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Front coalition lost love(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Front coalition lost love(失恋阵线联盟)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07

BGM:失恋阵线联盟(hhhhhh这首歌真的很洗脑)

预警:伪NTR

——

Erik没想到有一天他走进泽维尔天赋学校的时候会看到Moira•MacTaggert站在大厅里,他的第一反应是政府和CIA又打算搞什么花样来祸害变种人,想到这Erik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仿佛眼前是什么洪水猛兽,但是观察了一会后,他发现远处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温柔又温暖,那个女人正垂下头跟教授小声说着什么,Charles也配合她时不时发出一些轻微的笑声。直到女特工推着对方的轮椅朝着书房的方向离开,万磁王才发现自己的双脚一直粘在地上,动也没动过。

他至今不认同外界说法——虽然X教授无法移动的双腿的确是自己的失误造成的,但这一切悲剧的发生那个女人也需要承担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责任——如果不是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冲着自己开枪,Erik想,难道要他站在原地等死吗,改变子弹的方向只是下意识、甚至是正当的自我防卫,但伤害Charles从不在他的计划之列。

无论如何,他想不通为什么Charles会和Moira那么来电,二十年前他就看出曾经在大学里风流倜傥的小教授对这个漂亮的女特工青睐有加,Erik一直对这对男女之间的暧昧关系表示沉默甚至不满,他本以为天启一战之后,这个麻烦的女人将会就此从他们变种人的世界消失,但往往事与愿违,Erik阴沉着一张脸在心里默默的想,她还是出现了,在他和Charles正式成为情侣之后。

“你好,MacTaggert女士,”他走到门口时听到那扇门后边Hank沉重的脚步声和略显吃惊的招呼,显然他也很意外会在这里见到故友,Erik的手抬起又放下,他觉得应该相信眼前的现实,而不是对自己的假想情敌抱有偏见,但是正当万磁王打算准备转身离开时野兽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你是专门来看望教授的吗,真是感谢。”

“是的,”Erik听见女特工承认道,“我们有半年没见了,现在政府的工作比较忙。”

“没关系,他被我们照顾的很好,事实上你的到来也并不能使Charles站起来,”Erik既没有敲门也没有询问,他直接推开书房的两扇木门大步走了进来,以一种非常不客气的口吻直接问候了他们的客人,“不过还是麻烦你跑这一趟了。”他说完后冲着Moira露出了一点都不善意的鲨鱼式笑容。

空气凝结了几秒钟,屋子里的三个人齐刷刷的扭头看着来者不善的万磁王,那个傻大个科学家无所适从的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并用十分为难的目光流连在教授和CIA特工身上,Moira则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很明显,自己的存在和出现对于对方来说是个巨大的意外,Erik看见那个女人不安的动了动身子,似乎正在犹豫要不要和他握手。

他又把视线投向了坐在沙发最边上的Charles,教授紧皱着眉头,用十分不赞同的目光看着自己,仿佛在责怪他对Moria的无礼,但是他也仅仅只是用眼神警告了一下,Erik走进来并坐到自己身边后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想你们都认识,应该不用介绍了。”Charles打破了尴尬的沉默,他看到坐在自己身旁的Erik的眼睛一直紧紧盯在对面的Moria身上,他清楚这是万磁王看自己敌人时才会露出的警惕眼神,而女特工则局促不安的四处张望着墙上的几幅油画,直到教授出声才把她神游的灵魂召唤回去。

“呃,是的,但我真没想到,”女特工踌躇的看着男人灰绿色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真是太意外了,我是说,在这里看到了你,Erik。”

男人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到目前为止他依旧把这个女人当作让Charles失去双腿的罪魁祸首,他一直问自己为什么当时在古巴海滩上没有直接把她掐死,Erik还记得Charles的那句“不是她的错”,那他现在所遭受的这些又是谁的错呢,他本该站在世界面前,证明变种人与普通人拥有同样自由生活的权力。

“你现在是,呃,”Moira做了一个询问的手势,她一直小心翼翼的斟酌着自己的用词,生怕一不留神触犯到了眼前这个可怕的人物,“什么身份?抱歉,我的意思是说,你是老师吗?”

“CIA是让你来做调查报告的?”

Erik忍不住反唇相讥,他开始反感对方这种搜集户口资料一般的盘问模式,尽管只有他自己是这样感觉的,其实Moira仅仅是在想尽办法和他正常沟通,她知道Erik讨厌、甚至仇恨自己,但这并不代表她要报以相同的情绪。

“Erik,够了,”一直没太说话的教授终于对万磁王挖苦嘲讽的语气忍无可忍,首先他承认自己曾经对Moria有些好感,所以他还不想让她在自己的地盘上下不来台,其次作为一个绅士,他绝不希望客人被这么无礼的对待,“我想你还有十分钟就要上课了,请让我和MacTaggert女士单独聊会。”

夹着课本朝教室方向走去的万磁王相当失落,他本应该为此感到愤怒或者暴躁,但是现在,Erik只觉得这种心情与青少年失恋的痛苦并无出入。

他在走廊里看到了Logan的背影,从四周缭绕的烟雾来看,不难判断那个男人正在阳台上抽着他钟爱的雪茄——尽管学校里是禁烟的,Charles曾三申五令过这项要求,如果放在平日发现金刚狼违背禁令吸烟的Erik一定会向教授举报他,然后幸灾乐祸的看着对方当一天的哈士奇——但自从今天在书房里见到了Moira之后,万磁王突然觉得一向和自己不怎么对付的Logan也可爱了许多。

所以最后Erik只是走上去拍了拍金刚狼的肩膀,并好心告诉对方这里是禁烟区,令他感到意外的是,万磁王已经做好了被对方用亮出来的爪子攻击并接受一句“滚蛋,少在这多管闲事”的咒骂,然而Logan只是皱着眉头回头看了他一眼,接着把口中叼着的雪茄拿出来碾灭在窗台上。

Erik察觉到了金刚狼的不对劲,但是他什么也没有问,因为他知道即使他问了对方也不会告诉自己,万磁王上下打量了一下Logan向往常一样乱七八糟的头发,然后不由自主的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向了窗外。

更让他意外的事发生了,Logan看到Erik凑过来以后竟然主动往旁边挪了挪,让自己不至于挤到对方,虽然从表情来看金刚狼很不情愿,但是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用粗鲁的语言抨击万磁王,或者一拳把他挥开,Logan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继续盯着窗外那棵大树下的一群孩子。

“Jean怎么样?”

金刚狼竟然主动开口和他说话了,Erik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确认没有在做梦。

“Jean?她挺好的,”Erik模棱两可的回了一句,他不知道对方想问的是什么,再者他也不愿意和Logan多说话,他对金刚狼的那种厌烦情绪无论见到多少次Moira都不会完全消散,“她的能力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

“不是,”Logan一边说着一边不知道又从那里摸出来一根雪茄,他用打火机点上后把它叼在了嘴里,甚至还摸出来一根递给了Erik,虽然被对方拒绝了,万磁王从很久之前开始就戒烟了,“我是说,她怎么样?”

Erik领会到了对方话中的深意,他笑了笑,“她挺漂亮的,”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听说她现在是学校里所有男孩的追求对象。”

“你觉得她很有魅力?”Logan先是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但是显然他并没有想让对方说什么,因为紧接着金刚狼很快又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好像的确是这样。”

之后他们两个人之间又恢复了沉默,Erik也没有再阻止对方在这里吸烟,他看到Logan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草坪上的那棵大树上,为了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万磁王再一次把视线投向了刚才他注意过的地方。

他看了到Scott坐在树底下,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书包和一堆散落的书,Erik挑了挑眉,这大概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整个学院金刚狼最关注的人就是教授和这个绰号叫作镭射眼的孩子,前者是Logan唯一服从的对象而后者则……Erik在心里摇了摇头,努力把脑内一些不该出现的画面驱赶出去后继续观察着下面的情况,他看见刚才他们的讨论对象走了过来,有着火红色头发的姑娘自然而然的坐到了Scott的旁边,两个人好像在讨论什么。

Erik觉得他也许明白了身旁这个男人在想什么,他嗤笑了一声仿佛在嘲讽对方这种没来由得低落情绪,但是紧接着他觉得自己似乎没什么立场去嘲讽别人,介于Erik刚才还沉浸在因为Moria的到来而产生的莫名失恋悲伤中不可自拔,而向来不可一世的万磁王绝不会承认自己在嫉妒一个女人。

“我竟然还觉得他们俩挺般配。”Logan又抽完了一支雪茄,Erik不知道对方是在跟他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因为金刚狼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明是在看着自己,但又立刻转过头,保持沉默的看着树下的两个学生。

这有点可笑,万磁王决定不再和他站在这里伤感些有的没的,他拍了拍Logan的肩膀好像是在安慰金刚狼,又好像只是单纯的告辞,他并不在乎对方怎么理解这个手势,因为无论是哪一种,今天过后所有的事情都会变成过眼云烟,他们依旧会在相遇时找彼此的麻烦。

他们只是在那短暂的几分钟内形成了一种微妙的联盟关系,但当他准备离开这个阳台时,这个关系也就顺其自然的消除了,Erik想,即使他不说出口,他和Logan也在这一点达成了默契,就像他们并不会因为毫无征兆的失恋就变为什么朋友,况且他们也没有真的失恋,只是万磁王和金刚狼都不会承认自己会为了这样的事吃醋,那显得太傻了。

Erik走到教室里把书放在了讲桌上,他环视了一圈注视着他一举一动的学生,当大部分人已经转身从书包里掏出课本之后,万磁王突然快速的宣布了下课,那些孩子先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的任课老师,似乎不敢确定这个毫无征兆的喜讯,直到Erik又重复了一遍下课后学生们才欢呼起来,声音大的几乎能把屋顶掀翻。

他跑下去再一次推开门的时候只有Charles独自坐在书房里,Erik猜测那个女特工大概走了,而Hank则去送她,正当男人长出了一口气打算和教授说点什么的时候,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Moria再一次和Erik撞见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呆愣了几秒,跟在后面的野兽仍然是用那副不知所措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一切。

“你现在应该在课堂上。”

教授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他溜进男人的大脑看了一圈,果不其然Erik放了学生的鸽子,在未经过自己的允许下随便解散了物理课。

“你为什么还在这?”

Erik像是没有听见教授的质问一样,他一直看着站在门口的Moira,希望对方能够给自己一个满意的回答,在他的认知里,如果对方仅仅是探望Charles的话,那么她现在早就该滚出这所学校了,然而万磁王并没有意识到他距离上一次见到他们三个人只不过才过去了二十分钟而已。

“我让Hank带着她去参观了一下战斗课的模拟教室,”Charles替女特工回答道,“介于Moira上次来的时候根本没机会好好看看内设学院就被炸毁了。”

Erik冷哼了一声,他对此无话可说,毕竟上次导致学校坍塌的人是自己——他受天启仇恨的引诱来这里带走了Charles,甚至还间接造成了Alex的死亡——这确实是他的错,以至于很多时候在他面对Scott的时候都会有点底气不足,他知道自己和冲击波的事故脱不了干系。

Moira感激的看了Charles一眼,教授的解围让她避开了万磁王锋芒毕露的逼问,以她多年的工作经验,女特工不难猜出两个人现在的关系,但是她对此还是选择视而不见,毕竟自己曾经隐约成为过Charles的追求对象,他们甚至还接过吻,但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她早就有了自己的孩子,而X教授也选择了和曾经相爱相杀的万磁王走到了一起。

“好吧。”Erik又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后转身离开了弥漫着尴尬气氛的现场,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怕Charles事后会把自己脑成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是他绝不允许任何一个会对他们的关系可能造成威胁的对象接近Charles一步。

他再一次路过刚才那条走廊时没有看到Logan的身影,Erik不得不感叹这段盟友关系实在太过短暂,他们像是来自两个星系的物种,万磁王一直觉得自己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太过于丧失理智,而金刚狼则是一个不管三七二十一只会横冲直撞的人,他唯一冷静下来思考过的只有他和Scott之间的关系——从他第一次偷了小队长的摩托车开始。

Erik也走到了刚才Logan站的那个阳台上,他低头看见Scott和Jean还坐在那棵树下有说有笑的讨论问题,所有路过的高年级男孩都用敌视的目光看向镭射眼,还有几个胆子大的甚至朝着凤凰吹口哨试图想引起红头发姑娘的注意,目睹了这一切的万磁王笑了一下,甚至连他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扯了扯嘴角。

“一群小鬼。”他无可奈何的笑着自言自语。

Logan也站在不远处看着Scott和Jean,他在Erik离开的那一会功夫从二楼转移到了草坪上,这个角度Logan能清楚的观察到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就在Erik看了一会打算离开时,他突然注意到金刚狼从人造湖泊后面的大树阴影中走了出来,那个男人几步就来到了镭射眼和凤凰的跟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学生,然后俯身对着Scott说了些什么。

有趣,Erik收回了已经迈出一步的脚,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继续观摩着这一出好戏。

他看见Scott暴怒的跳了起来,手扶着眼镜先开了一记镭射光把金刚狼轰出去半米,Logan重新站稳后又回击了对方两句,他们没多久就在大庭广众下吵了起来,但是并没有任何人围观,对于大部分的学生来说,历史老师和永远坐在第一排听课的Scott的战争已经如同吃饭睡觉那么平常了,他们和教授与万磁王之间的相处模式还不太一样——后者并不会对彼此使用暴力,而前者对武力解决乐此不疲——而Jean则在旁边看了几分钟后突然笑了,Erik猜她应该趁Logan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钻进了他的大脑看到了些什么,但是凤凰没有要继续观战的意思,她很快就抱着书走了,那女孩离开时甚至还冲着从吵架中分出神向他告别的Scott招了招手。

哦,他曾经的盟友又回到恋爱关系中了。

Erik今天第三次看到教授是在晚餐的餐桌上,现在他身边只跟了Hank一个人,他确定这次Moira应该是回去了,她也必须得回去了,Erik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他对那个女人存在于这个空间的每一分钟都感到无法忍耐,有时候他真想大声的向全世界宣布Moira才是让X教授失去双腿的罪人,而自己当时真的只是想保护对方——他可以承担一切指责,但是绝不包含对Charles的伤害。

“你想的太大声了。”教授善意的提醒道。

“抱歉,”Erik动了动自己的餐具,那些刀叉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我只是无法忍耐和她共处一室。”

“别这么幼稚,”Charles笑了笑,“她不会把我抢走的。”

被戳中心事的万磁王有点尴尬,他继续玩着手里的刀叉并低下头假装研究着自己的腰带和鞋子,Charles则转过头和魔形女随便聊着些关于训练的话题,直到饭前沙拉被端上来的时候他也没有再跟教授说过一句话,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对方主动凑过来吻了吻自己的额头为止。

“看来我得消除你关于Moria的记忆。”Charles开玩笑般的说道。

晚上睡觉前教授为了安慰心灵有些受伤的Erik允许他多折腾了自己两次,事后他累到甚至连一根手指都不愿意动,浑身汗津津的用最后的力气撞了撞趴在自己上方的男人,Erik假装忽略教授的动作,他的嘴唇还粘在Charles的耳垂上,时不时用牙齿轻轻咬噬对方那块与脖子的皮肤。

“滚下去。”好脾气的教授终于忍无可忍。

Erik其实从未成为过失恋阵线联盟中的一员。


Fin

评论(16)

热度(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