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He and his Utopia(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He and his Utopia(他和他的理想国)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06

预警: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这两天要考试,停更几天,大概周五会更。

——



Jean看见教授抱着Nina坐在人造湖的边上看鱼,那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蹲在最近的一块长满苔藓的石头上咯咯的笑着,时不时用手指在水面上戳出几个涟漪,她扬起头来带着纯真而甜美的笑容告诉Charles那些游来游去的小家伙们说了什么,教授温柔的摸了摸Nina头顶的发旋,而Erik则站在一边举着一把青绿色的雨伞,为身旁的两个人挡住细密的雨滴。

“回去吧,”Erik建议道,他伸出手拉住女儿的衣角,生怕她脚下打滑,“雨下大了。”男人转过头看着Charles似乎在征求对方的同意,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降雨他们不得不终止野餐计划,Erik走过去把女孩抱起来揽进自己的怀里,而教授也紧跟着对方站了起来。

雨滴打在伞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Charles和Nina跑到了一棵大树下,把唯一的遮雨工具交给了需要收拾餐布和各种各样食品盒的男人,但是由于需要运动的原因,那把伞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Erik还是浑身被搞得湿淋淋的,教授和Nina也被从树叶缝隙中滴落下来的水珠打湿了头发。

他们回到学校的以后受到了魔形女的责骂,“为什么在外面呆了这么久,会感冒的知不知道?”Raven像是在批评做错事的小孩的家长一样冲着两个大男人发着脾气,她把Nina抱进了浴室并快速拧开了热水给她洗澡,女孩在此期间一直很乖的配合对方,在Raven给她的头发上抹上香波的时候自己玩着浴缸里的橡皮鸭。

Lorna扑过去环住了自己老爸的腰,毫不在意对方身上正在滴水的事实,她先絮絮叨叨的表达了对野餐没有带她的不满以及对自己妹妹的嫉妒,Erik无奈的解释那是因为北极星需要坐在教室里而不能随意逃课,但是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女孩还是撅起了嘴,她又开始冲站在一边的Charles撒娇,最后终于被家长们许诺的周末游乐园旅行完美打发。

“迟早有一天我会被这群小家伙累死。”Erik叹了口气。

“谁叫你要生那么多孩子。”Charles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撇了撇嘴,“你得自己承担管不住下半身的后果。”

他们正在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万磁王的另外两个孩子从二楼跑了下来,走在前面穿着一身波西米亚红色长裙的Wanda和浑身上下都是银色的Peter把楼梯踩到咚咚作响,Erik有些头疼的抬头看着这对双胞胎,并大声制止了他们这种制造过大噪音的行为。

“Hey!Erik,你真该看看你儿子的书包里装的是什么,”他的女儿在弟弟试图使用超速能力争夺自己手里的东西时大声喊着老爸的名字。

“又来了,”Erik无可奈何的冲着身边的Charles摊了摊手,“我得去负责任了,教授。”

“行了Wanda!”快银最后还是把那张纸夺过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说得就像你没收到过几封情书一样。”

Erik双手抱胸看着他的一对儿女,他想说点什么来证明自己的威严,但是他们早就不吃这一套了,Wanda和Peter都已经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了,他们在很久之前就有了自己所认同一套三观和做事方式,尤其是比快银早出生三十秒的猩红女巫,她唯一信任的人只有她自己,而相对顽皮一点的Peter却很少会忤逆父亲的意思。

男孩最后还是没能斗赢自己的姐姐,因为拥有变种能力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现在Wanda正站在楼梯口给Erik和Charles读着那首法语情诗,她染得鲜红的指甲在那张被揉得皱巴巴的纸上划来划去。Erik皱着眉表示自己听不太懂这门语言,而曾在大学里兼修过法语的Charles却为那些烂俗的华丽词藻笑得直不起腰。

“写的真够糟的,”教授毫不留情的评价道,他看向了站在一边手足无措的Peter,“我这有几本书可以借给他参考一下。”

天空终于在下午的时候开始放晴了,Erik在走廊里看到Jubilee正举着一台老相机对着窗外拍摄照片,男人忍不住凑过去看了两眼,亚裔女孩向自己的老师打了招呼,并按下播放键一张一张的给对方浏览,他意外的发现里面除了不同色彩的风景图还有零散的人物照,甚至有几张是Nina的身影,Jubilee看出Erik对这个很感兴趣,于是答应给他一份底片。

现在负责战斗训练课的人是Hank和Logan,野兽负责模拟器的按钮而金刚狼则协助孩子们对抗敌人,Erik从墙壁上那个狭小的玻璃窗往里面看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化解了第一波危机,现在模拟器已经关掉了,Hank在评说着每个人的问题,而Logan则一直盯着Scott的屁股。

Jean看到了自己,她正在玩一个低年级女生的头发,然后两个人小声的在后面窃窃私语。

Erik觉得镭射眼真的成为了一个领袖,虽然他没见过Scott第一次来泽维尔天赋学院的时候眼前蒙着白布、说话磕磕绊绊的样子,但是通过Charles的描述和其他学生口中的传言,Erik明白这大概又是一个极其不自信甚至有点唾弃变种能力的男孩终于成长的励志故事,也许他该相信教授的确有能够改变思想的魔法。

Erik一直看到战斗课结束才离开,Scott和Logan是最后走出训练室的两个人,他听见小队长对Logan说了一句“自从16岁开始我的世界就只有红色”,而金刚狼则顺势为自己经常偷骑对方的摩托车开脱罪行。

“我借走它是因为你看不了红绿灯,”高大的男人解释道,“如果你骑着它出车祸了怎么办。”

Scott没有像往常那样反唇相讥,他只是微微笑了笑,好像接受了对方胡言乱语的关心。Erik竟然觉得Logan说的很有道理,他为什么从来没有考虑过交通规则的问题。

Erik走到校长办公室询问教授要不要去娱乐室喝下午茶,而对方表示工作积压太多已经要做不完了,所以犹豫了一会后摇头拒绝了男人的邀请,但是他表示希望Erik能给他带一盘烤得酥脆的曲奇饼和一块奶油芝士蛋糕,当然,如果再来一杯加了奶精的红茶就更好了。

“你确定,”Erik挑了挑眉,“你可能会吃不下晚饭。”

“但是我无法割舍曲奇饼干和蛋糕中的任何一个,”Charles为难的说道,接着他又觉得可能还有些不够,“别担心,我还能再吃下一块布朗尼。”

这时候有一阵风跑进了没有关严的窗户,把带着暗纹的白色窗帘和教授浓密的栗棕色头发都吹了起来,Charles有些尴尬的撩了撩挡住眼睛的碎发,但是它们依旧不停指挥的胡乱飞舞。

“哦天哪,Ororo。”教授抱怨了一句,他不知道暴风女又在那里用自己的能力玩什么游戏,但是她非故意的行为的确达到了和恶作剧一样的效果。Erik体贴的走过去替对方把窗户锁上,否则他不确定一会室内会不会下起冰雹。

他帮Charles去楼下拿甜点的时候看见Warren和Kurt正在玩纸牌,他们分享着一整个巧克力提拉米苏,而这是为几天后派对准备的惊喜,万磁王已经猜到是某个长着翅膀的小混蛋怂恿夜行者去仓库里把它偷出来的,但是男人什么也没有说,他只是走过去切下了一块放进了托盘里准备把它当作给教授的加餐,至于提前被吃完的派对甜点,Erik满不在乎的想,反正Raven在大发雷霆后还是会重新制作。

“这副牌是从哪里来的,”Erik比较关心这个,“我不记得学校里有这种东西。”Charles禁止学生们中间出现一切会和赌博沾边的玩具。

“Peter给的。”Warren抢在Kurt前回答,因为害怕对方责骂他们两个还主动把长着尾巴的蓝皮肤变种人护在身后。

Erik没有说话,他想了一会撂下了一句,“小心点,它们可能会爆炸。”然后头也没回的抬着满满一盘食物朝着Charles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他帮着教授批阅文件,而对方正站在窗台前一边享受着阳光一边吃着Erik带来的丰盛茶点,“我觉得我该锻炼了。”他拉起男人的手放在自己肚子的软肉上,但Charles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学生们都说教授吃的零食甚至比小女孩都多,校长为此感到有些羞愧,但依旧不肯停下来。

“你明明每天晚上都在锻炼。”

“当然,如果下棋算的话。”眼看对话内容的发展趋势有成人级的走向,教授立刻开口岔开了话题以此阻止这种可能性的发生。

Jean从Erik的大脑里退了出来,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原来在Erik的理想中教授仍然是当年那副意气风发的样子,他能够自由行走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而不是依靠轮椅代步,女孩透过万磁王的大脑看到了Charles还没有沾染过任何绝望的蓝眼睛和不是经过痛苦才锤炼出的柔软内心,她看见了Erik最小的孩子,那个拥有与动物交流能力的变种人,虽然凤凰未曾见过Nina,但是她相信她一定和Erik脑海中的印象一样可爱。

她看见了脾气古怪的北极星,那个唯一一个遗传了万磁王能力的女儿,不仅是能力,Lorna还有和父亲一样的反社会人格,虽然她的言行和现实中一样乖张和不太讨喜,但Erik还是像对待其他三个孩子一样骄纵她的任性和无理取闹,而教授在这对父女关系中则是充当着老好人的角色。

她看见了猩红女巫和快银,那对姐弟的相处模式和真实世界中出入很大——Peter是个不折不扣的姐控,自从他加入复仇者后就开始秉承“一切听从Wanda”的原则来处理问题,但显然在Erik自我幻想中还是比较喜欢他们做欢喜冤家,也许作为父亲的万磁王不太喜欢儿女太过和平相处,那会让他产生被忽略的强烈失落感。

她看见了Erik对快银和牌皇之间的态度,这有点不诚实,其实男人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那么介意这段关系,可能他在现实中所做出对Remy一切的不满都是为了刁难可能会插足父子关系的牌皇,但其实在Erik心里,他只希望Peter能够过得幸福,不必再遭受任何苦难。

她看见了Erik视角中的Scott和Logan,Jean笑了起来,她曾经被金刚狼误认为自己对镭射眼产生了非朋友之外的感情,但是两个当事人都并无此意,Scott对凤凰始终保持着一种尊敬甚至有点瞻仰的心态,他和自己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小队长在这个拥有强大能力的女孩面前始终有些收敛,而同Logan在一起时,Scott毫不在意的把所有的缺点和软弱都暴露给了金刚狼,并且对此无所畏惧。

Jean回过神来时看见Erik推着教授的轮椅从远处的草坪前路过,事实上,教授仍然失去了双腿而且也不再有浓密的头发,女孩看见男人把教授安置在湖边的树荫下,然后自己走到一块空旷的园地上给Nina和Nina的母亲的墓碑前放下了两束花——那是所有逝去的X战警沉眠的墓园——教授重建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开辟了一片纪念那些为变种人奋斗的战士的土地,而对于在意外中丧生的Nina和Magda,Charles也给予了相同的待遇,足见教授对于万磁王所遭受的生离死别有多么感同身受。

但是那个女孩仍然不能醒来,也不能同Erik和Charles一起在滂沱大雨中湿漉漉的跑回学校,不过Jean想世界一定会记住这个匆匆来过的天使。

原来Erik的理想国从来没有充斥过杀戮和战火,他所想要的其实和教授一样——平静的生活和与普通人相等的权力,只是命运总是把他捉弄的狼狈不堪,所以万磁王只好用仇恨来报复曾经伤害过他的敌人,甚至妄图重建秩序来满足安逸的渴望。

万磁王在那对母女面前站了一会,又走到了Alex的墓碑旁边,他没有放下花也没有开口,只是伸手摸了摸那块僵硬的石头,接着他转身离开了这块埋葬了太多灵魂的土地,朝着Charles的方向走去,女孩看见他们交换了一个吻,然后Erik推着教授的轮椅沿着草坪间的小路继续前行。

Jean擦了擦流出来的眼泪,她知道这些美好的幻想终究不能成为Erik的天堂。

Fin

评论(42)

热度(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