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三观不同也要谈恋爱(下)

Title:三观不同也能谈恋爱(下)

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 特典03

我胡汉三终于把这篇更完了

三观不同也要谈恋爱(上)http://hahahahaha12345.lofter.com/post/1d9e381b_f88bd98


——

Charles在纸上写完最后一行字的时候,有人进来了。

他坐在壁炉旁边,木柴烧得很旺,把他的整张脸映成了橘色,Charles抓了抓乱蓬蓬的栗色头发,犹豫了片刻再次拔开了钢笔,在最后的单词前添了几个符号。

那些深蓝的墨汁在纸面晕开,星星点点,Charles掀起它们的时候,发现垫在其下的本子也染上了颜色。

他正在为崭新的本子惋惜叹气,随后捏起那摞密密麻麻缀满字的纸张一角抖了抖,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被人从身后拍了肩膀,Charles毫无防备,吓了一跳,手中东西应声落地,他在这一刻才意识到整座学院被屏蔽了变种能力。

“这是什么?”

身后的男人用冰冷狡黠的语调发问道,那些纸张在空中飞舞起来,纷纷扬扬撒在地毯上,他皱了皱眉,随手弯腰拾起一张,恰巧是扉页,上面是一串连体花哨的英文,依稀能够分辨上面的文字。

“请还给我。”

Charles的紧张和无措稍纵即逝,他在对方心不在焉的瞬间极快恢复了往常的冷静,仿佛对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不甚在意,身后的男人稍稍一愣,随后为这样处变不惊的反应笑起来,他绕到前方,正视着拥着毯子坐在轮椅里的教授,略带调侃捏着那张纸晃了晃,说道:“这是写给你情人的信吗?”

“这和你有关系吗。”他冷漠的开口。

对面的男人又笑了起来,Charles这会终于得以正面观察他——西装革履,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花白了大半,现在正用一种怜悯且得意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读心者虽然暂时失去了他的能力,却仍旧能准确无误的判断对方是一个斯文败类。

他经历了太多变故,有时候并不需要进入别人的大脑,从言行举止就已经足够读懂一个人。

“你是来找Erik的吗,”Charles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他的蓝眼睛从噼啪跳跃的火星移到对方的脸上,“我可以帮你去叫他。”

他心里盘算着让Hank把孩子们叫醒,安排他们快速进入地下的安全通道躲避起来,Charles无法试探对方的实力深浅,政府的人总是喜欢出其不意给他们这些“别人眼中的怪物”下马威,虽然大部分都是有雷无雨,但也并不排除这些家伙脑袋一热来一次灭绝性的扫荡,总之,他是不能拿学生们来冒险。

Charles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在思考什么,有时候生死和机会不过是一念之差,他慢慢转动轮椅想要离开书房,就在这一瞬间,他感到有一个冰冷坚硬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后脑勺上,Charles知道那是什么,他也能从对方散发的情绪中明白男人并不是在恐吓自己,他随时都会扣动扳机。

“别来这一套,”Charles感觉到那把枪用力顶了顶他的脑袋,“我知道他不在这儿。”

Charles注意到他的语气从玩味转向了狠戾,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都不是一个好的征兆,他现在只能与之周旋,尽量拖延时间,他暗暗祈祷Hank已经注意到了这些不寻常的事情,并且带着所有的孩子们躲到了安全的地方。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Charles平静的回应道,“他就在楼下的图书馆。”为了使自己的话更容易让人信服,教授随后又补充道:“现在已经十点了,他哪儿也不会去。”

那个男人迟疑了一秒,随后在Charles诚恳的目光中极慢的垂下了持枪的手臂,教授暗自松了口气,他推着轮椅后退了一小步,只是还未来得及转身,对面的男人猛然扣下了扳机,子弹飞速的擦过他的肩膀,在褐色的墙壁上留下了一个深黑的弹孔。

他的格子衬衣被烧破,一些鲜红的液体渗了出来。

“你在说谎,教授,”他的手指动了动,似乎在决定着下一次的瞄准,“他不在这儿,起码不在这个学校里。”

Charles的牙齿来回咬着下唇,这是他试图掩盖紧张的表现。

“你在给他写信不是吗。”男人抖了抖手中已经被揉皱的纸张,带着冷冰冰的笑容。

“好吧,”他用手捂了捂手臂上火药擦伤的伤口,虽然并不严重,但仍有一些红色的细流顺着指缝渗了出来,Charles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换个方式和这个魔鬼谈判,“我承认他不在。”

男人点了点头,似乎在赞赏他的诚实,但是Charles知道对方并无任何好意,他看到他走到刚才自己工作的书桌旁,一页一页的翻着那些信纸,最后嗤笑了一声——嘲讽又不屑,教授不动声色的注视着这一切,直到它们被男人扔进了壁炉中烧成了灰烬。

教授的眉头微不可寻的皱了一下,他开口道:“你想怎么样呢。”

似乎这场游戏终于进入了正题,男人的目光瞥了过来,他放下了手中的枪,从怀里摸出一张名单递给了Charles。

“我要带走他们,一个也不能少。”

他的语调冷冽而笃定,让人不寒而栗,Charles却并没有收到对方气场的压迫,他毫无波澜、甚至面无表情的伸手接过了那张写着几个名字的纸条——这是他除了变种能力外最坚不可摧的武器——Charles绝不会亮出自己的恐慌和底牌,他不会被任何人攻破心理防线。

他细细的读了一遍上面的人名:Scott、Logan、Raven、Hank……大部分都是学院里的导师或者几个因能力特殊或强大的学生,他不知道政府带走他们是为了占为己用还是做什么人体实验,但无论是出于任何原因,他都绝不会答应对方的要求。

而让Charles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看到Erik的名字,也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这让教授心里隐隐有了些极其不安的猜想,他翻来覆去的读着那些名字,直到对面的男人开口打破了纸张在空气中独自发出哗啦响声的寂静。

“你是在找Erik……或是你自己吗,教授,”男人又一次微笑起来,像是一条吐信的毒蛇,他好像看穿了Charles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紧张和焦虑,“不过你大可以对此放心,我并没有得到带走你们两位的指令。”

他说完这句话后沉默了一会,目不转睛的盯着Charles。

教授很快明白了男人的意思,他摊了摊手,微微笑了笑:“所以我们两个是需要从这里消失的,对吗。”

男人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是的,不过很可惜,Erik不能和你作伴,我想我得先解决掉你再去找他了。”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他问。

“因为你还有点别的用处。”

Charles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被别人利用的筹码,他一直掌握着人生,就算几经波折他仍旧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而直到今天他才发现目前发生的一切无能为力,他被人用枪指着脑袋,在所有老师和学生面前,听着身后的男人读着名单上的名字,要求他们跟随自己离开学校。

他微微冲着Hank摆手,那个傻大个在震惊中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看向怒气冲冲的Logan,似是在询问对方Charles的意思——他们当然不会知道即使他们乖乖听话,Charles仍旧会没命——只是他们没有选择,他们以为自己的选择是在救他,Charles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这种想法,或许不是因为自己成为了人质,即使失去变种能力,这些血气方刚的孩子还是会上去和对方拼命,但是现在因为他被夹在中间,一切都方寸大乱。

他又去看Scott,Charles抱着希望,他最得意的学生终究会为了所有人的安全牺牲点什么,比如自己,但是小队长在接受到目光后只是摇了摇头,他转身推了双手抱胸、怒气冲冲的金刚狼,示意自己的男朋友千万不要冲动。

这完全是那个男人想看到的局面,甚至还在心中称赞Charles在这群怪物中的地位和分量,他带来的一队特种兵在大厅里站成了两排,举起重型机枪对准了聚集在中央的所有变种人,这是Charles生命中为数不多感到绝望的时刻,其中还有一次是在古巴海滩,他被Erik抛弃,为了所谓的信仰,但那时候的感受甚至也无法比拟今日情形的万分之一——他肩负着几百条人命,他们将会为他而死,并且即使如此,他自己也不会逃过一劫。

“Hank,听着,”教授权衡之下最终还是选择了让自己死的最快的方法去试图拯救所有人,“你们哪儿也别去,无论你们跟不跟他走,他本来也是要杀我的。”

Charles无比平静的说完了这些话,他感到男人的手已经移动到了扳机上,下一秒就将扣下,他选择在这一刻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枪响声和死亡的来临。

他曾经思考过自己死前会想些什么,本以为会是多到眼花缭乱的画面,结果这一刻真正来临,他却只看到了Erik,他看到了他在华盛顿掀起了整个体育场,并站在废墟里无比冷漠的和他告别。

这真是个烂透的回忆。

Charles确实等到了枪响,震耳欲聋,不过却没等到死亡,他慢慢将眼睛眯起一条缝,而在下一秒钟,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像倾巢出动的蜜蜂一般嗡嗡涌进了他的大脑——哭泣、尖叫、祈祷、念念有词——那些来自孩子们的彷徨和无助。他的能力恢复了,Charles意识到这一点后飞速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看见了Erik,Erik Lehnsherr,万磁王……无论这一刻怎么去称呼他——他站在玄关光芒刺眼的吊灯下,举枪对着身后的男人。

Charles承认那是他第一次看到Erik眼中流露出这样的目光,即使是在古巴海滩、天启战役中也不曾有过,他无法形容那是一种怎样的愤怒和不安,那双灰绿色的虹膜中爆满了血丝,似乎下一秒就要喷出灼热的火花。

教授感觉有些液体滴在自己的肩膀上,那并不是自己的血。

不过只是瞬间,情势出现了天翻地覆的扭转,大厅里陷入了一片混乱,恢复了能力的变种人们极快解决掉了那些端着重型机枪对准自己的家伙,打斗的嘈杂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不久后就在吵闹声中安静了下来,不约而同的望向仍旧站在原地举着枪一动不动的万磁王。

那些之前跟着他离开的学院的孩子和老师们也陆续走了进来,Lorna冲着轮椅上的教授做了个鬼脸,而Raven则皱着眉一言不发,她显然还没有从这场危险的变故中恢复冷静,Charles知道她在怪他,如果当初他们一起离开学院,这场闹剧就不会发生,她走到教授的轮椅前,砰的一声把被暴风女和John捣毁的高压电能力屏蔽仪的残骸扔到了Charles的面前。

这个脾气火爆的金发女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好像有一肚子的怒火要冲这个自己从小视为兄长的人喷发,然而她只是张了张嘴,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情绪失控的捂住了脸,悻悻然躲到了Hank的身后。

而教授则显得无比平静,他从怀里掏出手帕,像个参加晚宴的绅士一样擦干净脸和肩膀上的血渍,所有的人都在看他,他也在看着所有人。

他们都恢复了往常的神色,流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惊魂未定,只有Erik仍旧举着枪,如同一座雕像一样站在门口,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身后,好像生怕那个已经倒下的男人再次醒来。

“Erik。”

Charles轻轻叫了他的名字,这一刻就像开启了一个按键,Erik瞬间改变了目光的方向,他看着Charles蔚蓝色的眼睛,终于慢慢垂下了手臂。

“你没事就好。”

他盯着Charles看了一会,无比平淡的说出了这句话,好像刚才那些惊慌和恐惧都只是幻象,Erik假装冷静、甚至有些狼狈的收起了那些不属于万磁王的情绪,他将手枪揣进了风衣中,一言不发的穿过大厅,径直走进了书房。

“他在搞什么鬼?”Logan拧着眉头抱怨道。

Charles望着Erik的背影,突然笑了起来,接着快速的摇了摇头。

“他本来想拯救世界,”教授叹了口气,状似调侃又无奈的笑道,“结果到头来才发现,他只拯救了我。”

“不过对于我们两个来说,似乎也不亏。”


End

评论(2)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