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宁宁宁_

我拥万梅而君向云栖

【EC】Four hundred and forty disease(天启后 一发完)

Title:Four hundred and forty disease(四百四病)

提要:Looking for my children(特典04)

预警:两个玩无聊游戏的神经病

上一篇的下最近会更的!

——

Erik端起酒杯的时候注意到一个男人进了酒吧,这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是每个夜晚会发生无数次、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目光所及的这个男人自己推着轮椅,显然他的双腿出了点足够要命的问题,Erik隔着液体摇晃的玻璃杯一直在观察他——蓬松带着些卷曲的栗色头发,皮肤白皙,鼻子和颧骨旁还有些芝麻大小的雀斑——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有一双好看的蓝色眼睛。

他可真……漂亮,向来有些冷淡的万磁王却在这个时候思绪飘忽起来,即使是个双腿无法行动的残疾人,Erik想,这点缺陷竟然成了搏人眼球的看点,否则不会在他进来的时候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一个漂亮的瘸子,听起来还带着点莫名麻痒的感觉,如同第一脚迈进盛满热水的浴池,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快速的张开。

Erik转头又要了一杯加了很多冰块的威士忌,他在半举着手臂摇晃那些叮当作响的冰块的时候,余光瞥见那个男人在拥挤的人群中挤出一条窄路,他对所有人礼貌的说着抱歉,微微笑起来的样子可爱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学生,直到他坐到了角落里的一个卡座沙发,不再被人群所包围,Erik才逼着收回了自己的追随的目光。

这种状态不过持续了五分钟,或者可能还不到,Erik又忍不住去打量对方,连他自己都唾弃这种幼稚可笑的行为,伟大而不可一世的万磁王竟然在酒吧里端着酒杯打掩护去看一个男人,不管是因为什么理由,Erik都想嘲讽自己一夜间倒退几十年,成了高中校园里对性充满幻想的处男。

不,别看他了,Erik,他不断提醒着自己,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蠢透了。

立刻给我停下来!听着Erik,不许再看这个人!

我绝不允许自己再盯着他看,这是最后一秒。

……

在和大脑斗争了一杯酒的功夫后,万磁王终于决定说服自己不再违背本心,虽说美其名曰顺其自然,不过是破罐破摔而已,他承认除了喜欢研究如何让变种人统治世界的自己在这一刻也有了点曾经不屑一顾的爱美之心。

他看到陆陆续续有人坐到那个男人的身边要为他买酒,最后又被笑着拒绝,Erik冷眼注视着这一切,仰头喝光了手中的威士忌,却连杯中的冰块化尽、酒味淡得如水也没有发现。

看着眼前有些悻悻而去的背影,Charles在暗中挑了挑一边的眉毛,随后捏起水晶盘中的葡萄,囫囵吞进了嘴中。

这是Charles今晚婉拒的第五个人。

他和前面四个人没有任何区别,这个叫John也有可能是Jack的家伙装作不经意的发现了自己,然后带着千篇一律的搭讪坐到旁边,循序渐进的讲一些暧昧的笑话,最后邀请他喝酒,也许下一步是睡觉,但这并不重要,Charles又捏起一颗葡萄,心中暗自发笑,他们显然把他当成了一个极好摆弄的猎艳对象。

他注意到前方不到十米的吧台坐处有个男人一直在不停的看自己,虽然他始终坐着,但应该是个高个子,一双灰绿色的眼睛,嘴唇薄而锋利,举手投足间带着些阴恻恻的气质。

这可以说是十分性感了,Charles若有所思的想着,他把那颗葡萄咽了下去,随后无比直白的向对方抛出了一个有明确调情意味的笑容。

他这些年安分了许多,已经早不再是那个和人打赌灌下一整个啤酒柱,周旋与灯红酒绿之间与各种漂亮的男女调情暧昧的青年,比起年轻的时候,他早已厌倦了用调情来证明自己的魅力,而这不仅是因为岁月和痛苦沉淀了他许多的轻狂,Charles只是觉得自己也有义务不能给学生树立什么坏榜样。

至于现在……他耸了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反正也没有学生看见不是吗,他并没有带坏哪个小孩,Charles管这个叫解放天性,他骨子里仍旧带着些磨砺不去的英国人独特的浪漫情怀。

Charles观察到那个男人在接收了自己的笑容后脸上的表情,即使内心深处笑得不能自已,表面上却仍旧毫无波澜,他越过嘈杂得如同蜂群的人堆准确无误的听到了对方内心所想,随后Charles将手指从太阳穴上移下来,装作无事发生的叫了一杯苏打水,并向那个吧台上的男人举杯示意。

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Erik一定会看到自己愣得像个白痴一样的神情,他那张冷酷严肃的脸上出现了冰山融化一般的松动,Charles注意到他荡在高脚椅外的双腿收了收,那是一个坐着的人即将要站起来的征兆,可惜事与愿违,教授在大脑里听见了他内心深处发出的数十句“该死”和“操”,而对方却只是转向吧台内的调酒师又添了一杯加满冰块的威士忌。

这个不诚实的、顽固的石头。

Charles略微有些沮丧,在一瞬间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些许的质疑,即使他现在已经有五十多岁,可变种人衰老速度极慢的X基因让他看起来依旧如同二十年前一样迷人,而眼前的这个男人竟然对自己抛出的橄榄枝犹豫后不为所动。

Erik在被冰块刺痛喉咙的同时已经确信他现在对这个男人的兴趣已经从外表跨越到了深处,具体来说就是他想和他睡,想干他,想吻他,他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不知道对面那个掌握读心术的佼佼者已经把这些情色而又疯狂的想法一字不落的读走。

去他的,坚持了十分钟后,Erik泄了口气如是想道,随后他收起了作为万磁王标榜的那些傲慢和冷酷,举着那杯喝了半杯的威士忌向那个角落里的卡座走去。

Charles看着这个性感的男人朝自己走过来,他本以为自己内心除了勾搭猎物上钩的快感外不会有任何波澜,然而事与愿违,他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一颗心砰砰乱跳,却装作平静而又经验丰富的冲着那个靠近的男人微笑起来,轻佻却温柔。

他听见对方的大脑当机了一秒,随后又飞速旋转起来,无疑是些情色的下流话,Charles得意的想,即使他长得有多么性冷淡,仍然是个惯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而已。

“不请我喝一杯吗?”

教授适时的仰起头,轻笑着看着那个高个子男人的阴影笼罩着自己。

Erik愣了愣,对方的表现似乎有些太过直白,他注意到那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微微眯起,有着摄魄一般的魅力。

“你是变种人?”

“难道你不是?”

Charles的回答让万磁王的心波荡几秒,他被这个好看的男人直勾勾的注视着,在昏暗流转的镁光灯下,连鼻子两旁密密麻麻的小雀斑都显得暧昧而又多情。

Erik沉默了一会,随后将自己手中喝了一半的威士忌递了过去,杯中的冰块已经融化得七七八八,玻璃壁上起了一层冰冷密集的水珠。

“Erik。”

他在轮椅上的男人接过这杯湿漉漉的酒后突然说道。

“我知道,”Charles的手指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着杯壁,那些水珠浸湿了他圆润的手指,随后顺着掌心一滴滴落在地板上,“Lehnsherr先生。”

“你是个心灵感应者?”

Erik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被冒犯的感觉。

“是的,”Charles直言不讳,他的食指和无名指并起来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从不会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随意窥探别人的隐私。”

Erik挑了挑眉,不置可否的模样。

“我没什么隐私,”男人的声音低沉,还有些生硬的德国口音,“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Charles极少数试图撩拨却反被人调情,这个看上去刻板无比的男人并不如表面上那般不解风情,偶尔言出一句竟然也能让自己两耳发红。

Erik欣赏着他突如其来的窘态,嘴角有一丝细微的松动。

“你是单身?还是……”

他又为这个蓝眼睛男人叫了一杯苏打水,现在的Erik正翘着腿坐在卡座的沙发上,成功的反客为主,他喜欢掌控大局的感觉,并且讨厌任何一个自己无法支配的局面,不论是上床还是引起世界大战。

“不……当然,”Charles肯定后又极快的否决,他少见的慌张了起来,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做个诚实的人,“好吧,我得承认我其实并不是。”

“这没什么,”Erik听后安慰道,Charles第一次遇见把这种事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的男人,“也许我们这样的人更需要在固定伴侣外寻求一些刺激。”

“抱歉,你是在说‘我们’吗?”教授失笑,他的手指敲着轮椅的边缘,似乎在思考对方话中的含义。

万磁王终于展露了今晚第一个笑脸,他在一瞬间露出了全部的牙齿。

像是一条鲨鱼。

“是的,你没听错,”Erik并不回避,他的手指已经顺着这个漂亮男人的发稍滑到了耳根,冰凉坚硬的指肚不断摩挲着他柔软的皮肤,“不过,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Charles,”他懒懒的抬起胳膊,带着点引诱的笑容附上了对方作乱的手,“Charles Francis Xavier。”

“好的,Charles,”他动了动嘴唇,用低沉的声线说道,“或者你也会喜欢我在床上这样叫你的名字。”

“听起来你那方面似乎很不错。”

教授的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强忍着笑意说道。

“起码我男朋友从没有抱怨过。”

“是吗,”Charles已经处于拼命憋笑的阶段,他对男人说的话表示怀疑,“他难道没有抱怨过你把他搞得下床困难,以至于耽误了工作?”

“这只是又回到了你刚才的问题,Charles,”Erik好心提醒道,他无比认真的解释着,“这说明我那方面很不错。”

教授没有说话,但并不是他失去了礼貌或者不想开口,实际上他的肩膀已经开始颤抖起来,哪怕再吐出一个字都会破功从而大笑不止。

“还有,顺便说一下,”他最后补充了一句,“我男朋友也叫Charles,他甚至和你用了一样的人姓氏,连中间名也相同。”

Erik话音未落,对面坐在轮椅上的漂亮男人终于忍不下去大笑起来,一时间甚至达到了前仰后合的程度,他在对方一张脸由莫名其妙转向愠怒最后变为无可奈何的过程中高喊着肚子疼,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分钟后才逐渐趋之于平静。

“对不起,Erik,”教授仍然在一抽一抽的,他说话时还带着些余味的颤音,“虽然我不想……但是你演的太过了,”他对上万磁王的灰绿眼睛,“我真的忍不住……”他话还没说完又笑了起来,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一般。

Erik有些尴尬,强端着咳嗽了两声,他默默注视着Charles,直到对方彻底停了下来。

“真的有这么好笑?”

Charles看他这么认真的发问,忍不住又哧了一声,他努力把再次涌上的笑意咽了回去,随后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那也只能说明是你的主意烂透了,”骄傲的万磁王绝不会承认是自己的演技太差,“无聊,而且幼稚。”

他本以为Charles会反驳,没想到教授只是耸了耸肩,大方的揽下了责任。

“好吧,我承认,可能确实如此。”

Erik这才觉得心里平衡点,他转头看向对方,五彩斑斓的镁光灯下Charles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唇红齿白,美得不可方物。

“你爸是不是傻了。”

Remy把刚调好的无酒精莫吉托推给了坐在一旁专心致志玩着游戏机的快银,那个银发青年正在津津有味看一只松鼠跳舞的画面,牌皇抬起胳膊肘撞了撞他,接着用一种“他肯定是吃错药了”的语气问着自己的小男朋友。

“他在发什么疯?”快银连头也没有抬,一直紧紧盯着自己的游戏机屏幕。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好像在和你妈玩一个‘我们并不认识,但假装偶遇看对眼然后来一炮’的游戏。”

“你是说教授?”Peter终于对这个话题有了一点兴趣,他慢慢把自己粘在游记机上的眼睛挪开,抬头看着牌皇怀疑的说道,“你确定不是你疯了吗,我觉得教授不会做这种可笑的事情。”

“当然,我觉得我爸更不会,”快银撇了撇嘴,注意力又回到了他松鼠跳舞的游戏上,“他只是有点自以为是,但绝对痛恨并且不屑于一切drama。”

“但愿是我疯了,”Remy不太确定的又向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现在Charles正挂着笑容在说着些什么,而Erik则背对着他们看不见神情,牌皇又忍不住瞥了一眼,嘀咕道,“否则我宁愿是我疯了。”

快银暗中翻了个白眼,他以为自己的男朋友得了严重妄想症。

Charles看见了牌皇和Erik的儿子坐在斜前方的吧台上,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戳了戳Erik的肩膀,打断了对方盯着自己的脸神游的思绪。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现在可以作为你的男朋友吻你了吗。”

教授微微一愣,随后扬起了笑意。

“当然。”

Fin

评论(4)

热度(180)