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How to deal with Children's relationship

Title: How to deal with Children's relationship(如何处理孩子们的恋爱关系)

前情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番外02

预警:设定依旧胡编乱造,时间线也开始胡编乱造了

——

一切都是从课堂上被Erik没收的那本内部杂志开始的,Jean在老师转身忙着用粉笔在黑板上罗列物理公式时突然笑出了声,尽管她已经极力压抑了自己的分贝,但是在格外安静的教室里还是显得十分突兀,Erik皱了皱眉,本来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那个红发小鬼,结果女孩以为老师没看见自己的小动作,偷偷把杂志传给了前坐的Ororo。

绰号为暴风女的姑娘兴奋的接过从桌子底下低空飘过的物体,只不过还没来得及翻开一页就看见面前出现了一只来自万磁王的手掌。

“拿来。”

白色短发的黑皮肤女孩一脸不情愿的把东西递给了绷着一张脸的任课老师——没人会违抗Erik,除非谁想和教授作对——随后假装集中精神的盯着被自己画的乱七八糟的课本。

“Jean,你来谈一下刚才小组讨论的结果。”

Erik对着读心者展现了一个标志性笑容,二十几颗牙齿全部从嘴唇后面露了出来,显然,他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

那是一本学院的内部杂志,由Raven主办,内容是从每一个学生那里征集的,但是魔形女通常不过问里面的东西,她每个月的倒数第二天负责收集好这一期的材料,然后全部扔给Hank排版印刷,通常这两天也是野兽最忙的两天,他不得不找几个学生当帮手,所以新一期内容总是会在上个月的最后一天提前流出来,但是没人在意,因为第二天他们就会收到人手一份的杂志。

这个主意是教授想出来的,美名其曰“让每一个孩子都参与学院生活”,甚至还想要在学院之外出版,让普通人也能了解变种人学校,但是他从来不插手任何事,所以最后还是Raven和Hank替校长做了苦力,后者没怎么抱怨过,但前者已经无数次在整理素材时把某人念叨的喷嚏不断——“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花样”。

Erik一次也没看过,他对于这些东西一直表示不屑,况且他猜也能猜到里面多半全写着Charles的各种大道理,他留下来并不是因为认可教授的那一套理念,拜托,他二十年前就不怎么认可,更不用说现在,不同于教授为孩子着想的心理,他呆在这里百分之二百的原因是出于他对Charles的爱。

但是今天的事情让万磁王对原本的认知感到怀疑,如果都是那些上纲上线的理论或者学院的风景照Jean怎么会表情失控,还有迫不及待想在课堂上偷看一眼的Ororo……他越想越觉得奇怪,最后忍不住打开抽屉拿出了在课堂上没收的战利品,一页一页的开始翻看。

天使与夜行者?

他并不知道两个孩子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虽然他的确观察到Warren很爱欺负Kurt,为此他还教育过长着翅膀的男孩许多次,但是从前一脸怯生生、出身马戏团的蓝皮肤变种人却似乎在对方的调戏中慢慢变得大胆活泼起来,这也许对那孩子来说是件好事?据杂志中某一位不知名的学生爆料,他曾目睹二人一起在娱乐室里打桌球。

男人失笑,他得承认看这些八卦有些可爱,尽管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看八卦的人,他更多的意外是源于这本杂志的内容,但又暗自高兴Charles没有搬出那一套“和平共处”言论并将他们印刷成铅字在学院里传播,不过教授有没有看过学生们的小秘密呢,或者说他已经读到了谁在爱慕谁,可Erik很快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年轻时的Charles也许会这么做,但是成为领袖的他绝不会在以偷窥别人的感情隐私为乐。

下一页。

小队长和历史老师的师生恋?

Wow!Erik看到这个劲爆的题目在心里暗暗感叹了一声,下面附着的一张大照片是刚来学校执教历史的Logan在课堂上对着第一排的Scott用钢爪竖起了中指,提供者Jean大大方方的注上了作为拍摄人的自己的名字,虽然事后被学生状告到校长那里,配图下面详细的文字讲述了Charles脑金刚狼——让他整整一天都以为自己是个六岁小女孩的后续故事。

对了,Charles那天还叫Jean帮那只野狼扎辫子来着。

不过这也能叫恋情吗?Erik摇了摇头,他都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热衷于这样表达爱意的方式,虽然Logan可能比自己还要大上一百岁,但是介于他常常失忆这件事来说也不过是个自我认知只有三十多岁的青年,而Scott,他甚至还没拿到学位,虽然Charles已经暗示过镭射眼两年后毕业时可以留校任教,并接替Raven担任X战警队长的职务。

不过万磁王可能已经忘记了,比起金刚狼竖中指的行为,他的失误造成教授失去双腿的罪过更加不可原谅,Erik在嫌弃凤凰女所坚持的“爱意”太过暴力时,大概没想过自己下手更狠。

下一页。

快银与牌皇不得不说的故事?!

Erik在看到他儿子的名字时眼睛瞪得老大,Peter不是已经跟着Wanda去当复仇者了吗,为什么这上面还会有他的八卦,如果以姐弟俩一个月回来一次的频率都能扒出什么故事,Erik不得不担心之后某期杂志的内容会不会出现他和Charles上床时的体位——这太恐怖了!男人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更重要的是,Erik对于Peter和那个玩牌的搅在一起的情况感到非常不满,如果不是担心Charles事后的冷暴力政策,他现在就想冲到复仇者大厦把自己儿子拎出了问个明白,或者在哪个偏僻的地下赌场找到Remy后剁掉他的手,他对那个银头发小子要求不高,随便是男变种人或者女变种人,但这个选择绝不是他期冀的对象。

他按着眉心又往后翻了一页,怒火中烧的看到了一张模糊的夜拍,照片的来源是匿名,估计是哪个学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晚上跑到酒吧去玩的事情——他们大多数都未成年,还处于不允许被兜售酒精的年纪——而如果被教授知道了结果可想而知。

他的宝贝儿子正被某个高个子男人按在墙上接吻,虽然像素和角度都很糟糕,但那一身银色的打扮都在告诉读者肯定不会再有第二个Peter了,Erik感受到了桌面上钢笔的震动,他的磁控力不自觉的随着情绪而失常。

Erik“啪”的一声合上了那本杂志,怒气冲冲的拿着它朝Charles书房的方向走去,他觉得应该说服教授管一管这群小兔崽子了,毕竟泽维尔天赋学院不是八卦社而是拯救变种人于水火中的革命基地——当然万磁王才不会承认一切都是因为看到他儿子的传闻才暴走(之前他明明看的挺开心的)——期间在走廊里看到了正在争夺零食的Warren和Kurt,他们拽着彼此的翅膀和尾巴原地转圈。

他走到Charles办公室门口时听见了里面传来了某人的咆哮,不用辨认就知道是Logan的声音,他驻足仔细听了一下就明白了是历史老师又在抱怨他的学生。这确实挺奇怪的,他联想到手中杂志的内容,Scott在所有老师眼里都是个好孩子,包括要求严苛的自己,但只有Logan能挑出小队长一百个不是。

金刚狼甩上门出来的时候与自己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个人都不自觉的避开了对方目光,他们两个一直不太对付,但达不到打架的程度,况且Logan也赢不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万磁王是他的天敌。

“教授,我觉得你该管管你的学生了。”

Erik双手抱胸站在Charles的书桌前,看着对方埋头改着作业的专注神情,这个角度他仍能发现教授脸颊上不太明显的小雀斑,当Charles听到自己说话后抬起头来时,那双自己已经从二十年前看到现在的蓝眼睛依旧十分迷人。

“你的开场白和Logan惊人的相似,Lensherr教员。”

男人因为听到对方将自己和Logan放在一起比较而非常不高兴的皱起了眉,但是他懒得计较这些不重要的事情了,Erik把从Jean那里没收的杂志翻到Peter那一页摊在Charles的面前,指着上面的文字给对方看。

“你看过这个吗。”

“当然,”Charles微微笑了笑,“我的意思是说,每一期。”

校长的回答让Erik感到非常意外,他以为是因为教授对杂志内容的放任而导致当前局面的发生,而从Charles的语调里可以判断他说的绝对是真话,即使Erik没有读心能力,但是他对这个蓝眼睛男人的了解已经透彻到由内而外了。

“如果是这样,你没什么想说的吗,教授。”

“没有,”Charles甚至还假装摆出了深入思考问题的神情,“如果非得说点什么的话,我觉得,很好。”

他的话把Erik噎得哑口无言,万磁王从没想到X教授也有不按套路出牌的一天,男人用他的手指使劲点了点写着Peter和Remy的那个银白色大标题,负责美工的Hank甚至还画了几只牌皇的爱猫当作整个版面的点缀。

“是的,但是他们不可以乱写Peter,不光是Peter,学院里的学生还只是些孩子。”他对此耿耿于怀。

“现在是二十世纪,亲爱的,”读心者漫不经心的开口反驳,“我想他们有权力自由处理这些复杂的关系。”

“而且他们也没乱写。”教授善意提醒着缄默不语的男人。

“所以才更令我生气,”万磁王又向前翻了一页,指着Scott和Logan在课堂上对抗的那张照片给Charles看,“这是你最钟爱的学生。”

“那件事是Logan的不对。”

现在的Erik一点也不像曾经整颗心被复仇和变种人统霸大业填满的万磁王,他更像是个……为孩子们之间的复杂关系担忧不已的父亲,而Charles则是扮演倡导自由恋爱和人性解放的伴侣的角色,虽然前者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并且后者也不会刻意点出他这种明显的心态转变。

Charles容忍、甚至是带着点欣赏的眼光去看待那些孩子的纠葛,这是他们活力和生命力的表现,他知道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变种人,十七八岁的年纪都少不了青春的躁动,教授想起自己在那个时候的所作所为,虽然谈不上有多么疯狂,但比起他们来说还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万磁王则很少会花时间认真回忆自己的童年和青春期,因为这对于Erik来说是一段极其痛苦的过往,他居无定所的流浪,暗淡无光的未来,和似乎永不能完成的复仇,直到他遇见了对他说“你不是独身一人”的Charles,他的生命才又一次重新开始。

“况且,与其担心那些小鬼,不如考虑一下自己,”教授把扔在自己桌子上的那本书快速翻到最后几页,“你真的全部看完了吗。”

Erik皱着眉头扫了一眼。

X教授与万磁王的甜蜜日常?!

准备现身说法的教授表现得毫不介意,他笑着给目瞪口呆的男人念了几条学生们描绘的场景,但最令Erik惊异的是,那些对话百分之九十都与真实写照毫无出入,剩下的百分之十也没有太过添油加醋。

“等一下,这里面没有成人级画面描写吧。”

“没有,”Charles合上了书,他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但我知道那些小鬼在想什么。”

万磁王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一副深受挫折的表情,他和Charles公开的关系是一回事,但被人无限脑补和写成文章就是另一回事了,他在那一瞬间突然有点怀念曾经当超级反派的日子——起码他可以看谁不爽就打谁,不过在回头看到Charles那双小鹿斑比一样的蓝眼睛注视着自己时还是抛弃了这种邪念。

“不过他们大脑里的那些比我们……要精彩多了。”教授似乎笑了一下,Erik不明白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Peter下次来访的时候总感觉父亲的目光让人如芒在背,他只好避开万磁王气场所能波及的任何范围,现在银头发小子正和他妹妹并肩坐在娱乐室里吃饼干看电视里播的星际迷航,他们不时争论着情节,快银一边大叫着Lorna的绰号北极星(Polaris)一边陪着对方在沙发上跳来跳去。

Wanda双手抱胸站在门口,显然她不愿意加入她的弟弟妹妹,猩红女巫觉得这些行为很幼稚,从吃零食到看漫改剧,但是Peter明明只比她小三十秒。所以女复仇者只好默默感叹成长环境的差距究竟会对一个人造成多大的影响。

但是她也挺羡慕弟弟住在地下室的童年,起码他还有母亲,而她才是孤独成长起来的那一个。

Wanda对Erik的旁敲侧击感到有些不耐烦,“为什么你自己不直接去问他呢,老爸,”她捏着Charles为自己专门准备的玻璃杯的把手,用来掩饰和对方谈话时的一点不自在,“他也许会乐意跟你讲的。”

万磁王因为女儿这句话满怀着希望的找到Peter,但结局却铩羽而归,他沮丧的去同Charles抱怨,对方却只是微微笑了笑。

“你只是控制欲爆发,Erik,他已经长大了,你得留给他点空间。”

男人表示不赞同,Erik声称自己在这小子的前二十几年一直留给了他无限的空间,而现在只不过是出于任何一个父亲对于儿子应有的、合理的关心,他为此和态度风轻云淡的教授争辩,试图说服对方稍微理解一下自己在得知孩子恋爱时的复杂心情。

“Remy其实还不错,虽然他们经常吵架。”

“你读了他?”

“没有,我不会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窥探任何人的感情私事,”Charles坐在轮椅上给窗边的那几盆多肉植物浇水,“他自己告诉我的。”

Erik因为这句话更加怀疑人生——他宁可告诉Charles也不会和自己倾诉——这让作为父亲的他感到有点悲哀了,他确定自己吃Charles的醋了,而伟大的万磁王在此之前从不会承认嫉妒任何人。

“我想你可以正式升级为他的第二个妈妈了,Charles。”

“如果你不是在他一进门就把眼睛像糖胶一样粘在他身上的话,我猜Peter也应该愿意向你开口的,”Charles模仿了一下Erik看自己儿子时那种针尖一样的眼神,这副表情在面容柔和的教授做来十分可笑,“但显然你的目光对于那孩子来说有点太吓人了。”

“好吧,下次我会控制的。”

Erik无可奈何的许诺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Charles继续标榜他那一套放任自流的恋爱观,这种无为而治的理念倒是促进了内部杂志的进一步发展,在高年级Jean、Scott等一拨人全部迈过十七岁门槛以后,他们正式开始要求分级政策,教授不仅大笔一挥全部批准了还投资让Hank买了一套最新的印刷设备。

“我已经不忍心看那上面的东西了。”

“别这样,Erik,我觉得他们的论文比以前都进步了不少,”教授满意的给Kurt打上了A,这孩子刚到学校时甚至认不全二十六个英文字母,“编编小故事能锻炼他们的思路。”

“也许是Warren帮他写的,”Erik一如往日的开始他恶毒的叵测,“顺便通知你一下,教授,”他挑了挑眉毛,“你的历史老师又和学生打起来了。”

“在房子塌掉之前不用管,”Charles又翻开了一份作业,用红色钢笔在上面做着批注,“多半是Logan又骑走了Scott的新摩托车。”

今天该怎么处理孩子们的恋爱关系,万磁王和X教授仍然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Fin

评论(42)

热度(2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