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 How to bring our parents together (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 How to bring our parents together (如何撮合我们的家长)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05

预警:主要角色冲突

——

教授和万磁王吵架了,因为两个人的理念第一百零一次发生了冲突——Erik替Raven代了一节战斗训练课,原因是Hank生病了需要人照顾(虽然野兽坚持声称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但魔形女仍然坐在他的床前以桶的计量单位给他灌水)在Danger Room里某人在孩子们受到生命威胁时竟然无动于衷的站在一边袖手旁观,正好被赶来视察进度的校长撞了正着。

“老天,那个机器人的手臂就要砸到Kurt脑袋上了,你就在旁边这么看着!”Charles把学生赶走后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男人,“他出事了怎么办?”

“他是X战警,不是你的小宝贝,”Erik用那种哄孩子的口气怜悯的说道,“他已经超过三岁了。”

“我想这和他多大了没什么关系。”

“好吧,但是别忘了他是个拥有超能力的变种人,况且不是每次发生危险的时候我们都能在身边保护他们,”Erik停顿了一下,似乎在观察教授的表情,“你不可能在他们身边守一辈子。”

“别说那些没用的,孩子们在你身边的时候你都不能保护好他们。”Charles有些失望的朝着已经熄灭灯光的屋子里看了看,“我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受伤。”

“他们得学会自己面对这一切,我们不必插手。”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那我开办这个学校还有什么意义?!”

“你为什么总是曲解我,该死的,这和学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不希望那些小鬼过度依赖我们!”

最终的结局当然是两个人不欢而散,Charles回去后把Erik的枕头和被子通通从卧室里扔了出去并诅咒对方一辈子不举,并在所有人面前声称除非Erik向他承认错误自己才会重新让万磁王获得床铺的使用权,不过这种行为在那个男人眼里和挑衅无二,因为他绝不认为自己的那一套理念有任何瑕疵,所以Erik在学生们围观中一脸淡然的抱着自己的床上用品搬进了书房。

冷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本来孩子们已经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自从Erik留在学校、并成为了他们的任课老师后,教授和万磁王之间的争吵从没有停止过,小到今晚的沙拉要不要加紫甘蓝,大到要不要签政府的和平条约,总之,他们之间没有一天是风平浪静的,Jean曾亲眼看见这两个人一直互相抨击着对方走进卧室,然后不一会里面就传来了Charles因为某种运动而发出的呻吟。

“也许这是angry sex,”女孩们凑在一商量着把这件事写进最新一期的杂志,“他们大概喜欢这种做爱方式。”显然在孩子们眼中,X教授和万磁王的争论早已不再是什么核危机,而成为了某种调剂生活的情趣。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Charles拒绝和Erik说话,拒绝和Erik对视,甚至拒绝和Erik同处一室,老天,Raven不得不把餐厅分成两部分,然后将万磁王和一些年纪稍大一些的孩子请到另一张桌子上。

“你们闹够了吧,”魔形女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她今天看见教授和Erik在走廊上相遇了,在他们谁都不肯给谁让路后造成了交通堵塞,“你们倒是开心了,苦全是我们受了。”她不停的往自己嘴里塞着爆米花,并跟Charles声称自己需要更多的犒劳和假期。

“我说了,他不道歉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完了。”教授的态度很坚决,他绷着一张脸自己推着轮椅去了阳台。

“搞什么,又不是热恋期的青少年。”Raven看着对方的背影嘀咕了一句,“那些小家伙都比你们成熟。”

提出要撮合他们复合的第一个人是Jean,Scott、Jubilee、Kurt、Ororo和Warren立刻表示举双手赞成,介于Erik最近在课堂上的表现堪称灾难,他们不仅作业加倍平日测验也全都得了B以下的分数,这意味着暑假旅行的出游计划将要泡汤,而孩子们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我建议直接把Erik塞进教授的房间,”Scott说出了自己的方案,“以他们原来那种处理问题的方式,大概没有什么事是上床不能解决的。”

“你以为他是你和Logan吗,”Warren立刻用挖苦的口吻讽刺回击了刚被任命的小队长,“干就能解决问题。”

“况且你先告诉我怎么把Erik塞进教授的房间。”Jean也觉得Scott方法行不通,毕竟那是教授,最强的心灵控制者,她可不希望明天醒来时万磁王又变成了什么自我认知奇怪的生物。

“闭嘴,Warren。”Scott翻了个白眼,虽然没人能看得见。

“我说错了吗,”天使似乎觉得对方的反应相当有趣,忍不住继续向镭射眼开着嘴炮,“你上次不是在他房间……Wow,很精彩。”

“你没有资格说我,”Scott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虽然他成熟后再想起现在的态度来相当可笑,“当然,假如你能证明你和Kurt是清白的话。”

“我……我们还没进行到那一步。”蓝皮肤的变种人抱着自己的尾巴小声辩解道。

“行了,”Jean终于听不下去了,她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圆桌会议上的三位男性,“介于女孩们还都是单身,我希望你们可以停止这种炫耀的行为。”

“我们不是——”

“在我们看来就是这样的没错。”Ororo和Jubilee异口同声的附和道。

“或许可以去劝劝教授,”Kurt看了看大家,在得到了所有人无可奈何的表情之后怯生生的解释道,“我……我只是觉得劝教授比劝Erik要容易多了。”

“如果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我们现在早就不坐在这了。”Warren撇了一眼低下头的夜行者,又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过分,抬起满是钢片的翅膀小心翼翼的悄悄蹭了蹭Kurt的尾巴。

“真体贴。”Scott发现了他眼皮下的小动作,其实所有人都发现了,但只有镭射眼管不住自己想要多嘴。

“Scott!”

还没来得及等到Warren发作他们的会议就因为其他来客的到访而被打断,金刚狼叫着镭射眼的名字从后面突然冒了出来,Logan穿了一件脏兮兮的贴身白色背心,手里还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冰啤酒站在娱乐室的门口,他皱着眉头环视了一圈坐在一起聊得起兴的小家伙们,“你们怎么还不睡觉?”他显然不知道自己刚才曾一度成为话题的主角,“这都几点了。”

接着他们面面相觑的看着他们的历史老师把Scott拽了起来,几乎是用拎的姿势提回了卧室,很明显,Logan的“你们”特指的是镭射眼而绝非其他人,而小队长虽然一直在不断挣扎、咒骂以及捶打对方,但并没有使用镭射能力把对方轰出去。

“Wow,这才叫体贴。”等到剩下的人回过神来后,Warren先用一句补刀作为会议重新进行的开场白,但他发现他的话并没有引来大家的笑声后又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他们最后也没商量出什么结果,Jean宣布解散后大家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现在确实挺晚的了,不知道Scott睡的怎么样,或者,被睡的怎么样,凤凰耸了耸肩,管他们呢,当务之急是先解决教授和万磁王之间的恩怨情仇。

“老爸又和教授吵架了,”Peter读完北极星的来信后冲着Wanda扬了扬手中那张皱巴巴的纸,“看起来挺严重的,”快银分析了一下局势,“他们分居了。”

猩红女巫嗯了一声,然后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她正在研究一份菜谱,端详了那几行字半天后往汤里撒了一大把辣椒。

“你不关心下原因吗,”他超速移动到灶台旁边并在姐姐来不及看见的时候拿起勺子舀了一点放进自己的嘴里,“味道不错。”

“很正常,没什么可关心的,”Wanda平淡的回答道,她拿过弟弟手里勺子自己也尝了一口,接着发出了为自己厨艺叹服的赞许声,“他们哪天不吵架再告诉我。”

“但是这次老爸甚至搬出了Charles的房间,”快银把Lorna的话一句一句的读给Wanda听,“‘教授从那天起再也没有和Erik说过一个字。’”他挑了挑眉,“真可怕。”

“怎么,你想去当和平使者?”猩红女巫看了Peter一眼,带着点笑意打趣自己的弟弟,“我想你还是管好自己吧,介于某个法国佬送的玫瑰花已经快要烂在门口了但他的朱丽叶仍然不愿意见他。”

“拜托,这种时候就不要再开玩笑了。”

Peter小声嗔怪了一句,他上次和Remy商谈住在一起的相关事宜时因为生活习惯发生冲突而暴走,他先指责了牌皇的公寓“邋遢的不像是人住的”,又翻出旧帐“你该死的猫挠了我”后摔门而去,虽然对方当时没有追出来,但是之后的几天,复仇者大厦门前都被各种各样的花给塞满。

Wanda笑了笑,决定不再让自己的弟弟下不来台,她指挥Peter把做好的汤以及沙拉端到餐桌上,然后自己站在水槽边洗着要用的餐具,“那你去吧,”女孩头也没抬,“记得回来时帮我带一包芝士粉。”

快银来的时候Charles正坐在桌前看书,教授对他的出现没有表现出一点惊讶,只是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继续一言不发的盯着眼前的东西,虽然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自己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我知道你是Erik的儿子,”过了十秒钟后教授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但是这并没有什么什么用,我在等他的道歉。”

他这辈子几乎没有得到过万磁王一句道歉,哪怕是当时对方在古巴海滩上把子弹打进了自己的脊柱,他承认他想看到Erik向他低一次头,而不是让自己做那个妥协的人,Charles其实绝非什么软弱的人,但为了那个男人他的确做出了太多牺牲。

“好吧,老实说我确实是想来劝劝你的,”Peter大方的承认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我觉得我老爸可能比你还固执。”

Charles一言不发的看着银发青年。

“但是现在看来,”快银鼓起腮吐了口气,“我还得向他打张亲情牌。”

“你可以打任何牌,介于你现在不缺牌友。”

“天哪,教授,”快银笑着感叹,“连你也来这一套。”

他话音未落便瞬间从屋子里消失了,地上是撒了一地的扑克,Charles坐在轮椅上艰难的弯下腰拾起来一张黑桃K,翻过来看到背面用自己惯用的红色钢笔潦草的写了一句“祝你好运,教授。”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桌子,惊讶的发现那只笔已经从笔架移动到了文件夹上。

Charles微微笑了笑,把那张纸牌装进了自己口袋里,“你也好运,Peter。”他默念了一句。

Peter到达Erik房间的时候,万磁王正抱着枕头往门口走去,恰好和冲进来儿子撞了个满怀,这场景与他们上次相认前所发生的一模一样,他们各自倒退了一步,幸好中间隔了个柔软的东西,否则现在他们父子两个都应该倒地不起。

“Peter?”

ERIK对于银头发小子的出现感到猝不及防,他上下打量了对方两眼后把手中的东西放到了一边,走过去抓住快银的肩膀迫不及待的问道,“你是从Charles哪里来的?”

“没错,”Peter拿起被老爸放到一边的枕头,“你拿着这个要去哪?”

“去找Charles,”他停顿了一下后艰难的吐出了后两个字,“道歉。”

快银难以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从没想过会从万磁王嘴里听到这个词,他本以为自己需要花费一番口舌后最终无功而返,Peter不是没有想过自己说服Erik的可能性,但是他粗略的计算了一下概率小于等于百分之五。

“那可,真不错。”被吓到的银发青年结结巴巴的说道。

“不过这些话我也就跟你说说,Peter,”Erik咳嗽了一声,并确保四下无人,“我从未相信过Charles那一套,那些扯淡的、空口无凭的护犊言论。”

“我知道,你道歉并不是因为你被他说服了,老爸,”Peter努力为父亲挽回一点尊严并帮他找到了一个台阶下,“伟大的万磁王从不低头。”

快银觉得这些话愚蠢透顶,但是因为对方爱听,他必须硬着头皮继续编造下去。

“而唯一能使你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你深爱着Charles,”快银说出来后觉得自己都要被这些矫情话恶心吐了,他记得每次号称法国人拥有无数浪漫细胞的Remy有开口要说出类似言辞趋势的时候都被自己及时捂住了嘴,Peter讨厌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就算对方是真心无误,“承认吧老爸,你深爱着教授。”

他们猜Erik应该是和Charles和好了,第二天上课时他终于不再以一副苦大仇深地表情刁难学生,据不可靠消息称昨晚他已经搬回了教授的房间,但是今天早晨学生们依旧看到他神清气爽的从书房里走出来,并自然而然的坐到了Charles旁边吃着早饭,而教授也稀松平常的和万磁王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除了稍微还有点紧缩的空气,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个培根好挺好吃的。”

“你喜欢?我盘子里的这份给你吧。”

“好的,谢谢。”

“再来点牛奶吗,还是喝点橙汁?”

“都行。”

魔形女冲着Hank翻了个白眼,似乎在说“该死的情侣”,他们很偶尔才在餐桌上调一次情,通常最后都是以野兽有点不太好意思的缄默而结束,但Charles简直把这种“餐桌礼仪”当成了家常便饭,而在Raven站出来指责他要给学生树立一个好榜样时,对方又把这些秀恩爱的行径解释为自然而然的真情流露。

“他们又好了,”Jean咬着一片面包坐到了Scott的前面,“还是Peter厉害。”

“是的,”镭射眼合上了书,抬起头来看着对方继续说道,“我想我们今后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这确实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高层之间的敌视和隔阂已经消除,这意味着他们早上在餐厅吃饭时不必看到教授沉默不语的用叉子戳烂盘子里的西兰花和土豆,也不用担心Erik沉着一张脸以下一秒就要暴走的状态给他们上课。

Scott怂恿Jean钻进教授的大脑里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和好的,如果他再长大点一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但那时候他还是个念高年级的孩子,拥有对一切未知的好奇心,“好吧,”Jean答应了,其实她自己也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些兴趣,女孩闭上了眼睛,集中注意力去搜寻教授的意念。

大概只过了不到十秒钟,Jean猛的睁开了眼睛,她的脸有些发红,踯躅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说出来,最后只好假意掩饰的咳嗽了两声,然后冲着小队长露出了一个有点尴尬的微笑。

“我猜,”凤凰停顿了一下,想要组织合适的语言去向Scott的解释,“事情有点复杂,你可能不太想知道他们现在正在干什么。”

Jean和后桌的男孩对视了一眼,虽然她看不到对方的眼睛,但她知道他们正在对视,三秒之后,Scott也有些不知所措的扯了扯嘴角,以此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教授今天没来吃早饭,”红色头发的姑娘耸了耸肩,“显然他已经在卧室里用餐了。”

“天哪,Jean!”镭射眼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我知道,但拜托别说出来!”

作为一个读心者,Jean感觉今天又是艰难的一天,无论她在何时何地捕捉到教授的意识时总是要被迫接受色情信息。

也许Scott一开始就是对的——虽然他们彼此之间的确需要统一意见或者道歉,但没有任何一件事是上床解决不了的。


Fin

评论(15)

热度(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