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Looking for my children (天启后 一发完 )

预警:设定胡说八道,Erik找孩子



Charles把那个长着蜜棕色长卷发的漂亮女孩推到Erik面前的时候,Peter躲在柱子后面手指绞着银色外套的衣角,一条腿因为无法适应常速世界的空间维度而快速抖动着。

如果不是很小的时候曾听到妈妈与邻居抱怨时说漏了嘴,他可能永远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孪生姐姐,很遗憾的是,他始终没能有机会去寻找这个让母亲被迫送人的血亲。

天启一役之后,对于重新回忆起失去妻子和女儿的痛苦的Erik而言,那个银头发小子的身世无疑带给了自己一点来自亲人的安慰。

那是一天早上,Erik推着Charles的轮椅来到餐厅,飞到半空中的餐具让本来还在互相攻击嬉闹的孩子们全部安静了下来,他们对会磁力操控的男人还是有些忌惮,虽然这种情绪抵触随着万磁王与他们教授相处时间的延长而日益消散。

“你该对他们温柔点。”Charles说着责备的话却没用责备的语气,他回过头冲着Erik微笑,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沉浸了难以言喻的信任,他从没有正式开口挽留过Erik,在他和Jean修好学院、一切秩序全部复原之后,Erik只是继续习惯性的与他们一同作息,甚至还默许了Charles抛给他一个物理课程的工作。

Peter坐在餐桌的角落,与Erik和Charles正好是一个最远的对角线,那群孩子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吵闹,尤其是Warren和Kurt,长着天使翅膀的男孩按照自己方式欺负着蓝皮肤的瞬移能手,剩下的几个被Scott带头起哄——那孩子具有强大的领导能力——Charles曾私下对Erik评判道(尽管后者表示不屑),直到Raven发怒要求每个人好好吃饭,这场早餐大战才得以消停。

“你觉得他们怎么样?”等到那群闹腾的家伙都跑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一会上课要用的作业和资料,教授才开口询问坐在旁边慢悠悠喝着红茶的Erik,现在餐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磁控者看上去心情不错。

Erik挑了挑眉反问他,“你指哪方面,教授,”在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后只好自顾自的说下去,“他们都……很好,我是说,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多了。”

“Peter呢?”Charles突然点名了某人。

“Peter?”

相对于在其他人面前的活泼好动,这个银发的小家伙似乎对着自己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去观摩魔形女的战斗课时,全身变蓝的女人朝着自己对Peter的方向疯狂使眼色,似乎希望自己能够多多关注他一下,在得到无动于衷的反应之后,Raven用她金色的瞳孔翻了无数个白眼。

“就像是一块愚蠢的石头。”

她对着正在书房里备课的Charles抱怨道,在万磁王无视了自己各种暗示后,Raven终于忍不住向教授吐槽他那过长的反射弧。

“你得有点耐心,Raven,”教授永远都是用他自己那一套怀柔政策,“Peter总会说的,我们不能寄希望于Erik自己发现。”

“他很好,也很聪明,”Erik努力把每一个细节组合起来去回答教授的提问,仿佛自己是个在他课堂上被叫到黑板上做题而手足无措的学生,“他比那些孩子要大几岁,我猜他该有二十多了。”

“我不是说这些,”Charles转动轮椅,让自己面对着Erik,“你有跟他聊过吗?”

“什么,”男人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可笑,但是他还是收起了露出二十几颗牙齿的笑容,认真的回答道,“我不和那群小鬼私下交流,除了课堂上。”

“那你该留意一下了。”

Charles意味深长的说道,他的双手离开了刀叉,接到暗示的物理老师站了起来,默契的为他整理了一下衬衫上的皱褶,然后推着教授朝第一节课教室的方向走去。

他们在门口因为到底留不留头发争吵了几句,Erik坚持Charles有头发的时候比较好看,而后者则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现在这个造型不太想改变,直到Jean的声音传到了他们的大脑里才结束,还是因为红发女孩警告说课堂因为老师迟迟不来已经有了躁动的趋势。

Peter几年前就在普通人的学校完成了学业,所以这里的大部分课程他都不需要了,除非他还想要个泽维尔天赋学院的硕士学位,但学习这种事显然不适合他,如果不是被Raven强迫他留下进行战斗课程学习的话。

但是他依旧去上Erik的课,十分积极的和周围的同学讨论问题甚至按部就班的完成作业。

现在他正抱着那些从厨房储物室拿来的薯片从走廊上穿过,和低着头思考教授话中深意的Erik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Peter手忙脚乱的道歉,再抬头看到是谁的脸之后又变得一言不发,Erik一边蹲下来帮助他收拾地上撒了一堆的零食,一边不动声色地用冷峻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对方。

银发小子迎上了他的眼神,毫不畏惧的和自己的父亲对视着,气氛胶着了三秒,但对于习惯快速世界的Peter来说就是三个世纪,他在心里哀嚎了几声,为什么Erik没有Charles或者Jean那样的读心能力呢,这样他就可以不用开口,而对方就能知道这个难以启齿的艰涩事实。

“我脸上有什么吗?”

Pietro试探着打破僵局,他希望Erik能把视线从自己的脸上移开。勇敢点,他默默给自己打气。

Erik只是摇了摇头,现在他们两个都已经站起来了,灰绿色的眼睛扫过对面人怀里的垃圾食品,最后停留在银头发上那一副有点可爱的眼镜。

“跟我来一下,Peter。”

他决定现在就进行Charles的嘱托,以免夜长梦多,教授又会在下棋或者睡觉前拷问自己。他承认他喜欢Charles的关心,但这并不包括对方的喋喋不休。

“可是我还有其他事情,”Peter的喉结上下动了动,这个细节被Erik看到了,他知道这是男孩紧张的表现,“我是说,我现在要去吃这些东西。”他用胸口顶了顶怀里的食物。

“或许你可以分我一些,”他努力用轻松的语调说道,他从Charles那里明白谈话不应该从恐惧和害怕开始,Erik决定给这个银发小鬼留个好印象,“我们边吃边聊。”

Erik破天荒的成为了挑起话题的那个人,尽管Peter每次都只用一两句话就中断他们的对白,他才明白就算有千言万语,甚至他自己准备的无数开场,都只会显得苍白,而Peter也不知道,到底哪一个瞬间他才能有吐露真相的勇气。

“你说你和你妈妈住在地下室,”Erik注意到那个孩子一直在盯着自己的鞋尖,偶尔才会抬起头进行极少的眼神交流,“你父亲呢,他离开了,还是……”

男孩听到这句话时猛然抬起头,“他不知道我的存在,”Peter的语调里带着点无奈,这种口气让他显得比表面上成熟许多,“我妈妈说他是个危险的人物,让我不要接近他。”

“他也是变种人?”

“是的,是的,他是个很厉害的变种人,”Peter抖了抖他银色的头发,想让自己表现的更自然一些,“但我不觉得他危险,他应该……很善良。”

Erik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掌温柔的摸了摸他乱糟糟的银发,就像他曾经对Nina做的一样,他明白Peter是个从小缺少父亲关爱的可怜孩子,也许从未听过舒缓入眠的摇篮曲,至于他的变种人父亲……也许已经埋葬在某个不知道的角落了。

“我也失去了我的孩子,”Erik决定面对这个让他悲痛的事实,而不是把心中的伤口隐藏在冷漠的庇护之下,“不止一次。”

“我的女儿被杀害,我还有一个不知道性别的孩子也在战乱中丧生,”Erik深吸了一口气,这些回忆让他十分沮丧,“他或者她甚至还没能来到这个世界上。”

peter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他想说他就是那个不知道性别的孩子,而他正活生生的坐在Erik眼前,并且还有一个自己也没有见过的双胞胎姐姐。

他还是选择缄口不言,Peter一边在心中责备自己的踌躇不前,一边又在庆幸Erik并没有察觉到异样。

但是总会发生点什么意外。

那次谈话因为战斗课的开始而结束,Raven因为上课二十分钟后学生还没有到齐而冲着他的男朋友兼助教发脾气,最后依靠凤凰的感应能力才找到了坐在Erik房间里的Peter。

“Peter!我说你……”Raven穿着紧身衣制服站在门口,双手抱胸盯着窗前银色的身影,她正要因为迟到批评学生两句,意外看到了坐在他对面的万磁王,魔形女的表情立刻从严肃转为了欣喜,“你终于告诉他了,老天,我快为你急死了。”

“什么?”Erik皱了皱眉,他没有看Peter,而是一直盯着Raven,似乎想要从她的脸上得到答案一样。

“这确实挺令人惊讶的,我也没想到你有一个那么大的儿子了。”Peter想阻止对方已经来不及了,Raven以为现在已经是认亲大会的尾声,所以不假思索的就说了出来,但是在看到Peter和Erik的表情之后她才知道事情远比她想象的要复杂,前者双手捂着脸,后者则是像被心灵控制者定住了一样。

Charles感受到脑内一阵强烈的情绪波动,他推着轮椅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看见Erik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扶着额头,整张脸陷在阴影里看不到表情,而Peter和Raven站在一边,期间魔形女一直用抱歉的目光在那两个人身上来回流动。

“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呢,Peter,”Erik用力闭了闭眼睛,似乎在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我。”

Charles在原地没有动,他希望他们能自己解决这件事情,他对Erik有足够的尊重并且不愿意去轻易干涉对方,这与爱无关,但他的确是因为爱而更愿意留给Erik极大的自我空间。

教授听到那个孩子向Erik交代了一切,包括连他都不知道的Peter的双生姐姐,这令他感到幸福的同时又掺杂了一丝一缕的嫉妒——他和Erik分分合合了二十多年,对方已经搞出了三个孩子,甚至有可能更多,而自己只是和女特工有着点不明不白的暧昧情愫以外再无其他。

他像个青少年一样吃着与Erik有过交集的女人们的醋,却不知道对方也着实不满自己和已经离开、回到工作岗位上的Moria曾经眉来眼去的过往。

Charles明白,那个男人虽然是个危险的存在,也无时无刻不再吸引着周围的人,比如他自己就不可救药的陷入过Erik的漩涡,至今也无法自拔。

睡觉前教授感觉到身边的人欲言又止的情绪,他保证过在没经过允许前不再进入对方的大脑,但是从辗转反侧和抱住自己的磨蹭中,Charles还是能明白Erik一定是有求于他,却因为自尊心或者其他原因作祟迟迟不开口。

“我睡了。”他故意支起身子,做出要关灯的样子,果不其然Erik抓住了他的手并将Charles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说吧。”他没有耐心再等待Erik脑内的斗争,读心者叹了口气,决定给对方找个台阶下。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Charles。”身后的男人声音沉闷又带着点请求的意味,Erik从不会请求别人,即使是对着他的爱人,他觉得自己永远都是坚不可摧,强大而充满力量的万磁王,直到他失去了妻女才明白——他其实不能够掌控一切。

教授罕见的沉默了,他握住了Erik在腰间的手,想要将心中的安慰通过这种方式传递给对方,即便如此他也不愿意进入Erik的大脑,不愿意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窥视那个男人不为人知、也不愿人知的脆弱。

“我会帮你找到你女儿的,”Charles关上了灯,在黑暗中吻了吻Erik的脸颊,“我保证。”

没有其他线索单凭一个名字在全世界的变种人中搜索无疑是大海捞针,Charles每天都会在晚餐后和Erik一起进入主脑筛选排除每一个可能是他女儿的人选,但很可惜的是一个月过去了,他们也没能有任何头绪。

Charles时常关注着Erik的情绪并安慰他,Peter也加入了寻找姐姐的队伍,尽管目前为止没有什么进展,但教授从未放弃过,他暗自决定就算这个女孩已经不在人世,他也要搜寻到自己没有呼吸的那一天。

不光是为了Erik,他关照着每一个变种人孩子。

但Wanda的出场方式令所有人都出乎意料——那女孩竟然作为一个复仇者来与变种人领袖交涉,她有着强大的控制能力,甚至包括幻觉控制,所以她在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后不能怪Erik怀疑她的身份。

“说真的,Charles,当年在古巴海滩事件之前我没让你怀孕吧。”当眼前的幻象随着红色光线的黯淡而消散,Erik在惊叹于自己女儿强大能力的同时向旁边轮椅上的教授表达了疑惑。

“拜托,”Charles笑着摇头,“虽然那时候我们就已经……但我不认为现在试管受精可以达到这样的高度。”

“我开玩笑的,”Erik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但是你在幻觉制造方面也是一流的,”他耸了耸肩,“我以为她遗传了你的能力。”

“Peter怎么没遗传你的能力?”教授捶了Erik一下,因为坐在轮椅上的缘故他只能打到对方的大腿。

“我猜你应该不希望学院里出现两个磁控者。”他笑着吻了吻Charles的额头。

Wanda难以相信自己的亲生父母还活着,毕竟她还没有记忆的时候就被母亲送走,辗转多次听到各种流言的版本无外乎他们早就死去了,只是死的方式不同罢了,她从未想到自己有个弟弟,有还在世的双亲。

Peter终于从柱子后面走出来,他遇见漂亮女孩的时候总会显得有点不太自在,就算是自己的姐姐也一样。Wanda和Erik有点像,总是摆出一幅难以讨好的样子,但内心却有着女孩独特的柔软,这让人在真正了解她后就非常容易与之相处,而Erik恰恰相反,他的内心比外表更加不可动摇。

相见的氛围没有那么好,但也不太糟,Erik叫了女儿的名字,但是对方并没有要认他的意思,她早就听闻过万磁王的所作所为,对于爱恨分明的Wanda来说,她生父所做的很多事在她看来都不可原谅。

但是她对Peter没有什么敌意,女孩甚至走上前拥抱了他,Erik在一旁有些沮丧的看着他的一双儿女相认,悻悻的想要转身离开时被Charles拦住了去路。

“你总得给她点时间去接受她的父亲曾经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Charles微笑着抬头看他,“别忘了Wanda的身份。”

“真的有那么坏?”

“对大部分人而言,是的,”Charles回答了他半真半假的提问,“但是对我而言,现在你的表现已经超出预期了。”



FIN


评论(19)

热度(1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