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When we talk about sex with children(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When we talk about sex with children(当我们和孩子谈起性)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04

预警:无节操话题。

要考试了,以后会更的慢一些。


——


Charles没事干的时候最喜欢做的就是给Lorna编辫子,她的头发和Erik一样都是在阳光下有点泛金的暗棕色,长而浓密还微微带些卷曲,其实在万磁王的众多子女之中,只有Peter搞了特殊,其他人或多或少的遗传了Erik一点特征,只有快银跟他老爸站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不像亲生的。

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今天像往常一样正坐在Charles轮椅前的小凳子上,她挺直了脊梁,把自己调整到能恰好让对方以最舒服的角度给她梳头的姿势,这个场景被万磁王看见过数次,他一开始曾嘲笑Charles为“温柔的妈妈”,后来又痛心疾首的向教授道歉,期间个中原因无人知晓,不过学生大概都能猜出一二。

总之,被Charles脑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惹毛了最厉害的心灵控制者谁都不知道今天的自我认知会是个什么东西,上一次Jean看见Erik在学校外的草坪上站了一天,头随着太阳的升起下降从东到西旋转了整个周期,她大笑出声,并在下课后单独请教教授如何让人以为自己是一株向日葵——她对植物那一部分研究的还不太透彻。

“教授,你很喜欢Erik吗?”Lorna从镜子里看着Charles埋在她头发后面仅露出一只的眼睛语气认真的问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和Wanda学得直呼父亲大名——猩红女巫偶尔才会喊Erik一句老爸(还是在她心情好的时候)——而现在唯一的乖宝宝Peter还仍保持着对父亲发自内心的敬畏。

“女孩们都是公主。”Charles笑着抱怨,但却没有责怪那个男人的意思,他一直幻想自己有个女儿,如果他真的有一个,他所做的可能会比万磁王对姑娘们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如今他没有,以后也不太可能会有的情况下,教授对Wanda和Lorna的态度相对Peter来说也纵容许多。

“那也有你的一份功劳。”Erik不置可否。

“是的,我很喜欢他,”Charles大方承认,他一直认为所有的爱都应该坦然,在孩子们面前更不需要躲藏,“从很多很多年前开始,那时候还没有你。”

他第一次从海中把命悬一线的Erik救上来时他觉得自己就爱上他了,那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万磁王,也没有什么X教授,人类甚至还不知道变种人的存在,他以为自己会和Erik一起经营起这个泽维尔天赋学院,和招募来的那些孩子生活在这里,说不定他们现在也成为了Scott、Kurt这帮人的老师,不过兜兜转转,除了Raven和Hank都已经不在了。

“那个时候你和他做了吗。”沉浸在掺杂了些许痛苦回忆中的教授本来已经有些神游,但Lorna的话像是从天而降的一场冰雹噼里啪啦砸在他的头上,“你说什么?”Charles有些惊恐的看着对面镜子中北极星无辜的表情,她以为教授没有听清,那双纯洁的灰绿色眼睛忽闪了几下后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我说,你那个时候和我老爸上过床了吗,教授。”

女孩的语气既不像是揶揄也不是在挖苦,这多多少少让Charles在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这代表Lorna还是个天使,而没有在偷看学院内部的成人分级杂志后摇身一变为天使面孔的恶魔(虽然后来证明他看走了眼,他承认他对Erik一家总是看走眼),在庆幸了几秒钟过后教授又开始为难起来——难道这种事也要跟孩子毫无保留的讨论?

而且,北极星还不到探讨和谁睡觉的年纪吧。

“我想现在说这个还有点早,亲爱的,”Charles给她编好了头发后想要努力岔开话题,或者把Lorna快点打发到别处去玩,“你不是一直想坐Scott的摩托车,我昨天跟他说好让他带你出去兜风。”

大概是她年纪还小的缘故,听到大人说起自己心心念念的事情立刻抛弃了刚才还萦绕在心中的疑问,北极星被“Scott的摩托车”这几个字所吸引,她立刻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甚至没来得及向教授告别就跑下了楼。

“看来还是得找Erik聊聊了。”看着Lorna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时,Charles满脑子只想着这一件事,这是他为数不多想要和那个男人商量什么些的时候,而其他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在因为理念不合争吵。

北极星和镭射眼卡着晚饭的点回到了学校,女孩兴奋的双颊发红,不停拉着Kurt的三根手指絮絮叨叨讲着城里的见闻,而那个蓝皮肤的瞬移能力者则一直跟着Lorna傻笑,他们交谈的声音引来了其他孩子的兴趣,介于学生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得在学校里度过,外面的世界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充满了无限的吸引力和新鲜感。

Charles坐在远处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自己被幸福充满,无论过程多么艰难,他最终还是达成了他的理想——一座学校和一群小鬼,他差不多快忘记了中午给Lorna梳头时发生的事情,直到Logan走进来朝Scott喊了一句“车库门坏了一直没修,我给你停在外面了”,看到男孩冲着历史老师点了点头的教授才意识到,今天下午Lorna的旅程应该是三人行,而且多半是某人非得插足进去。

想到行程中的成员有一个是Logan,教授不自主的紧张起来。

“我们去了电影院,”Erik的小女儿跑去向Charles炫耀道,“售票员以为我是Scott的女朋友,还问我为什么年轻人约会老爸要跟着来。”她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站在一旁拧着眉头看她的金刚狼。

糟了,Charles现在心里只有这个,他顺便想起了上次Erik跟踪他儿子和牌皇约会的事情。

“我坐在他们俩的中间,Logan给我买了一桶爆米花让我闭嘴安静吃,然后他隔着我对着Scott说——”Lorna清了清嗓子,准备模仿金刚狼低沉沙哑带着点威胁的语气(虽然从她嘴里讲出来依旧又尖又细还十分滑稽),“‘要不是这个小鬼在这儿,我一定会在电影院里干死你,老天,如果这个小鬼不在我们为什么要来看这个该死的电影!’”

教授把视线投向了Scott,接受了目光洗礼的青年怒视着身旁的Logan,虽然学院里没人不清楚他俩的关系,但是这些话让Charles知道也足够尴尬了,可Lorna只是个孩子,作为孩子中的领袖,镭射眼不可能迁怒于一个小女孩,况且那些下流话也确实是出自金刚狼之口。

“后来在回学校的路上,Logan对我和Scott骑一辆车很不满意,他骑了另一辆车和我们并行,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女孩继续说道,“我问他‘你和Scott的睡过吗’,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没你老爸和Chuck睡得多’
,所以他就是承认他们睡过了,但是我问Scott的时候他却不肯承认。”

Charles决定不去纠正北极星脑袋里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了,反正她早晚要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对性都是一种好奇的态度,教授觉得自己可以容忍,也可以原谅,毕竟这个小鬼还是个没有完整三观的未成年人,在衡量了一下利弊后他决定放任Lorna继续自我探究,但是教授可以放过Erik的女儿,却不能放过在孩子面前讲这种话的金刚狼。

于是隔日Logan当了一天的拉布拉多,还被Scott用教授的相机拍了下来。

“我不管那只野狼到底是谁,但是他给我女儿灌输这些东西我绝饶不了他!”虽然金刚狼已经得到了教授的惩罚,但Erik听完后还是怒气冲冲的准备去教训Logan一顿,他本来就看对方很不顺眼,这种易爆炸的情绪因此被完全点燃,幸好正巧赶回来的双胞胎姐弟及时阻止了这场可能会引起学校再一起倒塌的战役。

“他怎么会发这么大火,”Peter看见姐姐和教授正在使用意念能力拉开Erik和Logan的距离,这让他有些奇怪,虽然他所知道的父亲具有无人能及的反社会人格,但绝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所以快银希望作为当事人的妹妹能够给他稍微说明一下情况,“Logan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Lorna摇了摇头,她拽着银发男孩的夹克津津有味的看着远处四个人的内部大战,Peter已经能从北极星的面部表情判断以后她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小女巫,并不是Wanda名号上的那种,泽维尔学校根本关不住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鬼,事实证明快银的猜想是对的,在Lorna成年后不久的一天,因为和父亲争吵展开了一场能力较量后离开消失了许久。

“Peter,”她突然扬起头叫了哥哥的名字,“你和那个叫Remy的家伙睡过吗?”

“什么?”快银的反应和教授一模一样,但唯一不同的是他看出了Lorna是个切开黑,但是一向喜欢把别人、尤其是孩子往好处想的教授那时还天真的认为对方只是在提问。

“我说,你和他有没有,”女孩露出了非常甜美的笑容,“上床。”

“你从哪儿听说的,”Peter皱起了眉,他有点哭笑不得,“你还太小了点。”

女孩望着他,不说话。

“好吧,如果你要听实话,”快银摊了摊手,“没有。”

Lorna继续盯着哥哥的眼睛,一脸的不信任。

“别这么看我,小鬼,”Peter已经戒掉了随时都要吃口香糖的习惯,虽然这在他想吹泡泡来掩盖内心的紧张时有点难受,他伸出手揉了揉小姑娘干燥的头发,“没有就是没有。”

不过快银说的是真话,况且他向来不会撒谎,尤其是对着自己的亲人更不会。他甚至还没有和Remy同居,那个有些落魄的法国男人依旧住在自己破旧的廉价公寓里,日夜颠倒的在地下赌场靠牌技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想到这里他就来气,那个混蛋收了名片却至今不肯来学校碰碰运气。

其实Charles得知他们俩交往的事情后还曾经邀请过Remy加入学校的大家庭,但是仍然被牌皇婉拒了,教授向Erik和快银隐瞒了这段碰壁的经历,不过最终还是传到了Peter的耳朵里,可等到他去拷问自己男朋友时,对方却一直矢口否认。

“别开玩笑了,”男人把吧台上的果汁推给了旁边的银发青年,并无视了对方强烈抗议自己已经是成年人可以喝酒的激烈言辞,“招募我?Charles可是和你老爸穿一条裤子的。”

这件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好吧,也许你太保守了,”眼看Wanda和Charles就要拉住这场大战,看够了好戏的Lorna决定离开现场,“Logan就说过他要干死Scott这种话。”

“Logan在你面前说了这个?”终于捕捉到重点的Peter点了点头,“我知道老爸为什么这么生气了。”

“唔,其实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北极星用一种小孩自以为是时才会用的语气说道,“现在是开放年代。” 她装的完全像个过来人一样,快银不得不承认教授说她完美复制了Erik的中二病是对的。

“你们这些自认为很酷的小女孩,虽然现在是二十世纪,但你也不能想跟谁睡就跟谁睡,”被母亲、父亲、教授、姐姐加起来教育了二十多年的Peter终于找到了一个教育别人的机会,这个别人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现下的情况让他不由自主有些飘飘然的感觉,“那一点都不能标榜你的个性或者其他什么的,真的。”

“可是Scott也就只有不到二十岁,而且学院内部杂志还写过Warren和Kurt的成人级故事,他们甚至比镭射眼还小一点。”受到来自快银教育的北极星表示了她的不服气。

“首先,你偷看了你不该看的东西,Wow,我该先向老爸还是教授告这个状,”Peter假意威胁道,他发现说教别人真的是件很爽的事情,怪不得Erik那么愿意辖制自己,他的确从中找到了满足的快感,“其次,那是因为他们确认爱着彼此,和谁睡觉绝不是一种时尚,亲爱的。”

教授和猩红女巫终于成功的控制住了Erik和Logan,前者被Charles脑成了一株仙人掌而后者被赶来的Scott拖走,好心的Jean路过时本打算帮自己的物理老师解开“咒语”,但教授的心灵控制能力加上Wanda制造的沙漠幻觉过于强大,即使是身为五级变种人的凤凰女在还没能完全学会掌握自我的情况下依旧无能为力。

“你不能和任何人动手,”等到万磁王恢复正常已经是一天以后的事情了,教授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严厉的警告,“Erik,这是学校,不是角斗场。”

“是吗,可我女儿脑子里现在都是些乱七八杂的东西。”男人还是无法平息燃烧的怒火。

“你要学着相信别人,Lorna会成为一个淑女的,”Charles觉得他所谓的“英国贵族式教育”终究有起效的那一天,“她只是好奇。”

“我说过她了,她没反驳我,”一直没发言的快银被他的两个家长吵得头大,实际上从他认识他们两个起这样的情况就没停过,他习惯性的站到了教授的阵营,“应该是默许了吧。”

“我可不觉得那个小家伙会忘掉。”Erik冷哼了一声表示不屑,教授只好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了态度中立的Wanda,希望说话颇有分量的女孩能够劝男人几句。

“抱歉,但这次我站在Erik这边。”Wanda从教授的轮椅后走到了父亲的身旁,万磁王有点意外,但接着就冲他的长女抛去了一个肯定的眼神,虽然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无视了——她并没有支持老爸的意思,她不过是向来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我的小妹妹以后会是个真正的女巫,”双胞胎姐弟不愧被传言拥有心有灵犀的能力,Wanda补充的话和Peter曾经在心里想的一模一样,“不是字面称号的那种。”

也许这一次万磁王和猩红女巫是对的,正当女孩的两个家长和她的哥哥姐姐正在为如何处理这件事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Lorna趴在娱乐室台球桌的桌沿上看着Warren一边一个人打球一边用调戏的口吻揶揄着用尾巴倒挂在房梁上的夜行者,那个蓝皮肤的变种人一开始还战战兢兢的和天使争辩,后来他一下子从天花板上消失了,瞬间又跳到了Warren的背部,把长着翅膀的男孩整个压在了地板上。

翅膀上的钢片飞了一屋子,北极星完美的控制它们拧转方向插入了墙壁。

体位很快又被翻转了,现在躺在下面的是Kurt。

Lorna在两个不断互相拉扯的变种人面前蹲了下来,她漂亮的灰绿色眼睛盯着面面相觑的天使和夜行者,露出了她招牌式的甜美微笑。

“所以,这是你们平日的体位?”

Logan是冤枉的,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内部杂志的错,而内部杂志是教授决定发行的,所以如果真要追究责任,身为校长的Charles应该脑自己。

但是X教授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的理念是错的,这一点他和万磁王惊人的相似。

Fin

评论(23)

热度(1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