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Groundhog Day(土拨鼠日)

预警:主要角色伪死亡,循环

脑洞来自电影土拨鼠日

——

Charles难以想象伟大而不可一世的万磁王会以这样一种荒谬的方式结束生命,介于他们刚刚在校长办公室为是否邀请人类官员加入复活节派对而吵得不可开交,那个男人指责教授的这种行为是对变种人的背叛,他仍然记得他们是用什么手段去祸害这所学校,但是Charles依旧不肯妥协,他坐在轮椅上,无动于衷的注视着在面前踱来踱去的Erik。

“我不想和你再讨论这些无聊的问题,”Charles明确的表示道,“我们从二十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他没什么意义,Erik。”

他说完这句话后继续把自己埋进了工作里,冷静的如同一座岿然不动的雕像,教授丝毫没有被对方威慑甚至打动,两个人静默了几秒,以至于屋子里只能听见纸张翻阅时摩擦的沙沙声。

Charles知道Erik在凝视着自己,尽管他低着头,但他仍能感觉到万磁王的目光像是一道射线在身上来回游移,他不想开口,或者懒得开口去与对方争辩什么,教授知道只要挑起话题他们将会再次陷入无休止的争端中。

尽管他盯着手中那些文件,仍然听到了Erik的皮鞋和地板摩擦发出的声响,这意味着男人迈动脚步准备离开,Charles暗自松了口气——他为意见相悖带来的矛盾筋疲力竭,即使Erik无法认同自己的做法,但暂时的离开至少会停止争吵对他们关系的伤害。

教授在万磁王转身的瞬间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他望见万磁王拧着眉头的侧脸和宽阔的肩膀,甚至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焦灼和在爆炸边缘隐隐的火药味,Charles猜他一定想说什么,但是直到最后Erik仍旧只是紧紧抿着嘴唇,接着他转动了门板上的把手。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Erik!”

就在万磁王拉开门的时候,Charles叫住了他,男人回头望向对方,心里期待着教授说出点什么让彼此感到舒服些的话,而这个充满转折的瞬间,一块年久失修的横梁木毫无征兆的应声掉落砸在了Erik的头上。

他就这样在教授的眼前直挺挺倒下,伟大自负、不可一世又总想搞点大新闻的万磁王,竟然被一块木头终结了生命。

“上帝啊!”

这是Erik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在一片混乱中看见Charles几乎要从轮椅上扑过来,但他无法移动的双腿阻止了这个举动,他看到对方手中的笔跌落到地上,墨汁染了一片羊毛地毯,Erik想要伸手拉住Charles 摇摇欲坠的身体,但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表情就彻底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这太讽刺了,变种人的史料上将会记载一位致力于掀起血雨腥风的反派最后如此狼狈且悲惨可笑的结局,Erik想,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以这样的方式死亡,简直就如同那些他最讨厌的荒谬戏剧。

而Charles则会为他的死心碎。他甚至无法去安慰这个他深爱的蓝眼睛男人。

当他的意识再次清醒时,Erik发现自己坐在一个空旷但狭小的房间,周围没有任何家具,而他被逼仄雪白的墙壁包围在屋子中央。

万磁王皱了皱眉头,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应该告诉Charles他是错的——坏人不会下地狱,好人也不会上天堂,因为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死了,并且是被一块可笑的横梁砸死了,但现在这地方显然不是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

那自己现在又是在哪里,他烦躁的想,这该死的到底是不是一个唯物主义世界。

Erik开始打量着身边的一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马上就会被这种封闭安静的环境逼疯,实际上从醒来到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在这儿呆了有几个世纪一样漫长,直到他再一次抬起头时发现一个有点熟悉的身影朝自己走过来,那个女孩穿着普通的黑色衬衫和一条牛仔裤,万磁王在她靠近到足够距离时终于想起了这是学院里那个拥有用意念穿越任何空间的特殊能力的女孩——他们叫她幻影猫,或者,Kitty 。

“Lehnsherr老师?”

那个娇小的姑娘试探着叫了他一声,在得到对方点头的回应后,她尖叫了一声,然后开始无比兴奋的挥动双手。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Erik皱着眉头叫停了对方这种疯狂的行径,这又不是该死的在开什么个人演唱会,“这是哪儿?”

幻影猫在五分钟后终于冷静下来,耸了耸肩向万磁王解释这个狭小的地方是他最后的意识空间,“在你死去的一分钟内我被教授快速的召唤过来,并用能力把你的意识困在了你的身体,当然,这是最后一块没有消失的地方了,否则谁也没办法把你救活。”

Erik显然不接受这个猎奇的说法,他心中有太多的疑问,比如为什么别人会出现在自己的意识空间里,如果这儿真的是他的意识空间。他无法理解幻影猫说的每一个字,尽管他都听得懂——那些英语什么的,他明白每一个单词,甚至能用德文翻译出来,但他仍旧搞不清楚她到底表达了些什么。

Erik警惕的站起来,向后退了一步,只是一步的距离仍然让他的后背贴上了墙壁,足见这里到底有多么狭窄,但即使如此,他也不允许任何人拥有迫害他的机会,就算他已经死了,就算对方是个孩子。

“看来教授说得没错,Lehnsherr老师,你得试着去相信别人,”幻影猫为对方过度紧张的反应暗自翻了个白眼,她也随之向前逼近了一步,双手抄着紧身牛仔裤的口袋,慢悠悠的走到万磁王的身边,女孩装作一副语重心长的大人模样说补充道,“而且你现在只能相信我,我是在按照教授教我的方法救你的命。”

“Charles?”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搬出教授的名字还是非常有效,Erik起码是相信自己的伴侣不会伤害自己,哪怕是由第三方转述,他沉默了几秒,不知道是在高兴这人还在乎自己的命,或者说在刚才那一番无比伤人的争吵结束后,对方仍旧对他不离不弃甚至十分在意,还是因为Charles亲眼见证了自己的死亡而感到有些微妙的不甘和愧疚。

“是的,如果你想听的话,Lehnsherr老师,”然而这姑娘还没等到万磁王的回答就兀自说了下去,“教授几乎情绪失控了,但是随后他很快的冷静下来,指导着我如何把你救活。”

“我还以为他会悲伤的哭出来。”

Erik难得会在这么严肃的时候开玩笑。

“哭并不能说明他多在乎你,”幻影猫撕开一块泡泡糖塞进嘴巴里嚼着,她撇了撇嘴,“想着怎么把你救活才是他死心塌地爱着你的最好证据。”

Erik没有吱声,这等于他默认了对方的说法。行动才是最好的证明不是吗,大部分时候眼泪和痛苦都是些无用的东西。

“现在我需要你的配合,Lehnsherr老师,”幻影猫从Erik松动的表情判断出自己终于获得对方的信任后暗自出了一口气,她知道如果对方继续固执下去那么事情将会变得无可救药,她退了半步,两只手一边比划一边说道,“介于你已经被砸到这个事实已经发生了,所以我并不能把你送回横梁掉下来的五分钟前去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

万磁王显然不愿意听这些没用的废话,况且幻影猫又一次提到了他被木头砸到这个愚蠢的事实。

“你得回到一天前,从根本上来改变会被……就是这件事,”女孩注意到男人的角色忽然沉了一下,她立刻开口,小心翼翼地避开“横梁”这个词,并且快速的岔开了话题,“只不过是二十四小时而已,正常人都不会有问题的。”幻影猫解释道,“况且你作为变种人,承受能力要比普通人类要强很多。”

Erik皱了皱眉,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要体验和那头蠢狼一样的经历,前者是在拯救世界,而他只不过是要去避免被一块横梁木砸死,万磁王宁愿在时空穿梭中被高速运转的气流挤成粉末,也不愿意去想这样一个可笑荒谬的悲剧。

“那我需要怎么做,Charles告诉你了吗?”

女孩翻了个白眼。

“这当然要靠你自己了,Lehnsherr老师,”她双手抱胸,抬起头看着那个高自己许多的男人,“而且我必须要说的是,我的能力是有极限的,你一共只有五次机会去躲过这次意外,否则你现在仅存的这个意识空间也会彻底消失。”

这代表他就完全死透了,Erik已经明白了女孩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开始厌恶起了这个麻烦的游戏规则。

“也就是说我可能还会像个白痴一样被砸死。”

“当然。”

“你在开玩笑吗?”

“教授会拿你的命开玩笑吗,”幻影猫对于他永不停止的、莫名其妙的质疑感到有些不快,“你最好一次就能成功。”

Erik被这个事实打击到,就算幻影猫不说,他也会全力避免第二次重演这种傻到要死的悲剧,万磁王宁可牺牲在和人类斗争的战场上,被他们的坦克碾压或者被原子弹轰炸,也绝不愿意埋在一根木头底下。

他呆坐了了一小会,随后告诉女孩他已经准备好进入时空的缝隙中,Erik躺在地板上,而那个姑娘蹲跪在自己的头部前方,双手分别放在太阳穴的两侧,万磁王感觉幻影猫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显然是已经开始调动身体和意识去运作自身的变种能力。

“闭上眼睛。”她低下头有些不满的警告道。

Erik想要反驳什么,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觉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空间的形状变得逐渐扭曲起来,随后他又坠入了无边的黑暗当中。

他想他痛恨这一切,无论是死亡还是进入时空穿梭。

万磁王再次恢复神智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他先是环顾了一些四周,又站起来动了动自己的手脚,确认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之后,便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开门直冲了出去,目标是三楼Charles的校长办公室。

教授显然对这人不打招呼就夺门而入的行为感到有些不适,他叫了Erik的名字,在告诉他学会敲门和询问对方有什么事情之间犹豫了一分钟,还是选择了后者。

Erik并没有心情听对方的问题,他低头瞄到Charles书桌上有三张正在写的邀请函后,十分蛮横的一把抓过来撕了个粉碎, 他在教授从疑惑变为愤怒最后转成莫名其妙的目光下,故作轻松的告诉对方一切都结束了,他们不会邀请那些该死的人类官员参加变种人的复活节派对,更不会让他写这些糟糕的邀请函,Erik强调这一切不过是虚情假意,他们没必要和人类搞好所谓的社会关系。

“你是不是撞坏脑子了?”比起愤怒,Charles更在意他的反常,虽然往日里的万磁王对于有关人类的事情也是这样的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但起码表现得还像是个可以沟通、或者谈话交流的物种,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如同一只刚从笼里放出的野兽,教授发誓连Logan也不会有如此难以理解的行径,而Erik当下的表现则看上去更像是从加拿大雪原跑回来的那一个。

“不,我没……”

“好吧。”Charles打断了他的话,并十分关切的打量着自己的伴侣,Erik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这么顺利的就同意了自己的要求,但教授大概是觉得他犯了什么疯病,他并不是因为同意了万磁王什么阴谋论说法,而是在担心刺激到病人的神经才做出的妥协,他快速在脑内联系到了Hank,并试图说服Erik去医疗室进行神经方面的检查。

结果当然是他没有任何问题,万磁王得意的从磁共振床上坐起来,戏谑的朝着担忧的望着自己的两个人耸了耸肩,从每一张片子来看他都健康强壮,甚至夸张点来说,能够扛起一头牛,Charles反复的检查那些成像的X光片,但不得不承认万磁王的神经并没有出现任何故障,而他那些粗鲁的举动也绝不是因为生病而造成的。

“或许你可以进入他的大脑看看,”魔形女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提议道,她两腿翘起搭在桌子上,甚至还在不断往自己的嘴里扔着爆米花,直到Charles警告她这不符合淑女的作风才悻悻然的放下来,金发女人拍了拍衣服上的碎屑后补充道,“他大多时候都是个疯子,其实他只不过是努力在你面前表现得像个正常人。”

教授最后拒绝了这个提议,他曾答应过Erik不会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进入对方的大脑了。

他们安然无恙的度过了这一天,但隔日万磁王变成白痴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学院,而作为始作俑者的魔形女在面对教授的质问时无奈的耸肩,她保证她只是说了Erik疯掉了或者其他什么之类的,但谣言就是这样,当范围超过三个人的时候就会变质,且有些愈演愈烈的架势。

Erik穿过长廊的时候感觉每一个学生都在看他,怜悯担忧嘲笑看热闹或者窃窃私语,但他并不在乎,他早就过了过分关注周围人眼光的青少年时期,直到他在转角碰到Logan,那个粗鲁高大的野蛮人,Erik这样定义金刚狼,他看到对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随后露出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夹杂着轻蔑的笑容。

“听说你傻了,”他双手抱胸,懒洋洋的说道,“这可能是我今年听到过最好的消息。”

“那你马上还会听到最坏的一个,”Erik冷冰冰的反唇相讥道,“你该去准备个盒子了,Logan,最好大一点,因为你得把你的头完全装进去。”

这句话不出所料触怒了脾气火爆的金刚狼,他们很快缠斗在一起,确切的说是Logan单方面被对方从天花板扔到了地上,又从地上撞进墙中,该死的艾德曼金属,他无比痛恨的想,这让磁控能力者成为了他最大的克星。

最后还是Scott拉开了他们,他正在上课,听到了教授的召唤后迅速抛下一屋子的学生奔到走廊拉开了他的男友和Erik,他聪明的没问什么,也没指责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金刚狼和万磁王之间的恩怨复杂程度难以想象,尽管出发点仅仅在于“他们看彼此不顺眼”或者还有曾经那个未来中的一些摩擦,但总之小队长知道自己对此是无能为力的,他也甘愿承认这一点。

这场同事间的纠纷最终不欢而散,Logan瞪着他,嘴里嘟囔着些什么,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但他仍然跟着Scott回了办公室,而Erik则被Charles叫走,是Hank来找的他,男人无意识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和分针分别停在五和六的位置,他知道那一刻又要到来了,那个充满荒谬的死亡时刻,但这次万磁王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他已经撕碎了那些邀请函不是吗,况且Charles也做出了让步,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十分钟里他们绝不会发生争吵。

他走进教授的办公室,在对面沙发的中间位置坐了下来。他注意到Charles忧心忡忡的望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确定你没事吗,”蓝眼睛男人还是忍不住开口了,“我的意思是说,你有没有头疼或者其他什么的。”

“不,完全没有,”Erik摇了摇头,郑重其事的回答道,“实际上我感觉好的不能再好了。”

教授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虽然作为能力极强的读心者,他也不能像是雷达扫描一样洞悉一切变化。在不进入对方大脑的前提下,教授只能听到空气中漂浮着乱七八杂的一大堆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从昨晚到现在一直细细分辨着那些,企图寻找到线索,最终还是一无所获,正如对面那个男人所说的,他实在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

Charles叹了口气,还是决定相信Erik的说辞。

“我想我得走了,晚上还有一节高年级的物理课。”

他们又扯了些别的私事,从男人谈论的语调来看,他不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或是被不知名的变种能力伤害,Charles只好暗示自己是他想多了而已,但读心者的直觉一直在提示他事情并不仅仅像看上去那么简单。这种内心斗争一直持续到十分钟后Erik站了起来向教授告别,他轻吻了对方的额头然后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Erik!”

他不知为何喊了自己伴侣的名字,也许是想对他说点什么,或者说他预感到了什么事情即将发生,急于提醒对方。

但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那块年久失修的巨大横梁再一次掉了下来,把伟大的万磁王结结实实的砸死了。

还有比这跟该死的事吗,Erik失去意识前几乎暴跳如雷,这可真是年度最佳的黑色幽默剧本。

现在他又一次回到了那个狭窄的意识空间,它好像比上一次缩小了一点,因为万磁王清楚的感觉到面前的Kitty站得离他更近了两步。

“这真是太好了,”女孩翻着白眼高举起双手,“你完美的失败了,亲爱的Lehnsherr老师。”

“这不需要你再次提醒我了,”男人生气的说,整件事都让万磁王觉得十分丢脸,“否则我他妈为什么又回到了这里。”

“注意你的措辞,我可是个孩子。”

Erik没有心情和她废话,他觉得这并不好笑——他死了,而且是两次,两次被同样一块愚蠢的横梁木砸死。他走到中间躺下,然后冷漠的看着双手叉腰的幻影猫。

“或许我们可以开始第二次时空旅行了。”

这一次Erik醒来时思考了一会,他在反思上一次失败的问题出在哪里,接着他上楼走到Charles的校长办公室礼貌的敲了敲门,在收到请进的示意后,语气平和的说了一会闲话,接着Erik走到桌前,仍旧撕碎了那些请柬,在对方目瞪口呆的神态和纷扬的纸屑中冷静的阐述了理由。

他还是被带到了Hank的研究所,然后检查结果像上次一样显示他没有任何问题,Charles照例担忧着,而他成了傻子的谣言依旧在第二天充斥了整个学校。

万磁王又在傍晚的走廊里遇见了挑衅的Logan,这一次他没有和金刚狼打架,他只是冷漠的看着对方,反击了一些足够恶毒的话,在那个粗鲁的家伙出手前动用变种能力将对方甩到一边后快速的走开,所以这一次Scott也没有作为制止者的身份出现,这好极了,Erik隐约看到了未来被改变的趋势。

Hank在五点二十的时候找到了坐在书房看报纸的Erik,说是教授请他去办公室一趟,万磁王点了点头,十分钟后他出现在Charles面前,继续了上一次那番“你没事吗”的对话,他吻了Charles,甚至还说了一番安慰的话,这一切都很完美,但不完美的是他在出门上物理课之前仍旧被横梁砸死了。

不,这太他妈诡异了。

尽管极力抗拒且不愿面对,Erik还是从一片黑暗中醒来后看到了Kitty。

“我该说点什么,Lehnsherr老师,”女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把时空穿梭当成免费旅行了吗?”而她就成了赞助者。

“我觉得之前都太他妈愚蠢了,”Erik没好气的说,“其实我可以一直坐在办公室里等到第二天结束,我当然选择可以不去Charles的办公室找死。”

所以第三次他真的在办公室坐了一天一夜,当晚Erik睡在沙发上,盖着他脱下来的皮衣,不管谁来叫他都拒之门外,尤其是第二天五点半Hank来的那一次,男人让野兽滚出去并向Charles传话所有事情过了今天再讨论,如果不是他对眼前的傻大个科学家知根知底,他真怀疑对方是什么死亡使者。

Erik惴惴不安的等到了零点,这意味着倒霉的一天终于过去了,他的意识很快就可以回到原本的身体中,只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他又一次失去了知觉,万磁王甚至在陷入黑暗前赞美了自己的成功。

但是睁开眼后等待他并不是Charles的蓝眼睛,依旧是那个逼仄的小空间和幻影猫崩溃的表情。

“看来这是行不通的,”Kitty知道他又一次失败了,而结果说明逃避毫无用处,“那些事已经发生了,你不可以强行改变时空的轨迹,Lehnsherr老师。”

“所以我必须在那个横梁木掉下来的时候从门口走过,但又想得想办法让它不把我搞死对吗。”

“基本上是这样的,还有我得顺便说一下,你只剩两次机会了。”

Erik只好再次反思自己的行径,他明明已经不再怒声怒气对Charles说话,也不再被金刚狼轻易挑起战斗的欲望,到底还有哪里出了问题,当他再一次走进教授的办公室时,脑子里只剩下这些乱糟糟的想法。

他没有去管那些邀请函,更没有因此指责教授,他在那里坐了一会,甚至还跟对方下了一盘棋,Charles输了,笑着摇头说自己技艺退步,而Erik则过去吻了他的脸颊,温柔的像是一杯刚调出的蜜酒。

所以他自然也没有被带到野兽的研究室,Erik对见到的每一个学生和同事都和蔼可亲,不再为任何孩子的冒失错误而表露出一丝不耐烦的情绪,全然不似往日冷冰冰、板着面孔的模样。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他还坐在书房里用电脑给自己在复仇者大厦居住的儿女敲去了一份邮件,他在信中告诉Peter他同意对方把Remy带到这里一起参加复活节晚会,大概只过了一秒钟他的电子账户就响起了提示音,那个银发青年飞速回了一个“(^_^)”的表情。

他傍晚在走廊上遇见Logan的时候忍着不爽主动打了声招呼,这致使金刚狼那些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讽刺话卡在了喉咙里,他迟疑的看着对方,想从Erik脸上找到答案一样。

“他是Erik……我是说,他是万磁王吗?”Logan偏过头看着自己的男朋友,“他不是Raven变得或者被Charles脑了之类的。”

“不,当然……那的确不是别人。”Scott虽然也不相信刚才从他们面前路过的是Erik,但好像事实就是这样,它透过红色的镜片看着Logan,又望向万磁王离开的背影。

Hank果然又在五点半不到的时候找到了他,结局依旧是去Charles的办公室,他们聊了一些学术上的东西,Erik戴上眼镜,在铺张开的大型制图上用铅笔勾了几个圈,这是Hank和几个热爱科学的小家伙研究出的战机雏形的草稿,他点出了需要修改的地方,接着又去问Charles的意见。

“这很不错。”Charles赞同道,“我觉得好多了。”

Erik笑了起来,他看了看表,又一次到了这个时间,他要出门去上物理课的时间,以及会有一块横梁落下把自己砸死的时间。

他觉得这一次他表现得很完美,连离开时Charles也这么评价,教授笑着说这不是那个冷酷且刻板的万磁王,他是不真实的,像童话故事里12点就会消失的南瓜车。

事实上Charles说的完全没有错,因为他在出门前还是被那根木头砸倒在地。

“这次他妈又是因为什么?!”Erik回到已经变得只剩下两个人能勉强站开的意识空间对着幻影猫吼道,“我觉得我真是尽最大努力做了!”

女孩也并不清楚他到底在时空穿梭后干了些什么,只好认真听那个在发疯边缘的男人混乱的讲述了一遍,她支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盯着对方,最后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虽然我并不是很了解你,Lehnsherr老师,但你刚才描述的那个家伙绝对不是你。”

“当然,起码我不会跟Logan打招呼。”Erik冷冰冰的回答道。

“我不清楚……但这件事很显然跟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没关系,他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只是不能总表现得那么混蛋罢了。”

这句话猛烈击中了万磁王的大脑,他看着那个女孩苦苦思索的模样,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什么,似乎又什么也没想通。

“我还剩最后一次机会了对吗?”

他第五次回到了被砸到的二十四小时前,这也是最后一次机会,Erik醒来时静默了几分钟,接着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到Charles的办公室,那个蓝眼睛的男人正在工作,Erik瞥见了桌角上没写完的请柬,皱着眉头敲了敲敞开的大门。

教授抬起头,冲他笑了笑,示意对方进来。

Erik拿起那些请柬看了看,他明确表达了不希望那些人类入侵变种人学校的意愿,但也仅仅只是表达而已,他没有大声冲着教授说话,也没有撕碎它们,Erik只是不断强调他不欢迎他们,最后在教授毫不退让的无奈中选择了将这个问题置后。

“我猜你只是想邀请MacTaggert特工而已。”那个男人哼笑了一声,不无酸意的说道。

“哦我没想你还为这些陈年旧事吃醋,”教授摊了摊手,“但是我想CIA大概也有自己的派对要举办,Moria应该分身乏术吧。”

他们相视了一秒,接着不约而同露出了笑容,矛盾仍然存在,但这次Erik没有选择去点燃使它爆炸的引线。

他平安无事的度过了这个晚上,Erik仍旧是在课堂上不苟言笑的刻板老师,但他没对任何人不耐烦,往常如果谁翻来覆去讲不明白他刚刚说的东西他就会露出很不爽的表情,然后开始不停的打断对方,但这次他没有,他从始至终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Kurt,虽然这依旧让那孩子有些发抖。

Erik还是在隔天下午给自己在复仇者联盟的儿女敲了一封信,他嘱咐Wanda要多吃点东西,他觉得女儿有些太过削瘦,而对于Peter的事他没多说什么,他只是问了一下他们的进展,但没有说牌皇可不可以来参加复活节派对,那是快银自己的事,他承认自己不喜欢那个法国佬,但他无权干涉。

时间终于到了这一天傍晚,Erik第五次在走廊里遇见了Logan,万磁王假装没看到这家伙企图迅速从他身边走过,在对方出声挑衅后拧着眉头回了一句“这他妈不关你的事。”,但是Erik没有动手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抨击对方,他只是恰到好处的维护了自己的底线,然后匆匆离开了现场。

Hank又在五点半左右来找他了,这次Erik深吸了口气,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不敢想象如果再失败会怎么样,完全从这个世界消失?那Charles怎么办。虽然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的说法,但他不想让对方独自承受之后漫长岁月中的一切一切。

他到了Charles的办公室,对方又和讨论起了邀请函的事情,Erik的态度依旧坚决,但他表现得十分冷静,也没有说出什么厌恶和诅咒普通人类的难听话,只是他们再次陷入了不肯让步的僵局,最后又无限搁置了这个问题。

他们决定不再说那些人类的事情,接着Charles拿出了Hank和几个学生设计的战机图纸,Erik皱着眉头像上次一样画出了几个圆圈,然后对教授说了句,“他们有在这些地方动过脑子吗,哪怕只有几秒钟。”,Charles笑起来,说这些刻薄话只有从万磁王嘴里能讲出来,Hank听了大概会气炸,他的对自己的科学能力一直引以为豪,但Erik这个外行竟然敢这么评价他的作品。

他们谈论了些有的没的,直到Erik发现自己再次到了上课时间,他不可抑制的紧张起来,他走上前去吻了Charles,心中默默祈祷这绝不是最后一次,接着他盯着办公室的大门,视死如归的迈出了第一步。

什么也没发生。

他在门口连续走了几个来回,Erik抬头看着那根巨大的横梁,它完好无损的呆在上面。

他本想跑过去拥抱Charles,但是瞬间他的世界就陷入了扭曲和黑暗,他希望这次醒来的时候,绝不要出现在自己那个该死的意识空间中,以及绝不要看到幻影猫那张脸。

Erik醒了过来,他发现自己睡在Charles办公室里的长沙发里,身上盖着教授最钟爱的羊毛毯子,万磁王的视线移向了在夜晚滴答行走的老式挂钟,环视了一圈之后,目光停留在那个正坐在燃烧的壁炉旁边工作的蓝眼睛男人。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和与安详,他扭转了那个错误,且没人知道曾经的轨迹。

也许Charles知道,他会听到那些自己大脑里的那些故事。

教授在Erik陷入沉思时轻声叫了对方的名字,他抬头冲那个男人笑了笑,鼻子旁密密麻麻的小雀斑依旧迷人。

不管怎么样,Erik庆幸自己活了下来。

Fin






评论(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