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Growing up kid (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Growing up kid(成长的烦恼)

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特典05)

预警:万磁王和自己孩子成长之间的矛盾/牌银提及

写这篇的时候想到很久以前写北极星刚来学校认亲的那篇……真是孩大不中留啊……啊……啊

【EC】Looking for my another child

附上链接:http://hahahahaha12345.lofter.com/post/1d9e381b_b42d011

——

快银和他的姐姐回到变种人学校看到的第一个场景就是他们的妹妹、那个热爱恶作剧的小女巫北极星正冲着Erik尖叫,确切的说,是他们在冲着彼此咆哮,这多少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万磁王虽然是个阴沉冷酷的家伙,但他从来不对自己的女儿发怒,Peter和Wanda在打开门目睹这一切的瞬间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下意识的、不约而同的望向坐在一旁的轮椅上的Charles,而X教授的脸上的表情则是说明他从始至终一直是无法插进去说哪怕一句话的那个人。

“你当然不会去西弗吉尼亚,”Erik一只胳膊夹着课本,他应该是在去教室的路上被自己的小女儿截住了道,Peter看到他们的父亲脸上露出了极其不耐烦的样子,那是男人在彻底爆发边缘的征兆,“听着,你必须给我留在这里,别想耍什么花招。”

Lorna尖叫了起来,没有谁能够想象到一个娇小的女孩身体里竟然能蕴藏着如此大的能量,Charles不由得想起了海妖,如果现在北极星能够像那个男孩一样靠着声波在天上飞来飞去他都不会感到惊讶,实际上教授一直在等这孩子安静下来的时候获得一个开口的机会,他才不会管他的伴侣在旁边是用怎样一种警告的眼神凝视着自己——仿佛在说“你绝不能替这小鬼说话”,不过在那个唯一的缝隙出现的瞬间,还是被在场速度最快的人抢占了先机。

这是X教授第一次想把喋喋不休的快银脑成一个哑巴,尽管他曾经觉得语速飞快和话题不断是银发青年身上闪着光芒的可爱点。

好在Peter脱口而出的话还算让人满意。

“看在教授的份上,老爸,”Peter双手插在银色夹克的兜里,上前一步迈到这对不可开交的父女中间,他展开双臂,将男人和他同父异母的妹妹推开了一段距离,“拜托你们两个先冷静下来。”

其实他说得没错,现在大厅里所有人都在对正在吵架的万磁王父女行注目礼,而教授则难得一脸无奈的坐在旁边叹气,在安静的星期一早上,他们两个争论的声音几乎要将学校的屋顶炸出一个洞,当然,以这两个人的性格,如果他们真的炸出一个洞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他们终于安静了一会,在此期间试图用愤怒的目光隔着中间的银发青年灼烧对方,Peter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的父亲和妹妹听了他的话,然后呢,银发青年反而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他处在剑拔弩张气氛的夹缝中,连呼吸一口都觉得困难。

Wanda不知不觉走到教授身边,双手抱胸俨然注视着这场闹剧,Charles抬头看了看抿着嘴唇的猩红女巫,教授注意到她今天换了一件浅红色套头的高领毛衣,这多少抹去了些往常皮夹克穿在身上时那种冷冽的神秘气质,让女孩看上去温暖亲和了许多。

“他们到底怎么了?”

Wanda看到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尴尬的站在Erik和Lorna的中间,显然这对父女从一个极端进入了另一个极端,她的小妹妹在某些方面可真像他们的老爸,猩红女巫不得不这么去认为,当他们意识到某个方法行不通的时候,总是会寻求另一种完全相悖的手段试图解决问题,这种性格导致了现在的局面,如果对着彼此大吼不能获得认同,那干脆使用冷暴力以沉默对抗,Wanda丝毫不怀疑如果没人阻止,这两个家伙可以在大厅的楼梯口站上一个礼拜。

“你的小妹妹要去美国,”教授状似轻快又随意的开口,他不想让Wanda把它想象成一场可怕严肃的家庭大战,只是这完全不能够成为说服猩红女巫的理由,那个女孩正低着头带着点似笑非笑的眼神,询问又不信任的望向自己,教授只好吸了一口气,顿了顿又补充道,“和她的……男朋友一起。”

他的后半句话终于解答了万磁王的愤怒,Wanda说不出教授那一刹那的表情有多么的古怪,那绝不是愤怒或者其他什么的,那或许只是一种失落,猩红女巫如是想到,这个在学校生活了四年、初来乍到时引起磁场恐慌又趴在教授怀里哭到睡着的小女孩终于长大了,她下个月就将满18岁生日,成为一个如假包换的成年人,而北极星很明显的选择了和她男朋友去异国去庆祝自己的成人仪式。

教授知道他无法能阻止任何孩子长大,尽管他看上去无所不能,他可以简单的转转眼珠就改变Lorna的想法,但他不愿意这么做,他们这些孩子总要长大,有些会选择留下,陪伴着彼此继续为学校和变种人事业奋斗,而有些会选择离开,过自己想要和喜欢的生活,甚至为此隐藏身份也在所不惜,谁也不能说哪一种更加高贵,或者哪一种更加正确,而作为长辈,教授所能做的只有尊重。

北极星和万磁王僵持了许久,久到站在两人中间的快银觉得过了有几个世纪,而在他终于无法适应寂静的慢速维度世界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哪怕只是发出点声音打破此时弥漫着火药味的气氛,北极星的眼神却忽然变了一下。

Peter在变种能力的帮助下极快捕捉到了这个重要的瞬间,他看见女孩和他们父亲一样的灰绿色眼睛中的波动,快银立刻意识到这绝对是个危险的信号,意味着他的妹妹要发疯做些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而自己所能做的就是保护大厅里的其他人,避免战斗殃及鱼池。

“你当然可以自命不凡了,实际上你一直就是这样自命不凡,老爸。”

Lorna忽然开口说道,她在两个人琢磨这句话深意的刹那向着天花板的水晶吊灯举起了一只手臂,那个巨大的东西与顶端镶嵌的链条在断裂时发出卡啦卡啦的响声,接着便在女孩掌控中飞速降落,带起一片炸裂的烟尘和挤碎的木屑,甚至可以看到能量爆发的瞬间这些钢铁在空气中摩擦出的火花,她毫不留情将信手拈来的武器挥向自己的父亲和兄长,然后在满地狼藉和一片混乱中扬长而去。

也许在场所有人都可以阻止这场事故的发生,尤其是Charles和他身边的猩红女巫,但是这一切来得太猝不及防了,教授承认她在女孩施暴的那一刻读到了突然在空气中爆发的杀戮,但是他没想到北极星就这样行动了——不留情面,甚至是至于死地的力量。

他低估了这个女孩的一切,她像极了年轻时的万磁王,可以冷酷到对自己最爱、或者最爱自己的人出手,不计任何过往和情分,连一丝犹豫和退路都不留给彼此。

“Erik!”教授在一片尘暴中大喊了一声男人的名字,他当然知道以万磁王的能力还不至于让自己的女儿整出什么意外,但那一瞬间他来不及去思考这些前因后果,他只想确定对方在动乱中安然无恙。

大概只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猩红女巫用混沌魔法迅速驱散了大厅里这团弥散的障碍,现在一切都已经回归原位,除了那盏落在万磁王脚下支离破碎的水晶吊灯以及失去踪影的Peter和Lorna。而另一个当事人Erik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真切的听见了教授的召唤,但也仅仅和那双蓝眼睛对视了一秒,接着他的目光又回到了那堆被北极星搞砸了的废铁上。

他拧着眉,脚下像是被爆长而出的藤蔓缠住,完全无法移动。

教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的伴侣,这个时候无声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在场的其他人都陆续散去,只有Wanda和Charles像是石碑旁的两座雕像,他们一坐一站守在男人的身边,静静的等候着对方从这场无与伦比的震惊中脱离。

“她恨我,”Erik用一种难以置信的失落语调不断对着猩红女巫和教授重复道,或者也可能只是在自言自语,因为他不想要他们说出任何肯定或者否定的答案,“我的女儿恨我。”

Charles听见了万磁王大脑里震耳欲聋的愤怒、失望和沮丧,尽管现在那个男人面无表情,只是不断的兀自摇头。这个反应让在场的教授和猩红女巫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涩,Erik确实有些自命不凡,但当他对孩子的感情被亲生女儿解读成这样的词汇,多少都会触动一些伤感的神经。

那些黑暗的、埋在万磁王心底最深处的悲伤过往,都像是Nina留下的魔咒,他从来没有真正走出过失去她的痛苦,而这些故事留给Erik的伤疤,除了教授没有人能够真正明白。

实际上他根本无法接受那堆废铁是他的女儿离开前留给自己最后的礼物,教授看见Erik盯着那盏吊灯的残骸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在压抑自己即将爆发的冲动,那将不会是损坏一个吊灯那么简单,甚至他现在就能感觉到学校在轻微的摇晃。

但是他和Wanda都默契的选择没有去叫停什么,或者安慰什么,他们知道Erik不会那么做,但也不会接受任何带有刻意乐观和说服的好意,男人只是同他的伴侣和另一个女儿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快步离开了像噩梦一般的现场。

“我的小妹妹疯了是吗。”

“不,”Charles真想告诉女孩她老爸年轻时的所作所为有过之而无不及,但现在显然不是嘲讽挖苦Erik的好时机,介于他刚刚遭到了自己女儿的叛离,“我想疯了的是Erik,”教授叹了口气,对着Wanda耸了耸肩,“他的心一定碎了。”

如果在以前,Charles说出什么事情令Erik心碎,他甚至能猜到Wanda下一句一定会调侃道“假设他真的有一个的话”,但是女孩这次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去安慰同样为Erik伤心的教授,猩红女巫默认了,她的父亲的确会为此心碎。

她推着教授的轮椅离开了已经空无一人的大厅,现在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愿意去回想刚刚在这里所发生的一切,这是Charles为数不多想要逃避的时刻,上一次还是因为丧失行走能力而颓唐,这种举动虽然可耻却好像有那么一点用处,哪怕只是短暂的心理安慰,但教授知道他最终还是要面对的,他要面对Lorna的离开,面对Erik的失望和愤怒,他能够想象那种感觉,大概不会比砍去一只手臂轻松很多。

“Peter会把她带回来吗。”

“他不会的,”教授看着女孩带有些期冀的目光,却仍然选择说出了残酷的真相,他轻声回答道,“你了解Lorna的。”

而他们讨论的对象正坐在学院最西侧废弃走廊的横梁之上,在自己的小妹妹左顾右盼跑过来的瞬间突然从天而降,一跃跳到对方面前挡住了去路,Peter双手抱胸打量着白眼翻上天的北极星,向来堆满可爱的脸上难得染了严肃的神情,虽然这个样子在他做来更多是不相配的滑稽,而Lorna明显是这样想的,她朝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做了个鬼脸,然后将他大力推到了一边。

当然北极星并没有成功,一分钟后快银再次在她眼前重新出现,还是那副双手抱胸的不满表情,这是Lorna第一次如此痛恨她哥哥的变种能力,她明白了对方举止动作中的含义——无论现在她有多么想要冷笑或者怒吼,他们兄妹两个必须做个了结,即使以后她会对今天的选择感到后悔。

“Peter,这他妈不管你的事,你该死的就不能学学我们的姐姐吗。”

这是快银第一次听见他的小妹妹吐出些脏话,她从来都是不动声色做那些恶毒却又无伤大雅的坏事,这种露骨的蜕变只能说明她真的在愤怒,而且会不顾一切的横冲直撞。

“听着,Lorna。”

Peter没有想到他会搬出Wanda来做挡箭牌,而他也明白Wanda没追过来的很大缘由是因为教授和父亲,Erik一家并不只有小Lorna为此伤透了心。

“闭嘴,”她尖叫着打断道,“如果你在试图教训我那你完全就打错主意了,我不在意你说的任何一个字,我甚至不会顾忌你是我哥哥而把你用水管钉在墙上,直到有人发现你因此变成一具骷髅!”

这的确是快银有史以来听过的最伤人心的话,还是从他的妹妹嘴里说出来的,就像她刚才对Erik说的那句“你当然可以自命不凡”一样伤人,那一刻银发青年像他的父亲一样处于一种难以遏止的震惊中,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女孩是曾经和他一起看星际迷航,一起偷吃零食,一起放肆大笑的人,他不能认同,她们竟然是同一个人。

青春的叛逆期到底有多可怕,快银觉得这一刻他可以骄傲的宣称他一直是个乖孩子,而当下他的小妹妹看到他被自己的话戳伤,竟然还露出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

“好的,好的,随便你吧,”Peter不想在这和北极星做什么无意义的纠缠,更不想玩什么“变种人能力较量”的游戏,快银并不怕她,她知道这个小鬼不过在虚张声势,即使是真正的对抗,他也完全能够和自己快成年的妹妹打个平手,甚至略胜一筹,只是银发青年仍然选择举起双臂向后倒退了两步,“但是你得学着去尊重别人,尤其是那些爱着你的人,你这样说话太让人伤心了。”

“如果你以为你有了个一起厮混的甜心老爹就可以在这里对我颐指气使的话,那就赶紧滚到一边干你们自己去吧,”北极星反唇相讥的嘲讽道,“这样你就是老爸喜欢的乖孩子,而我只是想和什么垃圾私奔的蠢货。”

Peter突然觉得他的姐姐没有追来是对的,如果让Wanda听到这个家伙嘴里吐出这些尖酸刻薄的恶毒话,他不敢保证她不会撕烂这小鬼的嘴巴,尽管大多时候他们对妹妹的态度都是包容甚至纵容的,但是猩红女巫在某些方面和教授一样,是决不能触碰原则的那一个。

“我们是在说你,别试图扯到我身上来,”快银当然不会中她的套,在和北极星相处了这么多年以后,他早就变得警觉起来,而不是被她轻易地牵着鼻子走,否则他们的话题很快就会变成争论牌皇是不是什么甜心老爹,这招已经没用了,他看着满脸不屑一顾的北极星,强调道,“而且我在这儿的原因也并不是为了把你带回去。”

“那你为什么还不走,”北极星依旧讥笑道,“我想老爸和教授已经开始担心他们的好孩子错过晚饭时间了。”

“我还在这儿的原因是希望你能记得要尊重别人,”银发青年在Lorna再一次开口嘲笑之前补充道,“顺便说一下,我支持你和你男朋友去美国,不管他是变种人或者其他什么,我都支持你,你当然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

Lorna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她怀疑的盯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上下打量了一番,“如果你只是在想把我骗回去,那你会死的很惨。”

“我没有,我绝不会那么做。”

“你保证?”

“我保证,而且我保证姐姐也是这么认为的,”快银竖起三根手指,接着他抛出一个足够让对方沉默的炸弹,“教授也会相信你的选择。”

“这是他告诉你的吗?”

“他不必告诉我,我知道的。”教授从来没有反对过任何一个孩子选择他们自己想要的生活。

北极星看着他,两片嘴唇抿成了一条线,那双酷似父亲的灰绿色眼睛从他的头发流转到蹭脏的裤脚,他们兄妹两个在这片寂静而偏僻的废弃走廊面对面的站着,直到夕阳最后一丝余晖吞没在远处延绵的山丘之下,它把快银染成了耀眼的橘色,又在瞬间归于黑夜和无声之处。

“所以只有Erik……老爸认为我是个轻浮的,”她故作轻松的说着,却仍深吸了口气,把那个糟糕的词咽了回去,“只有他认为我是个轻浮的家伙。”

“他从没那么认为过。”

他们两个又互相注视了对方一会,即使快银和北极星都没有读心能力,但在这一刻他们都能读懂彼此心中的波澜和触动,也许就是这样,他的小妹妹从Erik学到的第一点就是怎么用最冷酷的手段去伤害亲近的人,好在目睹过教授和老爸的复合之路的快银明白,这不过是个开始,就算兜兜转转了二十年,仍然会有殊途同归的时刻。

快银的话足够让Lorna震惊,尽管她刚才所做的一切表现得好像不在意她的父亲会怎么看待自己,但其实她仍然控制不住去思考自己在Erik眼中的模样,她不想承认,但是她害怕她的父亲、那个不可一世,自命不凡的万磁王会从此恨上自己,并再也不想看到她的出现。

她同父异母的哥哥的话显然是一阵强心剂,北极星想,她或许会因此而活着。

“那你现在可以走开了吗。”Lorna缄默了片刻后突然用肩膀撞了撞她的哥哥,然后终于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说他应该在门口等我好久了。”

快银点了点头,他向右侧迈出了半步,为北极星让开了一条路,或者说一片未知的世界,在这个没有任何阻挡和包袱的瞬间,Lorna反而踯躅了几秒,她看向自己的哥哥,久久的望着那双蜜糖色的眼睛。

“你说老爸某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会不会突然也开始相信我的选择没错。”

“当然。”Peter笑起来,这个一头银发的青年无比确信甚至笃定的说道。

“因为教授相信你,而他相信教授。”

——Fin——

评论(2)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