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Gamquick】Fighting a battle of date!(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 Fighting a battle of date!(约会大作战!)

前请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03

一点感谢的话:我脑子一直不太好使(╯°Д°)╯︵ /(.□ . \)还手癌严重😂谢谢所有指正我各种错误的GN

对于是Lensherr还是Lehnsherr的问题我特意研究了一下网上各种版本的百科,发现情况对半劈,为了减少麻烦我以后尽量不使用这个称呼(对我就是这么懒😂

预警:设定还是在胡诌。

——

“可乐,”Peter对着麦当劳的打工小哥竖起两根指头,顺手推了推架在头顶上的墨镜,“两杯。”

他今天起了个大早,还偷偷拿了姐姐的定型水往平日里乱蓬蓬的鸟窝头上抹了了半瓶,虽然被Wanda知道后没收了Erik给他的零花钱——“它很贵”——猩红女巫如是说道,为了能争取完整一天的空闲时间,向来爱偷懒的银发小子上个月像发疯一样揽下了其他人各种不爱做的杂活。

“像是个不会停止的银色陀螺。”

复仇者们这样评价万磁王的儿子。

但是一切都在获得假期批准后有了意义,之前那些暗无天日的工作几乎把这个每天泡在地下室吃冰棍打游戏的小青年压垮,上次他和姐姐一起去收拾敌人的时候竟然在飞机上打起了盹,头歪在Wanda的肩膀上,口水流了女孩一身。

“还需要点别的吗,先生?”戴着有麦当劳标志帽子的服务员在机器上敲打了两下,然后抬头继续询问眼前的客户,“我们有新推出的汉堡。”

“是的,两个。”得到肯定答案的点餐人员又用手指在机器上点了几下。

不过这句话不是从Peter嘴里说出来的,有个高大的男人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用他带着点法国口音的语调接道,店员小哥看到他把胳膊搭在眼前银发青年的肩膀上,头上扣了一顶几乎要把眼睛遮住的可笑礼帽,他说完话后张嘴打了个哈欠,并用手肘撞了撞前面顾客鼓起来的腮,脸上挂着一副吊儿郎当的笑容。

“竟然准时,”快银撇了撇嘴,看了一眼手腕上表盘的指针,头也没回的说道,“没睡过头,真难得。”

“当然,”对方好像已经习惯了他的挖苦和调侃,他用两只手臂从身后环住了Peter的脖子,并把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某人难得赏光。”

“你昨晚竟然没约两个辣妹陪你一起在赌桌上过夜。”

“我约了,但是没过夜。”

眼看两个人就要当众开起嘴炮,前台点餐的服务员觉得自己有义务也有责任保护在场其他顾客的用餐环境以及单身人士的复杂心情,况且这俩后面的队伍也有了要加长的趋势,再不把他们打发出去店长估计也要暴走。

“呃,就要这些吗,”内心波涛翻滚的快餐店临时员工假装镇定的重复了一遍他们的点餐,“两杯可乐和两个汉堡。”

他们每次约会都会从吵架开始,通常是Peter先开始揶揄,然后Remy再把他惹到炸毛,大概牌皇觉得某人发起火来就像是他怀里张牙舞爪的小猫,快银也曾向Charles抱怨过那个男人的劣性——满身散发着玩世不恭和自以为是的Remy总让自己忍不住想要嘴贱两句,但教授却没有安慰他,反而一针见血点出Peter明明很享受这种争执中擦出的火花。

如今他们还是在一起,而且竟然一次分手也没对对方说过,这让Peter自己都很惊讶,他无数次在复仇者大厦里当着同事的面发誓今晚就和那个混蛋一刀两断,结果隔天又被看见某个银头发小鬼不断从对方手里抢着薯片走进工作大楼,所以后来他们都决定再也不相信快银那些从来没有被兑现过的分手誓言了。

“我弟弟就是瞎了眼看上他了。”

女巫耸了耸肩,对着一众围观准备看热闹的复仇者说道,“大家散了吧。”

“火气怎么这么大,小家伙。”Remy两只手臂放在桌子上,一张放大的脸突然凑到了Peter面前,“你没睡醒?”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对方的眉眼和嘴唇,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让他心跳加速又怒意丛生。

“别离我那么近。”快银用一只手掌把他的整张脸推到了一边,开始吃第二个汉堡,开玩笑,他本来也没打算留给对方,这种耍脾气的行为在Remy看来可爱极了,他忍不住想像对待自己的宠物一样捏一下Peter被食物塞满而鼓起来的脸颊,他也这么做了,然后手背上立刻挨了不轻的一下。

男人全程单手撑着下巴带着笑看着对面的人在十五分钟之内解决了餐盘上的所有东西,风卷残云的扫荡过后还抹了抹嘴,“再给我来个派,”他指挥着自己的男朋友,“香芋的,不,还是菠萝的吧。”

Remy起身的时候发现远处角落的小桌子上坐了一个戴着咖啡色大墨镜的男人,那副品位极差的墨镜几乎遮住了他半张脸,还有身上搭配的那件丑爆了的深紫色格子衬衫,眼神再往下面扫过去,是一条洗得褪色的宽松工装裤,如果不是他手腕上戴了最新款的名表,牌皇毫不怀疑他是某个刚从工地搬砖回来的穷光蛋。

不,也许他是个抢劫犯呢,Remy感觉自己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他的目光不自觉看向Peter的方向,脑内已经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该死的,这个混蛋不会看他的小男朋友长得可爱从他开始下手吧,而这时关心则乱的牌皇已经忘记了对方也是一个能力完全不输给自己的三级变种人和复仇者。

等等,为什么这个穿衣风格超级糟糕的家伙一直在盯着他看,虽然被墨镜挡住了眼睛,但是生活在鱼龙混杂赌场里的Remy也能感觉到对方两个大镜片底下流露出的杀气和敌意,那个中年男人的视线一直粘在自己身上,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两眼后的牌皇终于找到了那个差品味男人的一个优点——身材不错。

“我们走吧,”手里握着两个香蕉派的牌皇回到座位上拉起了Peter的手,他一时紧张加上走神连东西都买错了,“那个人很奇怪。”他紧皱着眉头对银发青年说道。虽然自己倒是什么都不怕,况且他还不认为有人能撂倒大名鼎鼎的牌皇,但是Peter呢,Remy可是向他姐姐保证绝不让这小子少一根头发——介于小家伙的老爸是曾经人人忌惮的反社会人格的万磁王,而他老爸的男友是变种人领袖X教授——活着才能继续在一起不是吗。

“胆小鬼。”Peter嘲笑道,他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但当他的目光顺着男友所指的方向望过去后就完全笑不出来,不光是笑不出来,他感觉自己连呼吸和心跳一块停止了。

爸爸!?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什么情况!?

Erik今天起了个大早,为了能够按时截获他儿子的行踪昨晚他甚至都没跟Charles做爱,因为他知道一折腾肯定又要到半夜,而自己即使体力再好也不可能三点睡觉六点起床,在纠结了十分钟后他还是决定叹气关灯,把已经脱好衣服的教授晾在了一边。

“你不行了?”Charles屏住呼吸躺了半天,发现身边的人没有任何动作,介于平日里他怎么拒绝对方都像个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停不下来,他不由得开始质疑现在Erik的无动于衷是因为不举造成的。

“明天晚上你就知道我行不行了。”万磁王因为被伴侣怀疑了性能力而感到非常不满但是却又无法向对方说明个中原因,他只好咬牙切齿的冲着教授抛下了这么一句,然后卷着被子翻身转向了另一边。

如果Peter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他一定会求Charles进入他爸的大脑,读一读那些想要跟踪自己儿子和男朋友约会的想法,他相信一向喜欢给孩子们留自我空间的教授一定会阻止父亲这种克格勃一样的行为,但是现在一切已经来不及了,万磁王早就活生生的坐在了他们附近。

“Peter?”Remy撞了撞他目瞪口呆的男朋友,听到数次仿佛来自天边的召唤后,青年僵硬的把他银色的脑袋转向了带着询问目光的男人,他张了张嘴,却一个词也说不出来。

Peter已经来不及向对方多解释什么了,他觉得Erik感受到了自己的视线,还紧紧盯了过来,银发小子咽了口口水,他猜想下一秒也许整个大地的磁场就会震动起来,当务之急是拯救自己和身边的男友,而不是坐在这里等着父亲把他拎起来,然后被用金属固定在椅子上看着老爸和牌皇开战,他反手扣住了Remy的手腕,拉起对方就冲了出去。

因为慌张快银不自觉的使用了他的变种能力,下一秒他发现自己已经停在了中央广场中间,被来来往往的人流挤来挤去,旁边是他扶着路灯因为高速运动有要吐趋势的年长男友。

“老天,你跑那么快干嘛?”平静下来的牌皇抚着自己的胸口直起身子,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已经距离刚才的麦当劳有两条街之远,“我感觉口袋里纸牌都要爆炸了。”

走在前面的快银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他不想破坏Remy的心情,在这个好不容易捞到一天休假的日子里,如果被约会对象知道自己老爸像是个间谍一样尾随观察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他敢肯定双方会因为争夺掌控权和主动权大打出手,从而使一天的计划全部泡汤。

他们被推挤着一直走到公园才得以从像沙丁鱼罐头一样的人群中伸出头呼吸,Peter向周围看了看,确认已经完全甩掉Erik才长出了一口气,Remy被他一惊一乍的反应搞得莫名其妙,但是善于察言观色的牌皇发觉对方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也就贴心的没有追问下去,他拉着Peter在阴凉处找了一个长椅坐了下来,然后去给到处张望的小家伙买推车冰淇淋。

吃着巧克力甜筒的银发小子稍稍放心下来,他靠在椅背上懒洋洋的张开四肢和旁边的男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可惜好景不长,他正因为对方一个笑话乐得直不起腰、整个身子都要靠在Remy身上的时候,突然看见他那打扮风格奇葩的父亲假装一脸若无其事的从他们眼前走了过去。

搞什么?!

他大概忘记了自己老爹具有一定的飞行能力。

Peter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整个冰淇凌塞进嘴里,甚至快的要超过他使用能力的时候,该死的,他老爸在距离他们二十米左右斜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拿着一张报纸遮住半张脸当作掩护,只有那双被墨镜罩住的眼睛露在外面。

“不要吃这么快,”Remy试图拦住他把蛋筒噎到自己口中的行为,“你会肚子疼的。”

Peter又开始一言不发,他觉得自己根本没怎么咀嚼嘴巴里的那些冻奶油,甚至已经有点不记得它们是什么味道了,他面色不善的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走了。”他硬邦邦的说道,然后还没有等到对方起身自己就先径直离开了。

Erik把报纸从脸上拿了下来,他看见Remy追着自己儿子的方向跑了过去,一只胳膊很自然的搭在了Peter的肩膀上,虽然从背影只能看出两个人是在交谈,并不知道他们正说着什么,但是之间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非常和谐而轻松。

假如非要说出为什么万磁王没有走上去把快银和那个家伙掰开的原因,大概是Remy全程并没有对Peter做出什么僭越的动作,如果排除他捏了自己儿子脸蛋的话。

他早就发现那个银头发小鬼看见自己了,但是Remy并不清楚自己小男友的父亲大人跟踪了他们一路,如果牌皇知道了应该感谢上帝今天自己没有对Peter动手动脚,否则现在他可能正被几把凶器钉在墙壁上无法动弹,而对面的万磁王只要稍稍动动手指就能让他血溅当场。

晚上七点的时候Peter把Remy送回了对方破旧的廉价公寓,小家伙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站在门前,在男人从怀里拿出钥匙的时候突然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胳膊。

“你有没有考虑换个地方住。”

Remy一开始没吭声,他带着点笑意注视着矮他半个头的银发小子,直到感觉Peter的手指又攥得紧了一点,“你想说什么?”他问道。

“我是说,也许你可以到泽维尔天赋学院去找教授某个差事,”Peter递给了对方一张被他揉烂的名片,“拿着这个。”看到男人没有伸手接过去的意思之后,他把那张在钱包里藏了十年的纸片塞进了Remy的手里。

“不了,”他不想给予自己小男友什么模棱两可的希望,于是非常明确的拒绝了对方的好意,“我挺喜欢这个地方的。”

他可以想象到进了那所学校后墨守陈规的作息和千篇一律的生活,或许那个叫Charles的变种人领袖会安排做哪一门课程的老师,周围围着一群与Peter年龄相仿的小鬼,唧唧喳喳的在耳边吵闹,和不同能力的同事打着交道,天天面见某人的老爸和某人老爸的老情人。

Peter有点失望,虽然他早就猜到了Remy有可能会回绝他,但是他仍渴望自己的感情能得到家人的认可,就算不能完全获得他们的同意,他也希望能让这个男人融入自己生活的圈子,起码Remy可以与自己亲近的人相互认识甚至了解,而不是需要Erik像盯梢一样暗中观察他们两个的一整天。

“好吧,”他这样说着还是把那张皱巴巴的名片塞进了Remy的衣服口袋里,说不定有一天这个顽固的家伙就想开了呢,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如果你想去的话随时都可以上门。”

Erik看到那个男人转身离开后心里被莫名其妙的滋味充满,他有点心疼自己的儿子,又有点遗憾那个玩牌的家伙没同意Peter的想法——如果他能有个正经工作或许自己会宽心一点(直到Charles点醒了他——无论是谁和Peter在一起你都会看那家伙不爽,你只是单纯不爽你儿子被抢走而已)——他承认他不太喜欢Remy,因为这男人看起来实在不怎么靠谱。

躲在拐角处的Erik正抻头看着Remy向他儿子告别并独自走进公寓时,突然感到有人从身后拍了他的肩膀,向来怀着巨大戒备心的万磁王几乎是下意识的反手狠狠桎梏住了来者的脖子。

“Peter?”

他松手的时候快银觉得差点就要窒息死在自己父亲手里,他张嘴急促呼吸了两下,确保足够的空气进入肺部后才开口说话。

“玩够了吗,老爸。”快银皱了皱眉,“你差点掐死我。”

不幸的是,这件事情最后还是被Charles知道了,因为Lorna在下午茶时间说漏了嘴,她一不留神就把哥哥的抱怨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虽然她立刻捂住了自己被松饼填满的嘴,但可惜的是她只有从Erik那里遗传的磁控力,而并非具有把时光倒流回两分钟之前的技术。教授的表情先是从不解变成了吃惊,接着又从吃惊转为了愤怒,他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紧紧盯着表情有些尴尬和不自在的Erik,但是为了保持在学生们心目中慈爱温和的形象,他最终没有当场发作。

他觉得自己需要在晚上单独找Erik谈谈孩子们的抚养问题了。

“你非得掌控一切吗,Erik,”Charles拧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用一个合适的词语去形容对方这种可笑的行为,“强迫别人去接受一些……不需要的好意。”

“我只是关心他,”男人为自己辩护道,虽然他也有点心虚,但是伟大的万磁王永远也不会承认自己犯了错误,无论是当正派还是反派,“他需要长辈的意见。”

“他已经二十多岁了,不是个婴儿。”

“好吧,也许我对他的照顾有点过头了,但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我们在任何事上都不能统一意见,我真是烦透了和你吵架。”

“就事论事Charles,不要牵扯到别的问题。”

“我没有以偏概全的意思,但你大脑里的想法总是那么狭隘。”

“我说了,不要把问题上升到其他高度,以前的事情和Peter无关。老天,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教授。”

……

家长们今天依旧为Peter的约会对象吵得不可开交。

Fin

评论(9)

热度(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