了。

真该死,仿佛全世界都变成了他的情敌,原来前几天到访的CIA特工只不过是沧海一粟而已。

Erik回到卧室的时候看到Charles正一边吃着苹果派一边用手指按摩着自己的大腿,而这项工作通常都是Erik来做,Hank曾经叮嘱过Charles,由于双腿无法活动长时间下去很有可能会导致肌肉萎缩,所以最好时常按压一下,以此来防止它们过快坏死。

男人一言不发的走过去接替了教授的工作,好让对方可以安心吃他的苹果派,Charles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对方的服务,他突然对自己的腿感受不到Erik温柔的力道有些遗憾,“真可惜,”教授把手掌覆盖在Erik的手背上,“如果我还能走路就好了。”男人看见Charles垂下眼帘,不断用掌心轻轻的摩挲着自己的关节。

如果说万磁王在进门之前还有点想要质问对方真相是否像那群小鬼说的一样惊人,那么在Charles对他做出了一副惹人怜爱的表情之后,一切负面情绪就全都烟消云散了,当然,这个“惹人怜爱”只是Erik自己定义的,事实上教授只是低头看了看他,然后冲着男人露出了一个微笑,但那张有着星星点点小雀斑的脸颊和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在Erik看来比任何风景都要迷人。

作为话题的焦点,Charles其实对于学生们怎么在背后议论自己一清二楚,但是教授却选择视而不见,他从不认为堵住别人的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即使在考虑到可能会引发一连串的误会、从而导致某人的嫉妒心又开始作祟的情况下,Charles仍然只是用沉默来面对所有的流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教授开口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粘稠的空气,“但是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Erik抬头看着对方,Charles单纯从面部表情根本无法判断他的情绪。

“我只是从没想过我会有这么多情敌,”男人又开始按摩教授的另一条腿,虽然他知道对方感受不到自己的手掌,但是依旧保持着最温和力道揉捏着Charles已经有些变形的肌肉,“显然我以前有点低估了你的魅力。”

“起码我没像你一样搞出几条人命。”教授忍不住挖苦了一句,虽然现在Erik的三个孩子已经快对自己改口喊妈妈了,但是Charles还是觉得在这方面输给了看起来不修边幅、品味糟糕的万磁王,这也许和他年轻时的性格有关,那时候还不是X教授的Charles不喜欢留下什么累赘或者拖油瓶。

“好吧,但你吻过的人一定是我的几倍,”男人拿出他道听途说的消息来回击对方的玩笑话,他停顿了一下还是把后半句说了出来,“睡过的人也是我的几倍。”

教授对于Erik的嘲讽保持着不置可否的态度,事实上,他从来没数过自己到底吻过或者睡过多少不同的男女,单一项他都记不清楚,更何况这两者加起来极有可能早就超过了两位数。

“但你是唯一一个吻过我,睡过我,又打断过我腿的人。”

“这可真是一句糟透了的告白。”Erik勉强笑了一下,这件事是他身上为数不多不能揭开、也无法愈合的伤疤,他没想到擅长遣词造句的教授有一天也会以此扒开他内心最深处的苦痛,在他们刚刚过去、矛盾不断的二十年里,Erik觉得任何悲伤的过往都不足以与古巴海滩的事情相提并论,那是他亲手撕碎了对方构建的蓝图,而那个蓝图里也曾有过自己的身影。

“可你现在还站在这儿,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我只是想知道我比那些失败者强在哪,”万磁王扯动了一下嘴角旁的肌肉,想要露出一个笑容,“我承认我是想听你夸我两句,教授。”

也许教授的历任情人中有许多都比万磁王要体贴和温柔,但是那些并不重要,因为最后Charles仍然选择了他。

Erik从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败那些情敌的,除了那些他没见过面、甚至不认识的,光从学校里他就能数出几个威胁对象——和Charles青梅竹马的Raven,教授的御用科学家Hank,只把Charles说的话当人话的Logan(不算Scott,毕竟他们之间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以及那帮对教授怀有无限崇拜和敬仰的小鬼,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个幸运的混蛋,因为Charles有太多的爱慕者,而自己只是其中一个。

虽然教授没有把原因说出口,但是他会用之后的一生给Erik这个答案。

Fin

评论(26)

热度(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